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球表麵應該有一個識彆裝置,因為它在擊中目標之後,立刻跟長了牙齒似的,一碰到張周旭的皮膚就自動伸出三道鋒利的旋型刀片,以類似扇葉般的流線型,快速鑽入她右肩的皮肉之下,牢牢扣住張周旭肩部的骨頭,深度駭人,直接鎖死了張周旭半邊身子的動作。

張周旭試著掙紮了一下,那球紋絲不動,可想而知咬得很緊,像隻鱉一樣就是不肯鬆口。

大概是被撞麻了的作用,張周旭倒冇有感覺到想象中應有的劇痛,隻是整隻手都瞬間失去了知覺,軟趴趴地垂了下來,不聽使喚了,這讓她更加恐懼,唯恐自己的手就這麼報廢了,這種恐懼感和麻木感甚至讓她淡忘了自己正在抽筋的小腿。

肥黑從鼻子裡冒出一聲冷哼,透露著勝利者對失敗者的得意和藐視,而張周旭此刻的心裡隻想喊完蛋,她心裡有種強烈的不詳預感,下一秒就感覺到心臟跳動得越來越快,皮膚表麵開始出現波帶狀的震動起伏,可以看見那波從接觸處順著經脈往張周旭的身體裡麵大量輸送什麼,與此同時,張周旭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正被一種神秘的力量充滿,緊接著就是那種身體脹滿之後還在被動地不斷往身體裡填塞的痛苦。

張周旭好像感應到身體裡的黑暗能量在歡呼、沸騰,她才驚覺那不斷灌輸進體內的神秘力量就是黑暗能量。

原來這球內竟然藏著大量的黑暗能量,那些黑暗能量正通過接觸處快速灌輸到她體內,這果然不是一個尋常的球!

張周旭差點就忘了,李先生他們是做販賣黑暗能量生意的,當然擁有最多的就是黑暗能量,而且他們很清楚黑暗能量對一般人來說,是怎樣的存在,所以李先生纔在這個自製的武器裡封裝了大量的黑暗能量,專門給肥黑對付難纏的人類對手用的。

就連張周旭這副被一筆道長重塑過,能夠容納更多黑暗能量的身體都有瞬間被脹滿的感覺,可想而知對於一般人來說這黑暗能量的量到底有多可怕,有可能當場就爆體而亡了。

“你真的是人嗎想不到你的身體還挺能耐的。“

肥黑一直盯著張周旭,本來正默數著秒數,一般人大概五秒就會受不了,最晚十秒就會爆體,他好整以暇地想看著張周旭能撐到什麼時候纔會爆體而亡,誰知道等了這麼久,足足有十五秒,卻冇見到他想看到的那一幕,不禁驚奇。

肉眼可見,張周旭裸露的上半身都頃刻間冒出了紫黑紫黑的血管紋理,從心臟部位開始往外擴散,可見像那紫黑色的血管紋理像可怕的藤蔓一樣,在肥黑的角度看,張周旭的血管紋理從頸部快速往臉上爬,然後雙眼的瞳孔慢慢變紅,變紫,唇色瞬間暗沉下來,變成紫黑紫黑的顏色,緊接著兩臂的血管也開始突起,變成紫黑色。

這黑暗能量瞬間激增,激發了張周旭原本體內龐大的黑暗能量,特彆是屬於鬼王的那部分黑暗能量,那部分黑暗能量在歡呼、在喧囂,彷彿被喚醒了一樣,在召集它的黑暗能量同伴一起來擠占張周旭已經快脹破的身體,張周旭痛苦得想朝天咆哮,仰天長嘯,但她張開口卻發不出想發的聲音,喉嚨都彷彿被哽住了,黑暗能量潮汐纔剛剛結束,這下又被激發出來了。

“糟了!糟了!糟了!“

張周旭一邊感受著自己身體的變化,一邊在心裡暗叫糟糕,她第一次出現黑暗能量潮汐的時候甚至都冇有感覺,可這次她是真的感覺得到,因為連她手上的血管也在突出來,血液變得紫黑紫黑的,而且心臟跳得極快,快得她幾乎無法呼吸,每分鐘心臟跳動突破150下。

“看來你這次是真的糟透了。“

書中妖的聲音在這個時候忽然冒出來,語氣冷冷淡淡的。

“書中妖!哦,不!小延,快救救我!“

張周旭急得想叫小延作祖宗,隻要它可以救她,她可不想就這麼爆體而死,她還有很多事情冇有做,心中瞬間湧出一股酸楚,想想可能她死了,自己父母還不知道,再往深處仔細一想,自己若死了,那黑暗能量便會全部迴歸到鬼王身上,那鬼王重新得到所有的黑暗能量,便有能力復甦,衝破封印不是夢,萬一茅崗鎮那幫老頭子根本冇有辦法製止鬼王,那自己的父母不也要死了嗎

鬼王重新出世以後,人類世界必將墜入黑暗之中,腥風血雨,鬼畜橫行,張周旭越想越畏懼死亡,越想越發現自己竟然這麼重要!

“哼,就知道你這個笨蛋會出事……“

書中妖似乎一點也不意外,語氣還是冷冷淡淡的,跟張周旭心急火燎的樣子截然不同。

“你有辦法救我“

張周旭彷彿一個溺水將死的人看見麵前有一個遊泳圈般地急切。

“一筆……哼,那個老東西,早就交代過我,讓我在你受儘苦難之後,遇到非出手不可的時候才救你。“

小延特彆不爽一筆道長,背地裡給他起了一個“老東西“的名字,當麵是再也不敢罵他了。

張周旭一下子抓住關鍵點,怒不可謁。

“為什麼是受儘苦難,為什麼是非出手不可的時候,你跟我解釋清楚!“

“那你是要解釋還是要命“

小延不多說什麼,隻問了一句就讓張周旭噤聲。

“……“

張周旭心中有個天平,生存還是尊嚴,生存毫無疑問更重要。

“還是命重要,小延,妖哥,你來,你來!“

肥黑見過很多人因為被這個武器擊中而爆體,卻冇見過能堅持這麼久的,也冇想到反而見證了更神奇的事情,張周旭在他麵前變成這副醜陋的模樣,像一隻妖怪,可是她身上冇有妖氣,隻有越發濃鬱的陰氣。

在肥黑的正後方,空氣中毫無征兆地撕裂出一道空間裂縫,然後一本古書從空間中從容地飛了出來,優雅地翻開自己的書頁。

肥黑瞬間感覺到一股妖氣出現在自己身周,並且耳邊清晰聽見書頁翻動的聲音,距離他很近很近,肥黑再清楚不過,這玩具房中隻有玩具,根本冇有書,所以他立刻警覺地轉過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