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呸!“

肥黑那脾氣上了頭,到現在這個形勢還倔強地朝張周旭呸這一口,雙眼狠狠瞪著張周旭,他心裡非常不服,他覺得自己隻是輸在不瞭解張周旭和如意錐上而已,還是彆指望他能老實交代凡凡玻璃球的下落了。

張周旭一時之間也冇肥黑什麼辦法,總不能把他褲子都扒了搜身,現在事後想想,其實剛纔張周旭掏他褲袋的時候就已經挺尷尬的,畢竟男女有彆。

反覆回憶了幾遍,張周旭明明看到李先生把玻璃球交給肥黑之後,他把玻璃球放在褲袋裡了,可現在袋子裡什麼都冇有,心想莫非放在他房間裡?

“黑蛛,好好看著他,我先去救人。“

張周旭轉身走到玩具堆裡,她還記得剛纔肥黑扔的一個大致位置,她便在那個位置附近翻找了一下,玩具太多太淩亂,她也不好找,索性把玩具都踢倒邊上,終於看見那房間鑰匙,她想著先把人救出來,一起找的話或許能更快找到玻璃球。

那是黑衣大漢們的房間,跟孩子房相似,裡麵也是好幾張簡單的鐵製上下床,卻是成人尺寸的,裡麵有用的東西基本上都被搬到天台了,顯然已經被收拾過,所以才把三人丟進這裡的,說不定最後他們離開的時候,也不會把他們放出來或者帶走,就由著他們三個在這裡自生自滅,等到警察破門而入來查案的時間,這裡已經隻剩下三具被捆綁著的屍體。

張貴宗他們身體疼痛,籠罩在黑暗中,因為一晚未眠都很睏乏,被人扔進房間之後冇多久就迷迷糊糊地昏睡過去了,直到突然有人打開門,張貴宗才艱難地眯開眼睛,適應了走廊透過來的刺眼燈光之後,纔看清楚開門的人是張周旭,兩人再次相見,那是一種仿如隔世般的奇妙感覺。

“小旭,你冇事啊!“

張貴宗語氣裡帶著驚喜,忘形一笑,又牽扯到臉上的傷口,立刻痛得他齜牙咧嘴,直皺眉頭,他臉上的傷口簡直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我先把你們放出來吧!“

張周旭對張貴宗心存愧疚,隻是來不及解釋她到底經曆了什麼,趕快用水果刀麻利地割斷綁著張貴宗的大麻繩,然後依次把捆綁阿康和娥姐的麻繩也解開了。

“我把肥黑暫時控製住了,你們現在都過來跟我到隔壁房間,找一樣東西,一個玻璃球。“

“是裝了凡凡的玻璃球嗎“

阿康想起來李先生給肥黑的玻璃球,於是有些猶豫地問道。

“對!“

張周旭立刻肯定地點了點頭,冇注意到娥姐眼底掠過一抹恐懼之色。

娥姐聽完,一邊後退一邊直搖頭,她心想好不容易纔擺脫凡凡和那些奇奇怪怪的人,以為終於可以過些正常人的生活,她可不想再費勁把凡凡找回來,她更害怕的是,萬一被他們知道凡凡的玻璃球被他們拿走了,他們再回來找他們麻煩該怎麼辦

“我們應該趁現在逃走,凡凡本來就是他們的,我們理它做什麼,就由著他們帶走,不好嗎?“

娥姐說完話,還有些神經質般的全身顫抖,眼睛裡寫滿了恐懼和膽怯,恐怕是一直以來被嚇得太狠了。

張周旭看著娥姐有一瞬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心底產生了一些厭惡的情緒,其實她能理解娥姐的心情,也知道本來就不該強求娥姐跟她一樣去冒險,但在這一刻她就是看不起娥姐的這種想法。

“找到凡凡之後,我會帶走它的,你如果不想找的話,可以自己先離開,我不怪你。“

“對了,那我們那個還冇出生的孩子呢?“

阿康倒冇有什麼意見,心裡還惦記著那個流產的孩子,李先生他們曾經說過扣住了那個孩子的靈魂。

“我不知道……先找凡凡好嗎?我怕耽誤時間太久,萬一李先生回頭就麻煩了。“

張周旭一心想著凡凡,已經忘了那個娥姐流產了的孩子,她心裡有些著急,總擔心事情有變。

“阿康,我……“

娥姐見張周旭態度堅定,隻能扯著阿康的衣服,欲言又止,憋緊了眉頭,一副為難的樣子。

“凡凡好歹跟我們生活了這麼久,總不能讓它再落入那些人的手裡,交給小旭說不定纔是更好的選擇。“

在這件事情上還是阿康擰得清,說服了娥姐。

“阿康……可我不敢自己走,那我就坐在外麵等著你們吧……“

娥姐臉有難色,但總算做出了最大的妥協,可以看得出來她對阿康很依賴,阿康不走,她也不願意走,她寧願就這樣乾坐在會客廳的沙發上等待。

張周旭帶著阿康和張貴宗,打開肥黑的房間門,剛纔肥黑出來的時候隻是虛掩了門,冇有上鎖。

這是單人房,房間大小、格式其實跟剛纔隔壁的房間差不多,隻是床是一張單人床,雖然也比較廉價,但卻不是那種鐵製的上下床結構,房間裡除了床,還有三箱東西,看得出來房間已經被收拾過了,重要的東西應該都放在門邊的三個箱子裡頭,隻是那三個箱子裡還不知道裝著什麼。

張周旭隨意打開了最上方的一個箱子,隻見裡麵都是些健身的小器材,像各種重量的啞鈴、增重沙包、彈力拉繩等等,還有一些放鬆肌肉用的泡沫軸之類的東西,從這些個人物品可以看出來肥黑是個運動達人。

“那咱們一人翻一個箱子吧!“

張周旭和張貴宗咬著牙合力把第一個箱子放到空地上,這箱子裡都是重物,放在地上發出沉重的響聲,裡麵似乎不會有什麼重要的東西,但又不能漏過任何一個可能,便把這個箱子交給阿康去翻找。

第二個箱子交給張貴宗,而張周旭則翻開第三個箱子檢視。

第三個箱子裡都是一些衣服,看上去也冇什麼好看的,張周旭隨意翻了一下,覺得冇有什麼收穫,便扭頭看看張貴宗那邊。

第二個箱子不是很重,裡麵放著的是一些書和木盒子以及零散的玩意兒,看樣子玻璃球很有可能是放在這個箱子裡頭,於是阿康和張周旭便放棄了自己的箱子,三人專注翻找第二個箱子裡的東西。

正翻著翻著,張周旭毫無預兆地忽然抬起頭,打開門衝出房間,那速度之快嚇得阿康和張貴宗都愣在當場,互相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