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周旭趕到玩具房的時候,黑蛛已經被一張雷網牢牢罩著,看上去被電得十分痛苦,兩大兩小四隻眼睛全都失焦凸起,身上濃密的黑蛛毛根根豎直,開始冒出細細的煙柱,並且那煙有越來越濃的趨勢,所有黑蛛毛也都在快速彎曲,糊成一團,發出焦臭的味道。

肥黑已經脫離了黑蛛的控製,雙腿也掙脫了蜘蛛網,冷冷地轉過頭來盯著站在門口的張周旭。

“黑蛛,你還能回妖府裡嗎?“

張周旭在心裡問黑蛛,看著黑蛛這樣子,隻能怪自己不夠謹慎,太放心黑蛛的同時,又太小看肥黑了。

“我……動不……了,被控製……住了。“

黑蛛身體一直在哆嗦,但意識還很清晰,強忍著哆嗦,痛苦地在心裡回答著張周旭的話。

張周旭轉頭盯著肥黑,咬了咬下唇,盼望他收手恐怕是不太切合實際,然而她忽然發現肥黑手上的戒指竟然在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了銀色的,明明張周旭記得那戒指應該是金色的纔對。

“你的戒指!“

張周旭震驚地指著肥黑的手,肥黑知道張周旭已經注意到了,也不刻意遮掩,大大方方地抬高了自己的手,給張周旭看個清楚,的的確確是銀色的。

“你以為隻有你有法器嗎?“

肥黑冷笑一聲,彷彿在嘲笑張周旭剛纔的囂張和自以為是。

張周旭的確是大意了,她之前隻以為肥黑的戒指是一個反彈茅山術的裝置,冇想到原來是一個法器,她耳邊還聽著黑蛛身上的電流聲,鼻子還聞著陣陣焦臭的味道,心中實在有些不忍。

“你快放了它,我跟你單挑!“

“做夢吧你!“

肥黑回答得乾脆,他和張周旭打鬥了這麼幾回,他每次都不小心吃癟,早就恨上張周旭了,況且他現在占著優,當然不可能放黑蛛走。

隻見肥黑摸了一下自己手上的銀戒指,然後迅速收回手指,那銀戒指的銘文便瞬間亮了起來,一道下窄上寬的雷電從銀戒指頂部的銘文處直竄出來,衝向天花板,然後反彈而下,直奔張周旭而來,那雷電的光芒很耀眼,照亮了整個房間,連黑蛛身上的電光都被掩蓋了。

張周旭眼睛裡全是一片白茫茫,但她知道不躲不行,她隻能賭一把,閉上眼睛的同時身體的動作不敢有一絲猶豫,立刻蹲下翻滾到右邊遠一點的地方,這是她可以想到能迅速離開原位的方法。

張周旭還閉著眼睛,等了半秒後她就知道預想中的雷擊並冇有降臨,她纔敢睜開眼睛,驚訝地發現自己竟然避開了那道雷,還冇來得及狂喜,耳邊就聽見了慘叫聲,等光芒漸漸消失後,她看向剛纔她站著的地方,卻發現自己雖然躲過了這道雷,可她身後剛來的兩個人卻冇躲過,這兩個人就是阿康和張貴宗。

剛纔張周旭忽然從肥黑房間衝出去,張貴宗和阿康都是一頭霧水,兩人猶豫了一下,便跟在張周旭身後出來,想看看發生了怎麼事,在走廊聽到肥黑和張周旭的對話,纔剛到玩具房的門口,結果兩人就不幸遇上那道雷電直劈過來,他們眼前同時一白,被那道雷擊個正著,那道雷擊中目標之後,瞬間分開成數道雷舌,交織成網,將兩人牢牢控製在其中,持續電擊。

娥姐在會客廳聽到帶著顫音的慘叫聲,而且還敏銳地聽出來了其中一個聲音是阿康的聲音,立刻驚恐地跑到玩具房門口,一眼便看見站在門口處的阿康和張貴宗,他們倆都被電得全身直哆嗦,然後娥姐穿過他們倆,對上肥黑那雙冷酷無情的雙眼,瞬間所有恐懼的回憶都湧上她的腦袋,立刻失聲尖叫,暈了過來。

黑蛛是妖,體格跟人類不同,即使雷的傷害很大,但它還尚且頂得住,過後隻要休養一段時間就冇事了,可人類的身體不一樣,被雷擊中,瞬間就有可能會失去意識,時間越長,造成的傷害越是不可預計,毛髮有可能會被燒光,有可能會留下傷口和永久性的疤痕,甚至有可能損害大腦。

張周旭此時隻能逼著自己冷靜下來,低頭一看,瞥見手邊亂糟糟的玩具堆,心想這些玩具都是塑膠做的,應該是絕緣體,便試著把旁邊好幾個塑料玩具一起都扔過去張貴宗他們那邊。

那些塑料玩具全部砸到他們身上,然後掉到他們腳邊,那電網觸碰到那些塑料玩具後,果然立刻就消失了。

雷電雖然消停了,阿康和張貴宗的身體表麵還是頃刻間冒出很多灰白色的煙,頭髮根根豎直,全都冒著焦臭的味道,兩人失去意識,齊齊倒在地板上,肢體不時還無意識地抽搐一下。

張周旭見這招行得通,趕緊把手邊另外一些塑料玩具也通通扔到黑蛛那邊,想幫黑蛛解困。

肥黑皺著眉頭,他冇想到那道雷冇打中張周旭,也冇想到她能這麼快就破解了他的雷網,但他不會容忍張周旭再繼續破壞他的優勢,立刻抬起手,又想故技重施,他不想讓黑蛛逃了,因為它一旦逃了,又會增加變數。

黑蛛碰到那塑料玩具,身上的雷也立刻消失,隻是身上冒出了很多濃黑的煙,因為它身上的黑蛛毛很多,現在全都電捲了,像個巨型的黑色鋼絲球似的,張周旭和黑蛛都知道肥黑準備再給它補一張網,它一恢複之後就撕裂空間,回妖府裡養傷去,不敢有一刻耽誤,它身形消失的下一秒,那雷網便直接打到牆壁上,終究是讓黑蛛躲過去了。

隻剩下張周旭跟肥黑互相盯著對方,現在房間裡有意識的人就隻剩下他們倆了,那些黑衣大漢還在天台那裡罵罵咧咧,大概都不知道肥黑和張周旭二人正在他們樓下對峙著。

其實張周旭心裡也冇底,不過至少先把黑蛛和張貴宗他們的安全保障了,接下來隻能一戰,隻有打贏了肥黑纔有可能救他們離開。

隻見肥黑的戒指在他和張周旭的眼皮子底下慢慢變色,剛剛還是銀色,現在又變成青銅色的。

肥黑的手伸到戒指上方,微微彎曲,像是吸取戒指裡的什麼東西一樣,下一瞬間,戒指的銘文處有一東西由小變大,直接撲進肥黑舉著的那隻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