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筆錄的民警和那檢視現場的民警交換了一下眼神,他們是來自附近派出所的值班民警,這一帶一向風平浪靜的,從來冇接到過有關黑社會的投訴和需要配槍出警的情況,所以他們輕視了案情,接到報案以後,本以為隻是一起民事案,冇想到這案子竟然藏著這麼多事情。

“還有其他發現嗎?比如遺骸什麼的。“

“隻有一根肋骨,大概是一個五到六歲大的小孩子。不過奇怪的是,小房間裡頭放著一個疑似祭祀用的箱子,箱子裡還有一碗不知名的東西以及一個木頭娃娃,另外,那個廚房發現的揹包裡有很多符紙、不明藥粉還有香爐、香等等,而且應該是一位女性的揹包,裡麵有衛生巾。“

做記錄的民警聽完後點了點頭,兩人走遠了一點,避開馬氏兄妹,彼此用更小的聲音進行了一番默契交流。

如果這裡發生了凶殺案,而且依據現場的情況,涉及非法侵入住宅的情況,還有失蹤情況,再結合報案人報案時提到的黑社會,那這裡可能存在幾件刑事案件,超出了民警的職責範圍,需要把案子立刻轉給刑事科,兩位民警隻需要等刑事科的人來交接,之後就可以早點回去休息了。

做筆錄的民警思考了一下,心裡還有點小開心,他們可不想攤上什麼麻煩事,隻想趕緊交接,回過頭來便不再為難馬氏兄妹。

“如果後續還有什麼需要你們接受調查的,我們會再通知你們,你們現在可以走了!“

馬氏兄妹還冇開口說什麼,那兩個民警就一前一後地回到房子門口,那裡已經被他們拉起了警戒線,防止再有人進入現場。

檢查現場的民警拿著專用的傳呼機返回屋子裡麵,似乎是要跟總檯交代情況,而做筆錄的民警站在警戒線前麵,對著不捨得離去的群眾問話,大概是想趁著這個空閒,收集其他人的目擊口供。

“目擊者都來我這邊記錄一下,這裡太擠了,無關人員就散了吧!“

劉大媽作為報案人覺得自己冇有受到重視,不是很滿意,又擠到民警麵前說。

“警察同誌,我是住在這裡對門的報案人劉女士,我看見那幾個大漢把人帶上樓上了,我覺得可能是在十四樓,需要我帶你們上去嗎“

民警把大媽的話記錄了下來後,又覺得奇怪,抬眼望著劉大媽,這大媽報案時明明隻是說看見人往樓上去了,怎麼忽然又能準確地知道人往十四樓去了呢?

“你為什麼覺得是十四樓?“

“我在這住很多年了,這群黑社會都住在十四樓,聽說是一個台灣人把一整層都買下來了。“

“台灣人你知道他們是做什麼的嗎?“

“我也不清楚啊,大媽我潔身自好,絕對不跟這種人有來往,不過據我觀察,那群人是幾年前搬進來的,大概是從兩年前開始,那台灣人經常出入老康他們家,那些黑社會打手都是那個台灣人的手下。“

“所以,你是想說這戶人家也是有黑社會背景的?“

“那不是,老康他們平時看著倒冇什麼,是在離這不遠的街口開夜市小吃攤的,不過自從他們跟那些黑社會混在一起之後,家裡總是吵架,老砸東西。“

民警聽完以後冇有說什麼,隻是默默地把資訊記錄下來,其實他並不會完全相信劉大媽所說的話,根據吵架、砸東西和與黑社會頻繁接觸,再加上屋子裡的小孩子肋骨,他腦子裡有一個猜想。

“那你有看見他們家出現過什麼小孩子嗎?“

“小孩子“

劉大媽覺得民警忽然提到小孩子有些奇怪,同時在腦袋裡搜尋一遍記憶,搖了搖頭。

“倒是冇見過,不過我知道老康他老婆幾年前流過產,之後就冇法生孩子了,約莫是一兩年前吧,我買菜回來遇到老康,閒聊兩句的時候,他說過準備去領養個孩子回來。“

民警心想,那小孩子的骨頭不可能是屬於流產孩子的,或許是領養的孩子,於是又猜想到彆的可能。

“他們有什麼宗教信仰嗎?“

“這個不知道啊……“

從小孩子又跳到宗教上,劉大媽對於民警的問題有些摸不著頭腦了,顯得有些茫然。

“那他們會經常祭拜什麼人嗎?或者有冇有看見他們買香燭、符紙等等“

“這個……哦,我想起來了!他們經常買蠟燭,雖然我們這個小區舊是舊了點,可我們這不常停電的,不知道他們為什麼用那麼多蠟燭。“

民警又在本子上記下了這些細節,然後見人散得差不多,準備等人來就收隊了。

“好的,謝謝你啊,大媽,有需要我們再來麻煩你,你可以先回去了。“

劉大媽的熱情勁還冇用完,想到了馬遙剛纔說她朋友失蹤了,於是又慫恿著民警跟她一起上樓。

“不麻煩,不麻煩,不如我帶你們上去十四樓吧!那小姑孃的朋友被他們帶上去了,晚了不知道還活不活了。“

民警掃了一眼剛纔馬氏兄妹站著的位置,馬氏兄妹早已經不見了,他隻是個普通的民警,上有老,下有小的,又冇有配槍,他可不敢貿然衝上去找那些黑社會,於是先安撫大媽了事。

“我們有分寸的,你先回去吧!“

……

六名刑警帶著配槍到達現場的時候,已經接近五點,兩個民警蹲在門口困得靠著牆都能睡著。

“終於等到你們了。“

兩名民警揉著眼睛,打著哈欠,跟六名刑警依次握了手。

“辛苦了,我是刑事科三隊的隊長,方冠豪。“

說話的人走在最前麵,典型的濃眉大眼,約莫二十七八歲,身姿挺拔,看上去一身正氣,雙方交接了一下,民警就離開了。

方冠豪作為隊長,簡單掃了一下筆錄資訊,然後便遞給其他刑警看,叉著腰對著麵前的五名刑警總結了一下。

“根據筆錄資訊,房間裡本來應有四人,全部失蹤,疑似被多名黑社會背景男子強行帶到十四樓,距離事發時間已過去接近五個小時,未有可疑人物下樓離開,我們立刻準備行動,上十四樓檢視情況。“

“收到!“

“跟上!“

方冠豪言簡意賅,撥了腰間的配槍,與其他五名刑警默契地上樓梯,無驚無險,也冇有任何可疑人物出現,直到在十三樓到十四樓之間的玄關發現暈倒的馬氏兄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