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旭,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娥姐帶著哭腔,看著自己手上沾的鮮血。

這種被人控製的無力感,跟鬼上身有一點相似,這種體驗簡直可以把一個正常人嚇崩潰,何況本來就有些精神衰弱的娥姐,她整個人都嚇得顫抖,一路倒退到牆邊,看上去十分無措,可是她的道歉對張周旭來說一點用處都冇有。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可是你們能不能走遠一點,幫不上忙,至少彆來害我……“

張周旭心情糟透了,忍不住想罵人,冇好氣地白了娥姐一眼,要不是她害怕,非要站在最後方,張周旭怎麼會把後背留給她,給了她這個機會。

阿康聽了這話,心裡有點不舒服,本來想幫娥姐說兩句,可現在他們跟張周旭算是一個陣營的,不宜在這個時候內鬥,當下雖然想過去幫忙,但又怕自己也被控製,反而害了張周旭,於是表情有些為難,轉而走到娥姐身邊,抱著她,娥姐現在情緒不穩,或許陪著她,可以讓她冷靜一點,心裡也想著如果她再被控製,自己也可以按住她,那個隱藏在不知道什麼地方的人總不能同時控製多個傀儡。

“阿娥,這不關你的事,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傀儡術作用於人體和一個小木頭人,人體稱為傀儡,小木頭人簡稱為小人,木頭芯裡除了含有的身體部分,比如頭髮外,小人會背後釘上寫有生辰八字,這就指代了傀儡。

小人之中通常還會注入製作者的法力,相當於充了電的電池,經過道者施術覺醒以後,這個傀儡術就成了,小人所受的傷,所動都會立刻反饋到傀儡身上,但傀儡的意識是存在的,這其中傀儡能否反抗被小人操縱,救看傀儡的意誌力了,很明顯娥姐的意誌力輸了。

阿康和娥姐都是被台灣老闆李先生做了小人的,隻要傀儡本身活著而且小人還在,這個傀儡術就可以隨時使用,即使操縱小人的人冇有法力。

現在的形勢相當於張周旭要以一敵十四,包括十個黑衣大漢,肥黑,娥姐和阿康,還有一個藏起來的人,這裡的人都冇有拿著小人,那隻能證明有人藏起來了,而且揪準了機會才讓娥姐捅張周旭一刀的,他很有可能是在一個可以觀察現場的位置,有可能是台灣老闆李先生,但也有可能不是……

張周旭第一時間想到了小房間裡的那個木頭娃娃,必然是充當了某個人的雙眼,可是它能監視到什麼程度,她也不好說。

那幾個黑衣大漢看見張周旭受傷了,而且孤立無援,臉上都放肆地露出了賤兮兮的笑意,以包圍張周旭的陣勢開始迅速移動,圍著張周旭站,他們看上去已經覺得張周旭就是他們的囊中之物了。

“你們的目標為什麼是我?“

那柄刀還插在張周旭的後腰上,儘管不是很深,但內臟破裂以及內臟輕微移位,還有疼痛的感覺都很不好受,還要提防那些大漢隨時動手,當真是腹背受敵,她掃了一圈,又繼續說。

“你們要這麼多人欺負我一個嗎?這一刀不深,要不了我的命,要是我跟你們拚命,你們也討不了好。“

以一人之力打十四個人,張周旭想都不敢想,更彆說受了傷,她隻是說句狠話,以免他們貿然衝上來而已,隨後輕輕坐在沙發上,完全出乎肥黑他們的意料。

“想不到你還挺淡定。“

肥黑挑了挑眉,本來他是想清場,然後趕緊把人帶走,結束這次的任務的,但現在他忽然來了興趣。

“你的陰氣很濃,比那些小鬼都要濃,李先生說了,我們今天必須帶走你,你逃不掉的。“

肥黑說罷,咧開了嘴,露出他難看的牙齒,一看就是常吃檳榔導致的。

張周旭藉著他們看不到的角度,摸出符紙,偷偷虛描一個止血符咒,給自己先止住血。

“什麼李先生,他怎麼可能知道我要不你讓他現在出來見見我“

張周旭說得誇張,故意充滿揶揄和不信任的挑釁意味。

“不用著急,我們等會就帶你去見李先生,說到這事,回頭還得記阿坤一件大功。“

肥黑似乎冇注意到張周旭的小動作,回過頭來看那個猥瑣的黑車司機,被點名誇讚,阿坤發出難聽的笑聲,似乎很是得意。

“說起來真奇怪,他就是個普通人,怎麼可能感覺到我和常人有什麼不同還能帶你們來捉我“

張周旭是真的不解,他們拐騙小孩是為了做小鬼,那些小孩自然都帶有一點法力,不然小鬼所能提供的黑暗能量太低,他們也看不上,可是這裡的人除了肥黑以外,都冇有法力,這個阿坤身上也冇有法力,四年多以前他就在遊輪碼頭盯上張周旭,再到今天,隻在樓下碰了匆匆一麵,就讓肥黑來捉她,這在她看來,這是一個大漏洞,如果他們這麼說是騙她的,那就證明背後藏著更大的陰謀。

“給他看看吧!“

肥黑表情有些奇怪,似乎覺得張周旭說的話有什麼滑稽的地方似的,他看了看阿坤。

“我們老闆可是個人才,發明瞭這麼個東西,所以你根本無所遁形。”

隻見阿坤從褲袋裡掏出手機大小的設備,那設備看著像個手機,可它應該不是,背後既冇有攝像頭,也冇有產商的logo,就連耳機孔也冇有。

“這是什麼東西?“

張周旭警惕地看著他們,誰知道這裝置有什麼功能。

肥黑接過阿坤的設備,把螢幕對著張周旭,走近了幾步,隨便讓她看,隻見那螢幕顯示的全是點點,有一個紅色的點,附近有一個黃色的點,更多的卻是灰點,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這個就是你,你以為你躲得過“

肥黑指著螢幕上的紅點,就像是炫耀什麼似的。

這麼一解釋,張周旭再看看現場所有人的站位,她就明白了,紅點如果代表的是自己,那麼黃點就是凡凡,灰點就是其他人,這都是按著這裡的位置顯示的,大概是一種探測陰氣的設備,冇想到這個世界上居然有人能發明出來。

“那又怎樣,你以為讓娥姐刺了我一刀,我就會束手就擒“

張周旭笑了,突然笑得燦爛,握緊那如意錐,用力向前一戳,一握,那如意錐忽然伸長,狠狠插進肥黑的腹部,直接貫穿肥黑的腹部,而她自己身上的傷口已經在這番對話中悄悄止住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