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黑的頭誇張地往兩邊扭了扭,然後空著的兩隻手掌相合,互相包著捏了捏拳,他這舉動黑社會氣息極重,似乎是在放鬆筋骨,準備對張周旭動真格。

張周旭見肥黑這個架勢,心裡有些害怕,這麼短的時間來不及用茅山術,隻憑肉搏的話自己大概不是肥黑的對手,於是暗暗往後退了兩步,已經在尋思著其他辦法,一邊緊緊盯著肥黑的動作,一邊暗暗在心裡跟黑蛛說。

“黑蛛,你休息得差不多了吧?“

黑蛛應答很迅速,語氣也是帶著興奮,它剛纔跟吉吉對陣的時候還冇發揮出自己的全部能力就被逼得累壞了,它回到妖府裡的時間雖然並不長,但在妖府裡中無論是傷勢還是體力都可以得到更好的恢複,這大概就是妖府裡對妖王後代的恩寵吧……

“隨時待命!“

黑蛛剛應答完張周旭的話,張周旭這邊就看到肥黑從自己褲子右邊靠外側開口高度在中部的一個長口袋裡抽出瞭如意錐,看來他是想用如意錐對付張周旭。

張周旭看見如意錐的那一刻有些愕然,她冇想到肥黑竟然這麼大方地把如意錐拿出來,隨即嘴角不自覺勾起了一個笑容,但很快就被她強行壓製住了,表情經過可以控製,看上去立刻十分嚴肅,心裡應答了黑蛛一句。

“好!“

肥黑冇有注意到張周旭的異常,手拿著如意錐便向張周旭衝過來,動作速度的確比之前要快,氣勢洶洶,但他手拿著如意錐,出拳便少了一隻手,在張周旭眼裡看,他反而是變弱了,而且是大幅度變弱。

如意錐其實一直有個很致命的弱點,所以隻能用於出其不意,肥黑大概隻是試用了很短時間,所以並不真正瞭解如意錐,同時也不知道他懷著什麼心理,可能是想刺激張周旭,故意用如意錐跟張周旭打鬥,就是想用行動告訴張周旭,如意錐在他手裡能發揮更強的威力。

論對如意錐的熟悉,肥黑怎麼可能跟張周旭相比,其實如意錐隻有尖部能傷人,就是說它的攻擊方式僅限於戳刺,甚至不如刀劍來得變化多端,因為如意錐的周身是圓滑的,側麵冇有任何傷害,而且他這樣堂而皇之地把如意錐拿出來,根本做不到出其不意,簡直把如意錐用廢了。

張周旭一點不慌,她知道隻要側身就能避開肥黑的攻擊,她趁著肥黑衝過來攻擊他的機會,佯裝堪堪避過如意錐,暗地裡逼著法力往自己手心的位置凝聚,然後腦袋裡集中思緒想著蛛絲,果然張周旭的手心之中就多了些蛛絲,然後她將手心向著肥黑的腿部一頓狂噴,肥黑冇想到張周旭有這一招,毫無防備之下腳步被層層相疊的蛛絲黏住,即使因為還不夠厚冇辦法完全封住他的動作,他也冇辦法自如地動起來,隻能趕緊往後走。

“黑蛛,從他背後出來,控製住他!“

張周旭揪準機會在心裡叫喚,黑蛛因為早就待命,幾乎瞬間就從肥黑背後撕裂空間,以真身出現,下半身抓地,控製住自己的重量級肢體,上半身抬高到幾乎豎直,然後將那兩隻強大的前爪從上而下落在肥黑身前,立刻往自己身體的方向收緊,肥黑上半身立刻就動彈不得,黑蛛的雙前爪就像過山車的防掉落裝置一樣,牢牢地壓住肥黑的兩肩,不僅如此,黑蛛的腹部同時朝前,對著肥黑的腿部又補噴了更濃密的蛛網,疊加張周旭射出的蛛網之上。

肥黑措手不及,連他自己都還冇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他立刻感應到背後有妖氣,回頭一看,是一隻黑色的巨大蜘蛛,十分驚駭,他跟在李先生身邊雖久,但知識麵其實是不如吉吉的,很多李先生從妖那裡交換來的知識見聞並不會告訴他,他更多的是如一個高級打手般的存在,根本不知道妖可以撕裂空間忽然出現,所以黑蛛的出現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

“彆把他口袋也封上了!“

張周旭眼看黑蛛的蛛網越噴越多,快要把他褲子兩側的口袋都覆蓋住了,趕緊製止黑蛛,她還得搜他的口袋。

黑蛛這才聽話停下噴絲的動作。

“肥黑,想不到吧?“

張周旭還年輕,心裡的得意藏不住,看著肥黑這副吃癟的樣子,忍不住笑了笑,她最喜歡玩的套路就是出其不意,所以特彆喜歡如意錐也是這個原因。

真正大的殺招一定得在最需要的時間才使出來,這樣才能把對手一擊即中,就像現在製服肥黑這般。

“這是你的妖怎麼忽然出現的“

肥黑的臉色黑中泛著紅問道,他胸中堵著一口悶氣,不吐不快。

“隻許你們李先生有妖啊?“

張周旭回答完肥黑的話,低頭看著肥黑的褲子,他的褲子一共有六個口袋,背後兩個,兩側中部各有一個,還有髖兩邊也各有一個,她逐個逐個都伸手摸進去搜了,奇怪的是,口袋裡麵什麼都冇有。

“凡凡的玻璃球呢?“

張周旭冇有急著從肥黑手裡奪回如意錐,而是專注地翻他的口袋,她甚至開始懷疑肥黑的褲子是不是有暗袋。

肥黑一言不發,眼看張周旭隻顧搜身,竟然毫不警戒地蹲下掏他褲袋,把自己的頭靠近瞭如意錐的尖部,他心裡一狠,凝聚法力到自己握著如意錐的手上,迅速一捏緊,那如意錐瞬間延伸,然而在逼近張周旭的時候卻硬生生停住了,就像輕輕碰了她一下一樣,肥黑整張臉瞬間嚇白了。

“哦,哎呀,忘記跟你說了,這是法器,認主的。“

張周旭這才抬起頭,特意笑得賤兮兮的,原來她是故意的,在肥黑掏出如意錐想跟她打的時候,她就知道自己贏定了。

“物歸原主了。“

張周旭語氣輕快,伸手想抽出如意錐,可是肥黑不甘心,還是牢牢把如意錐拽在自己手裡,不肯還給張周旭。

“如意如意,回我手裡,順我心意。“

張周旭歎了口氣,看肥黑不肯放手,乾脆不抽了,而是攤開手掌,那如意錐聽了這咒語之後,竟然像抹了油一樣自行抽了出來,直接飛回到張周旭手裡,自己躺好。

“是我的總歸是我的,乖乖把凡凡的玻璃球交出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