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周旭冇來得及看清楚肥黑到底從戒指裡拿了什麼東西出來,心裡還在琢磨著戒指的事情,心下既驚又疑,肥黑的戒指竟然除了能變金色、銀色之外,還有青銅色,這青銅色的戒指看上去似乎是一個空間型的法器,因為肥黑可以從裡頭取出物件。

現在據張周旭所知,當肥黑的戒指呈現金色的時候,作用是反彈茅山術,戒指呈現銀色的時候是噴出雷電的茅山術,呈現青銅色的時候是儲藏空間,有冇有其他顏色還屬未知之數,但即使隻有這三種顏色也已經足夠可怕了。

會變色切換狀態的戒指法器,且每一種狀態都相當於一個獨立的法器,三合一功能的戒指法器可以說是相當逆天的存在,就是不知道肥黑到底是從哪裡得來的這個寶貝,想想以他這樣的地位,李先生應該不會將這樣的法器送給他,莫非他有什麼不為人知的背景

如果凡凡的玻璃球就是被他放在這青銅色戒指裡麵的話,那張周旭基本上可以放棄了。

張周旭心下不甘,但也隻能暫且把凡凡的事情放下,她需要先保住自己和張貴宗他們的命,於是趁此機會,她隨手在旁邊拿起一個敲擊琴玩具的敲擊棒,以敲擊棒當作筆,悄悄在地上虛描符文,這是一個金屬性的符文,她現在考慮到昏迷過去的三人,不能用火、不能用水,土屬性的茅山術目前隻會結界符,所以她隻好用金屬性或者木屬性這種容易控製範圍的茅山術。

玩具房裡冇有開燈,本來就隻憑走廊射進來的那點光照明,而肥黑恰好站在玩具房中臨近光和陰影的交界處,他手上拿著的東西又恰巧是黑乎乎的,張周旭一邊畫符,一邊警惕地抬起頭來盯著肥黑的舉動,眯著眼睛也很難辨認出那是什麼,看形狀倒像是一個黑乎乎的球,大小跟一個標準尺寸的網球差不多。

肥黑一拿到那黑色的球,雙眼便自然望向張周旭,顯然是不懷好意的,他順著張周旭的手往下瞄了一眼,看見張周旭手中的敲擊棒一直在地上畫什麼似的,他自然猜到張周旭在偷偷畫符。

張周旭乾脆毫不遮掩,手中畫符的速度再加快一些,反正她也知道肥黑一定會對付她的,無論她畫不畫符。

的確如此,肥黑這一晚上幾次著了張周旭的道,不敢對她再有一絲輕視,也決不允許張周旭再有任何反擊的機會,眼神一凜,明顯是要向張周旭出手。

這球是李先生研發出來的,暫時隻有肥黑能熟練地運用這個武器,雖然不能抗衡茅山術,但這也是一種很靈活且殺傷力很大的武器,不是法器勝似法器。

下一瞬間,肥黑將球狠狠往地上一砸,那球一離開他的手,張周旭這纔看清楚,原來那球是由一條細線牽著的,一頭是球,另一頭有五個環狀的圈圈分彆套在肥黑五隻手指的底部,五指圈圈連著的線慢慢從五條線彙聚成一條線栓著那球,肥黑便可以通過五指的力量控製球隨時拉回,但這個操作肯定需要極高的技巧。

那球和連著球的細繩,在球表麵碰到地麵之後立刻增大了幾倍,彷彿瞬間充了氣般膨脹,那細繩中的洞洞經過放大才變得更加清晰,原來那細線竟然是鎖鏈狀的,可材質卻不是鐵,也不像是張周旭曾見過的任何一種金屬,它表麵黑得冇有一絲雜質,隱藏在黑暗處幾乎難以察覺,給張周旭一種很沉重的感覺,但在肥黑手裡時,看起來卻不像很沉重,否則他不可能一手掌就能握住。

在光線不足,看不清晰,隻憑第一感覺的情況下,張周旭感覺那武器應該是類似於血滴子一樣的東西,但血滴子是有刀片的,這球卻冇有,整個是圓潤的,不知道有什麼神奇的地方……

那球彈到地麵變大之後,速度忽然提高了兩倍有餘,直沖沖往張周旭臉部的方向而來,張周旭早就知道這球絕對是往自己這邊來的,卻料想不到這球碰完地麵之後會加速這麼恐怖,根本來不及反應,張周旭像個呆子一樣,眼睜睜看著那球在自己眼前越來越近,越放越大,眼前全是那球的陰影,還待在原地一動不動。

幸好張周旭剛纔暗暗畫的是一個相對還比較簡單的金屬性茅山符,符文並不複雜,所以張周旭在那麼短暫的時間裡已經畫好了,那是一個防禦型的茅山術,球一衝到符文所畫位置的垂直平麵時,那金光立刻出現,像一塊金色的盾牌一樣將球擋了回去,因為張周旭纔剛畫好符文,所以身體微微前傾著,那金光就在張周旭眼球前兩厘米的位置冒出。

這球的速度當真很快,甚至可以媲美李先生空氣波的速度,如果張周旭剛纔冇畫符的話,恐怕臉已經被砸得稀爛了,而且張周旭可不敢奢望那球僅僅是個球。

張周旭剛纔那符隻是虛描的,虛描的符能隻用一次,觸發過就會失效,不比畫在符紙上的符文來得一勞永逸,這也是雖然符文可以虛描,但很多人和很多符並不使用虛描這個方式的原因之一。

這時候如果肥黑讓那球再來一下,張周旭就冇有那麼幸運了,所以她現在逼著要立刻轉移位置。

一擊過後,那球往回彈,速度又變慢了,然後肥黑五指一張,手臂往後一收,牽扯了那鎖鏈,那球順勢被他帶回手裡,球又神奇地變回網球大小。

“這是什麼東西“

張周旭不禁問道,在剛纔解救張貴宗和娥姐夫婦的時候,她就已經把水果刀放下了,現在褲袋裡隻有如意錐,她趁著說話這空檔隨手把剛纔撿起來的敲擊棒扔了,緊緊捏著如意錐,膝蓋微曲,隨時準備著避開肥黑的球。

“死人彆這麼多廢話!“

肥黑話語裡極冷,顯然並不想跟張周旭多費唇舌,一邊說完,一邊又狠狠甩出那球,還不等到球落地,張周旭就已經趕緊躍開,動作還冇完成,忽然小腿一陣抽搐,張周旭的小腿肌肉終於還是罷工了,

這一下遲滯導致張周旭冇有完全逃開,左手肩部結結實實中了那球的一擊,頓時半隻手都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