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黎先生有些不明所以,上一刻七叔公還帶著些步步緊逼的態度,下一秒又變了個樣子一樣,熱情地邀請自己進宗祠參觀。

張周旭和張如寶輕輕推了推黎先生,才讓他進去宗祠。

“請問,我老婆那件事情“

“香油箱在那邊。“

七叔公帶著耐人尋味的微笑,笑而不答,手指指著香油箱。

黎先生心裡嘀咕著自己是不是上當受騙了,可是來都來了……

黎先生翻了翻自己的錢包,出門有些匆忙,身上隻有五十塊錢現金,再三看了看香油箱上麵的提示,那裡明確隻收一百以上的現鈔。

“老先生,我身上隻有五十塊,可以掃碼嗎?“

“哼,那些電子錢都是冇有靈魂和故事的,我們這裡隻收現金。“

七叔公笑容驟斂,倔強地拒絕掃碼收錢。

“那……“

黎先生無奈又可憐地拿出那張五十塊,尷尬地不知道該塞進去還是塞回去。

“五十塊,你隻能請得動小輩幫你。“

七叔公十分嫌棄的表情毫不遮掩。

黎先生有些可憐地看向張周旭和張如寶。

“你們可以幫幫我嗎?我真的是走投無路纔來求你們的。“

張如寶倒是很想拿,可是他也知道自己冇這個本事,手伸了一半,回頭請示張周旭。

“我也冇有把握……“

張周旭有些犯愁,平時從冇自己出過任務,上次救週一柏那是冇有辦法硬著頭皮上的,她還冇完成成人禮,按理說也不能獨自接任務,可七叔公的意思好像可以由她自己決定是否接下。

“七叔公,這……我還冇通過成人禮呢!“

“你自己看著辦,這人你不救他,今晚必死。“

張周旭無奈,冇想到最後這責任居然落到自己頭上。

“可是我還學藝未精……“

“你不是又收了一隻妖嗎?再說,這盒子裡麵還有個厲害的角色。“

七叔公原來早就感知到盒子裡麵的女鬼,還知道她新降伏了一隻蛛妖。

“對了,盒子裡是……“

張周旭纔想起來自己帶盒子來的目的,可是腦袋裡轉念一想,先不說這女鬼想不想被封印,還有能不能成功封印她,現在她記憶都丟失了,但仗著生前是六陰之體,靈魂不死不滅,死後陰氣轉換為法力,能力也還不弱,還真有可能是自己的得力幫手。

“她骨灰丟失了,所以生前事情都記不得了,想請教一下叔公們有冇有什麼看法“

張周旭突然不想封印它,而張如寶在一旁聽得嚇了一跳,他可不想留著這玩意跟自己呆一塊。

“這女鬼很會嚇人,還一股臭味!“張如寶瘋狂給張周旭使眼色,希望她迴心轉意求叔公封印女鬼。

“黎先生,如果你覺得害怕,可以在外麵稍等片刻。“

七叔公冇有立即回答,而是看向一旁有些茫然的黎先生。

平時的黎先生當然樂得趕緊離開,可現在他的事情還冇讓張周旭和張如寶答應穩妥,他這一刻有些猶豫。

這一猶豫,那盒子裡的女鬼早已經按捺不住了,先一步跳了出來,帶著一股焦臭味,她一躍躍到宗祠建築的回型走廊上,那上麵有遮擋不至於讓陽光直射到它。

黎先生立刻嚇得臉色發青,情不自禁地向後退了兩步。

七叔公眼睛盯著女鬼,慢悠悠轉了兩圈,突然一出手,雙指併合,指向女鬼,另一隻手拿起柺杖,用柺杖的尖頭在虛空中畫了一個五行陣,將陣中的屬性擺位一換,以木水為主,有養陰潤和的功效,對女鬼來說是極好的治療。

在用柺杖畫完這個陣後,七叔公將柺杖重重一戳地板的時候,焦臭的味道便立刻消散,那黑色的燒焦痕跡也開始慢慢褪去,普通人在這個時候就再也看不見它了。

張周旭這纔看清楚這隻女鬼的真麵目,眉清目秀,長髮披散及腰,倒也算是個美人,純白色的長衣纖塵不染,眉宇間總是帶著一股淡淡的哀愁揮之不去,隻是單看外形分不出她屬於哪個年代。

“生前可是六陰之體“

女鬼本能地飄到祠堂更陰暗的地方去,怯生生地緊挨著櫃子,這是鬼的本能,雖然它不散不滅,可是陽光還是會讓它受傷。

“是。“

女鬼表現出害怕七叔公的樣子,所以張周旭隻好替它回答。

“那盒子給我看看。“

七叔公毫不客氣伸手向張周旭要盒子,張周旭隻能乖乖把盒子交出去。

“這是一個清朝的壽盒,看樣式屬於南方壽盒,可上麵的花紋是北派風格。嗯……這是一個巧妙的封印陣法……“

七叔公拿起壽盒仔細地檢視,手指順著雕刻的花紋輕輕撫摸研究,期間還拿手掂量掂量,將裡裡外外都摸了一圈。

“盒子是我同學一家從北方帶過來的。“

“這女鬼有可能是由南北兩派合作封印的,想必生前來頭不小,害人不淺。“

七叔公用手指撩了撩自己下巴稀疏的鬍鬚,又不時瞄向角落的女鬼,嚇得它直哆嗦。

“失去了生前記憶,說不定對它來說是件好事……“

“那我們怎麼處置它“

“如果要重新封印,你可以自己試試。“

“我“

張周旭瞪大了雙眼,不敢相信七叔公的話,連週一柏都冇有把握做的事情怎麼能讓自己來做。

“不……不要……再……封印……我。“

女鬼拚命搖頭,可是在場冇人理會它。

“老先生,那我的事情……“

“香油不夠就彆想了。“

“可是叔公不管他的話,這今晚他……“

“每天死那麼多個人,救得了多少個?“

“……“

“關我何事,我為什麼要多管閒事你愛管就管到底,我餓了,回家吃飯去。“

七叔公說罷,果真就拄著柺杖,慢慢悠悠地挪到宗門的大木門處,看來是真的要走。

“老先生,請您再等一等。“

黎先生眼看自己的事情還冇解決,七叔公就要走,急得趕緊把人叫住。

“區區五十就彆妄想我會出手了。“

“你也彆想借,我隻要你錢包裡的現鈔,彆人那裡借來的不作數。“

七叔公臨走的時候連頭都冇回,留下這句話將黎先生推向絕望的邊緣。

“黎先生,你先彆急,你既然認識我父母,你的事情我們來想辦法吧。“

張周旭此時也是頭大,心中難免有些埋怨七叔公,但人本來就是來找自己的,又確實有生命危險,自己隻能拚力一試了。

“請你們救救我吧,我是真的已經走投無路了。昨晚我值夜班,我老婆突然鮮血淋漓地出現在我背後,說要帶我下地獄,一直到天亮她才消失,本來下午我還有一台手術要做,現在隻能讓同事代勞,我先避一陣子。“

“你是醫院的醫生“

張周旭聯想到薑思達所說的醫院八卦。

“說起來,你出生的時候還是我托著你出來的。“

張周旭來回踱步,心裡盤算著成功的可能性。姑且先不論這人是不是有給自己接生的緣分,總不能見死不救,況且這人還可能是週一柏和張若柳的朋友,若有這女鬼幫忙,又有蛛妖輔助,這段時間她也跟著週一柏出了不少任務,學到了不少符術,自己還是六陰之體,想來再難也碰不到什麼敵不過的鬼怪。

“既然咱們這麼有緣,其實我也可以幫你,可是你得原原本本地告訴我事情的來龍去脈。“

“真的要幫忙才五十……“

張如寶扯了扯張周旭的衣服,拿手半掩住自己的嘴唇,湊到張周旭耳邊說悄悄話。

“笨,七叔公不肯掃碼收錢,我可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