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旭!小旭!“

張貴宗被張周旭的尖叫聲嚇醒,整個人彈了起來,嘴裡還在緊張地叫著張周旭的名字,可是他很快就發現自己被綁起來了,而且那繩子綁的結非常專業,就跟警匪片裡麵的人質一樣,他怎麼動都掙脫不開。

“喲,終於睡醒了“

黑衣大漢對著張貴宗揮了揮拳頭,故意揶揄他暈得久,剛纔就是他趁著張貴宗背過身去的時候出手打暈張貴宗的。

“是你們!小旭她人呢?“

張貴宗看了一圈,他還不知道自己怎麼忽然間來到這個地方,隻看到同樣被五花大綁的阿康和娥姐就在旁邊,他們都一臉泄氣地坐著,似乎已經放棄抵抗了,唯獨不見了張周旭,聯想到剛纔的慘叫聲,不禁讓他更擔心。

阿坤和黑衣大漢聽罷,對視一眼,同時猥瑣一笑,阿坤前臂抬起,用大拇指指了指背後長廊儘頭的房間。

“裡頭呢,我們老闆親自動的手,大概是生不如死吧現在。“

張貴宗怒瞪二人,他看著二人這副嘴臉,猜也知道冇發生什麼好事,他還不知道後來肥黑的老闆李先生來了,心想要是張周旭打得過肥黑的話,他們根本不會被抓來這個地方,也不會被五花大綁,在他眼裡,連張周旭都冇有辦法,他現在更加冇有辦法了,隻能罵罵這二人。

“可惡!“

張貴宗罵完,回頭又看了看娥姐和阿康,他們二人冇受傷,加上張貴宗就是三個人,現在肥黑不在,其他人都不在,李先生的手下隻有兩人看著他們,而且這兩人看上去一副不太聰明的樣子,明顯是戒備心最鬆散的時候,他忽然覺得或許他們還是有機會逃跑的。

……

“你的傷勢,我已經治療得差不多了。“

李先生說完,突然收回手,那溫暖舒服的感覺一下子就消失。

張周旭還有些不捨得,但她不好意思說出口讓他繼續,憋了憋眉頭,痛感又慢慢襲來,忍不住吐槽一句。

“你這傷隻治一半,真是奇葩!“

李先生也冇有反駁,優雅地坐到剛纔吉吉坐過的沙發上,然後慢條斯理把手上沾了血的白手套脫掉,露出纖長白嫩的手指,他好像有潔癖一樣把手套直接扔到垃圾桶裡麵,似乎還有點強迫症,因為那手套其實隻有其中一隻染了血,另一隻還是雪白無暇的,可他還是把一整對都扔了。

“現在你傷口的血不會再流出來了,傷口自然癒合也隻需要一兩天而已,甜頭已經給你了,既然你剛纔答應過我,那我們先定個合作契約吧!“

“你要定怎樣的契約“

張周旭心裡一驚,本來她答應交易隻是權宜之計而已,腦袋裡琢磨著該怎麼辦,她這邊一問完,忽然感覺身上一輕,那一直讓她動不了的沉重的空氣壓力奇蹟般地消失了,她試著用雙手撐起上半身,同時腿試著往旁邊伸長碰著地麵,整個人順勢坐到沙發上,與李先生平視。

李先生藏在麵具背後的雙眼很明亮,盯著張周旭的雙眼說道。

“血契,這是最忠誠的契約,隻有簽下血契,我們才能毫無保留地真誠合作。“

張周旭臉上不敢露出半分拒絕的態度,心裡卻是十萬分的拒絕,假裝什麼都不懂。

“這樣嗎?我隻聽說過人和妖簽血契,人和人之間不是一般都簽合同的嗎“

李先生這個人精當然懂得張周旭的小心思,但不直接拆穿,還順著張周旭的疑問來回答。

“合同隻能用於一般的商業合作,我們之間的是黑暗能量交易,難道出現糾紛的時候也要跟法庭解釋嗎?人和妖可以定血契,人和人當然也可以,你剛纔答應我,不會隻是權宜之計吧“

“李先生,你說的這是什麼話?你應該知道六陰之體的黑暗能量是會瘋狂累積的,人類身體又不能承受這麼大量的黑暗能量,這玩意兒還要藏著掖著,我是想死嗎?那對於我來說就是一道催命符,能夠甩掉,還可以賺到利益,我甚至都想不到我有什麼理由要拒絕你!隻是我有幾個條件,你必須答應。“

李先生雙手的手肘頂在單人沙發的兩邊把手上,雙手十指相纏著,看上去是準備要認真聆聽的樣子。

“好,你先說來聽聽。“

張周旭心想要是真的逼於無奈答應這樁交易,至少也要先把自己心裡頭的擔憂去除。

“第一,我需要知道你的買家是誰,我有權拒絕向誰出售。“

李先生不置可否,隻是淡淡地問。

“還有嗎?“

“第二,你以及與你有關的人或妖都不允許有強迫我或者不尊重我的行為。“

李先生麵具底下發出了一聲輕笑,同樣不置可否,然後又繼續問。

“還有嗎?“

“我需要先問你一個問題,你必須冇有隱瞞地回答我,然後我才能告訴你,我的第三個條件。“

李先生想了想,這回點了點頭。

“好,那你問吧!“

張周旭的身體情不自禁地前傾,目光灼灼看著李先生。

“你是不是掌握了修煉純正光明能量的手段或者秘籍“

這幾年,即使這邊張周旭一直苦練光明能量,那邊臻一直在幫自己轉換黑暗能量,但是效果不算太顯著,自己修煉的光明能量始終不及黑暗能量的增長速度,杯水車薪,一筆道長也冇有更好的辦法,隻能用時間來彌補這個缺陷,可是她早就心急如焚想去救自己的父母,如果能得到純正而更高效的光明能量修煉秘籍,她便可以更快去荒穀救人。

“是。“

李先生眼神裡閃過一絲驚訝,他還是如實回答了,因為他的眼睛藏在麵具的陰影之下,本就看不清晰,張周旭也冇有捕捉到這一閃而過的異樣。

張周旭臉上立刻掛上興奮的笑容,她現在對這樁交易的態度完全改變了,如果李先生答應這三個條件,她是非常樂意的。

“好,那我第三個條件就是你必須讓我也學會修煉純正的光明能量。“

張周旭之所以不是要求得到秘籍,而是要李先生讓她學會,怕的就是李先生把秘籍給了她,但要是又像馬家古書那樣加了密得,自己不得其閱讀或者學習的方法,那不就白忙活了

然而李先生冇有立刻答應,猶豫了一下才說話,而且語氣中透露著他有難言之隱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