“好吧……那麼據你所知,康家康先生和戴月娥女士是個怎樣的人呢?“

張周旭不明白為什麼刑警要一直追問娥姐夫婦,忍不住想幫他們理清現狀。

“他們都是普通人,就是運氣不太好,被李先生這樣的人盯上而已。“

“可是他們……“

阿二警官還想繼續問話,門外忽然有敲門聲,打斷了他的思緒,病房的門上有一塊不透明的磨砂玻璃,是為了保障病人的所以設置成不透明的。

當有人站在門外時,可以透過投在那上麵的陰影大概判斷出來是什麼人在外麵,阿二警官看著門外的人影,人影的高度和髮型看著應該是個高大的男人,顯然他很熟悉這個人的身影。

“老大,進來吧!“

阿二警官朝門外喊了一聲,接著有一個人開門進來,這個男人看上去很高大,長得一臉正氣,他走進房間之後讓開了一個身位,隻見原來他身後還跟著一個人,一個看上去有些油膩的矮個子中年男人,完全被前麵那個男人擋住了。

“你好,我是刑事科三隊隊長方冠豪。“

方冠豪進來之後看了一眼張周旭,他是前麵進來的高個子男人,朝張周旭點了點頭,自我介紹了一番,他身後的男人跟他站在一起,彷彿就是網上說的最萌身高差,然後他回頭看著身後的男人,貌似還帶著一種恭敬的態度。

“張天師,你認識這個人嗎?“

“表舅“

張周旭看見張誠的時候覺得很意外,而且這方隊長似乎早就認識張誠了。

張誠看到張周旭的時候顯然也是嚇了一跳,他跟方冠豪還有些交情,今天一早接到他的電話,聽聞他的新案子裡,有一個嫌疑人的揹包裡有一遝張誠的名片,所以他便想請張誠過來看看。

當年方冠豪還冇當上隊長,跟過一單離奇的殺人藏屍案,那件案子轟動一時,死者是福建有名的富商之女,當時冇人知道凶手到底是誰他是如何作案的他與死者又是什麼關係

死者家屬見警察破不了案,便急著在各個地方釋出訊息,要尋找能人異士找出凶手。

當時張誠剛到市區討生活,抱著試一試的心態跟家屬聯絡,但死者家屬並冇有親自見張誠,而是把他直接轉給了警方,因為當時有太多人聯絡他們,他們不可能每一個都相信,所以便統一都交給警察,說不定凶手就混跡其中,既殺人也謀財。

在刑警們的陪同下,張誠得到在現場附近勘探的機會,聲稱見到了死者的魂魄,他找死者問出了凶手的身份和姓名,連著作案經過也一清二楚,本以為錢可以安全進袋子裡,誰知道這卻引起了刑警們的懷疑。

刑警們當然不會輕易相信張誠的話,但對於他給出的資訊也冇有立刻否定,隻是把張誠列為頭號嫌疑人,因為他說的一切都跟現場的痕跡吻合,在毫無根據中推出答案的,實在讓人難以相信,警察中就冇幾個是相信鬼神之說的。

因為全城熱議,媒體每日跟進,所以局裡領導催得緊,讓刑事科全員放下手頭的工作,集中全力在三日內破掉此案,當時刑事科隻有一隊和二隊,一隊負責找出指控張誠是凶手的證據,而二隊則負責找出指控張誠所說的凶手的證據……

“冠豪,你等會再去確認一遍一號嫌疑人張誠的口供。“

“好,就這樣,解散!“

刑事科會議室內,所有二隊的刑警都坐在長桌子兩旁,二隊隊長是一個五十歲出頭的男人,頭上的白頭髮已經很多了,眼下有深深的眼袋和皺紋,老態儘露,他循例說完一些安排之後,最後才把方冠豪的任務交代下去,然後就讓眾人解散各自乾活去。

方冠豪有些不解,故意跟在隊長身後,一直跟到他回辦公室,進門之後自行幫隊長關上門。

“隊長,為什麼我每天都要去問一遍“

二隊隊長並不驚訝,他坐到自己舒服的座椅上,自如地拿起辦公桌上的保溫茶壺,那裡麵泡的是一種很出名綠茶,他啜了一口,然後看著在門前腰桿挺得筆直的方冠豪,似乎帶著深意地告訴他自己這樣安排的理由。

“抓住每一個機會,每問一遍都有可能發現新的線索。“

方冠豪一直心裡不甘,彆人都是出去探查,每天問不同的人,或者做不同的事,為什麼隻有他日複一日地對著張誠,但隊長所說的話貌似也很有道理,讓方冠豪忍住了嘴冇有再駁斥。

“是的,隊長!“

“嗯,去吧,走的時候記得帶上門!“

隊長說得很隨意,像安撫一個後輩小弟弟,一邊說話,一邊抬眼看著方冠豪的背影。

方冠豪帶上門,腳步聲已經消失了以後,二隊隊長纔開始自言自語,還搖了搖頭,聲音說得不大。

“這個傻小子,太較真的人在警隊裡怎麼混磨一磨你的性子,以後你得謝我。“

二隊隊長說出那話完全是為了忽悠方冠豪而已,他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看不慣這樣較真的人,他老了,他隻想安安穩穩在警隊裡麵待著,喝喝茶,聊聊天,每天開個差不多的會,吃過午飯打個盹,混個高級警官的好名聲,他總覺得自己手下有個太較真的人會增加自己的工作量,所以才這麼打發他的。

方冠豪又一次把張誠提到審問桌前,不耐煩地用筆戳著麵前的桌子,催促張誠開口,他看著張誠都快要看吐了。

“問你話呢!如果你不是凶手,你到底是怎麼知道凶案細節的“

張誠一臉的生不如死,他很後悔撥了那個電話,本以為要大發橫財,誰知道卻因此牢獄不斷,明明是想破案,他卻被控告殺人,因為案件情節嚴重,影響麵很大,所以他被一直關押在牢裡,苦不堪言。

“方警官,求你放過我吧!每天你都問我一樣的東西,你不煩,我也膩了。“

張誠說出這話的時候都快哭了。

其實方冠豪也不想每日來問他,之前他都是公事公辦,按著問題清單來問,而且問的每一個問題都按著一樣的順序,得到的答案也是大同小異,極其枯燥乏味,這對刑警和犯人來說都是一種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