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情本來就不是張周旭的錯,所以她基本上都如實回答了,從與張貴宗吃夜宵的時候巧遇娥姐夫婦說起,把懷疑他們倆的事情隱瞞了,改說成到娥姐家做客,結果坐了冇多久,遇到了肥黑強行上門,娥姐夫婦拒絕他們進門,他們便仗著人多把門卸了強行進來,然後被一起抓到十四層,反抗就遭到非人的虐待。

張周旭堅稱自己是今晚才知道原來他們一家一直受人脅迫的,於是她和張貴宗便幫著娥姐和他們抗爭,話語裡把張貴宗這個第一個倒下的人描繪得極其英勇,故意避開自己作為主力抗衡黑衣大漢的事情,要是說漏了嘴,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抗衡多個大漢的故事,一聽就不真實,真的也會被當成是假的。

“你知道他們有一個小房間,裡麵放著這三樣東西嗎?“

但顯然阿二警官的關注點更多的還是在娥姐夫婦身上,張周旭看著他從揹包裡拿出了幾張洗好的照片,一張一張羅列在張周旭麵前,拍的都是凡凡的神壇,神壇裡麵每一樣東西都拍了照片,拍得很清晰,特彆是那個木頭娃娃、血碗和凡凡的肋骨,想來他們都在懷疑娥姐夫婦他們殺了人。

張周旭一聽到小房間就猜到凡凡的事情也瞞不住了,心想不如把鍋全甩給李先生那夥人好了,反正事實也差不離。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我從那些人嘴裡聽到一些線索,他們是做小鬼領養服務的,就是他們強迫彆人養小鬼,十四層當時還關了很多小孩子,都是他們從各個地方拐騙來的,娥姐夫婦因為不能生育,所以想要領養孩子,他們根本不知道書領養小鬼而非領養小孩,受了欺騙,想退錢,可是那些人根本不讓,非要強迫那些想領養的人養小鬼。“

阿二警官聽完皺起了眉頭,這件事情的確是耐人尋味,這世界上有逼人賣兒賣女的,卻從冇聽說過逼人領養孩子的,還是領養小鬼的,而且一般養小鬼的人都是為了謀求自己的利益,這對於李先生來說領養孩子不是更簡單嗎?

“強迫彆人養小鬼對於它們來說有什麼好處嗎?“

“那我就不知道了……那群人奇奇怪怪的。“

張周旭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壓根不用想理由,這正是警察應該去查的,她這麼說完,阿二警官也不可能再追問下去,張周旭裝傻功力還不錯,阿二警官聽完雖然不太滿意,但因為隻能點點頭,他總不能要求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能知道這其中的一切,於是冇有揪著這件事情追問,張周旭這麼說也是為了免得惹來不必要的麻煩,講得太多會顯得自己太懂行,引來懷疑。

阿二警官停頓了一下,在紙上記錄張周旭的口供,然後突然抬起頭來問張周旭這個問題,但似乎跟前麵所問的事情冇什麼關聯。

“請問你有什麼宗教信仰嗎?“

張周旭心裡咯噔一下,一開始有些茫然,隨後又想起自己當時褲袋裡的小人,那衣服估計早就被搜過了,為了擺脫嫌疑,恐怕得把自己渲染成一個愛好神秘文化的人。

“額……這麼說算是道教吧。“

接著,張周旭看到阿二警官從他的隨身揹包裡掏出了兩個用塑料密封袋裝著的東西,一個袋子裡裝著她的手機,另一個袋子裡裝著兩個小人,那兩個小人背後都釘著布條,上麵分彆寫著娥姐夫婦的生辰八字。

果然是因為張周旭褲袋裡的東西,所以她纔會被這麼問的。

“你認得這兩個袋子裡的東西嗎?“

張周旭在肥黑強行進入娥姐夫婦家之前就把手機放在自己的揹包裡了,整個揹包又藏在了娥姐夫婦家的廚房櫃子裡,既然現在手機已經落在警察手上,顯然整個包都被警察搜出來了,他們還會發現那揹包裡麵有更多會讓他們覺得神神叨叨的東西。

“認得。“

張周旭乾脆坦白承認,頓了頓又繼續解釋。

“這是我的手機,應該放在我的揹包裡,另一個是我在十四層裡麵找到的,覺得好玩,所以放在褲袋裡麵。“

事實上她講的話也並冇有錯,那兩個小人的確與她無關,她隻是在十四層看到,然後帶走了而已。

“如果他們隻是脅迫康家康先生和戴月娥女士的話,那他們為什麼要抓你們呢?而且從現場來看,你們進行過很激烈的對抗,可你們隻有四個人,對方卻是十一個精壯男子。“

“所以……我們最後還是被強行帶走了,而且我們都受了很重的傷。“

張周旭早就喝完豆漿了,隻是一邊咬吸管,一邊在思考自己應當怎麼說,這麼說看上去也很有說服力。

“可是……他們逃跑之前,居然冇有想把你們滅口或者帶你們一起離開“

這案子裡麵充滿謎團,阿二警官還是覺得這其中有太多不合理的地方。

“這我就不知道了,興許是他們知道有警察要來,所以來不及。“

張周旭回答得很迅速,完了頓一頓,又補答了一句。

“而且是我偷到了鑰匙,把他們放了出來的,要是冇有鑰匙,我們就都死了。“

阿二警官聽完有些驚訝地看著張周旭,接著問的話讓張周旭愣了,才發現自己一不留神說漏了嘴。

“那你怎麼冇有跟他們關在一起“

張周旭背後冒了一層薄汗,她不知道怎麼繼續圓過去,隻好半真半假地回答。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其實他們想把我也一起拐了,他們老闆李先生親自給我洗腦,可我跟那些小孩子不一樣,我怎麼可能乖乖聽他們的。“

阿二警官聲音裡都帶著懷疑了。

“他們想拐你這麼一個已經接近成年的少女“

阿二警官打量了一下張周旭,她臉色蒼白,但麵容倒是好看的,如果年齡再小一點,估計他就毫不懷疑地信了。

“我也覺得不可思議,我趁機偷了他們的鑰匙藏起來,所以他們最後還是放棄了我。“

阿二警官也不想繼續分辨張周旭說的究竟是真是假,隻是如實地把張周旭說的話記錄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