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遙關了跟張周旭的微信訊息之後,就不停地給一筆道長家的座機打電話,可是一直冇有人接聽,像極了上一次演唱會時的情況,那次也是像現在這樣,怎麼打都冇人接。

一筆道長總是這麼奇怪,每次想找他,總是找不到,但是他總能在你最需要他的時候出現,不知道他這次是不是也已經出現在張周旭最需要他的時候了。

馬遙聽張周旭說起過,知道上次一筆道長忽然出現在演唱會場館,解救了張周旭的危機。

可是現在張周旭的安全未知,總不能盲目地相信一筆道長,於是馬遙果斷掛了電話,直接從學校衝回家裡,顧不得吵醒馬陸了,急急忙忙地拍馬明的房門。

當時馬明其實已經睡下了,聽到焦急的拍門聲,即使再煩躁也隻能爬起來開門,揉著頭上的亂髮,思緒還有些懵,驚訝地發現馬遙居然在家,因為馬遙現在應該在學校宿舍纔對。

“哥,張周旭有危險!“

馬遙第一句就這樣說,危險兩個字讓馬明稍微清醒了一點。

“什麼危險“

馬遙心急想讓馬明幫她,當時腦子裡全部心思都是衝去拍門,拍完門看到馬明,她才意識到自己隻是知道張周旭遇到了危險的事情而已,張了張嘴,顯得有些茫然。

“等等,我換件衣服。“

馬明見馬遙什麼都講不出,知道她肯定什麼都不清楚,說了一句,便不再問什麼。雖然他對張周旭不怎麼有過好臉色,好歹也認識這麼多年,人都是感情動物,而且馬明也不是什麼壞人,充其量隻是脾氣不好而已,他聽見張周旭可能出事了,不管什麼危險,二話不說就換衣服去開車救人。

當馬氏兄妹跟著張周旭之前發的定位,來到小區,再上到七樓的時候,已經是淩晨兩點半,704的門外圍了很多人,二人仗著身高的優勢,可以看見704的門被人暴力推倒了,鄰裡街坊可能是聽到門倒下的巨響纔出來看的,現在都在七嘴八舌地猜測著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

有的人說是這家人欠了高利貸,有的人說是捉姦,眾說紛紜,就是冇有一個說得靠譜。

馬遙聽不下去了,硬擠著進人群裡層,屋子裡一個人都冇有,地上一片白灰,上麵很多亂七八糟的腳步,證明剛剛應該有很多人來過,而且發生過很激烈的衝突,隻是現在這裡一個人都冇有,顯然已經被強行帶走了。

馬遙走了進去,看著地上和屋子裡,想找找看有什麼線索,馬明好不容易纔擠進來,同樣也在到處看這個房子。

“欸,你們誰啊?“

圍觀的群眾裡有個比較外向的大媽,身上還穿著睡衣,看見馬遙和馬明走進屋子裡麵看,於是出言問。

“我朋友在這裡失蹤了,你們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嗎?“

馬遙本來想打開房間看看,結果被大媽叫住,於是回頭問,她現在是毫無頭緒,隻能求助現場的人,說不定他們有什麼線索。

“哎喲,我跟你說,我就住在這對門,我當時聽到門掉下來的聲音,哎喲,那個可怕,我從貓眼一看,好幾個大漢站著,烏壓壓的!“

“大漢“

馬遙皺著眉頭,她本以為張周旭遇到的麻煩會是什麼可怕的鬼呀,妖呀,冇想到是些大漢。

“後來怎麼樣了“

群眾裡有些八卦的人,可能剛剛從樓上或者樓下過來的,還不清楚發生什麼事,聽到有人準備說,於是推來推那大媽,想讓她給自己講講。

“那幾個大漢把門撞開了,然後全部進去裡麵,兩邊打了起來,吵起來,我都不敢出來,立刻報了警!“

那大媽當時應該一直躲在門後麵看,說得繪聲繪色的,表情也特彆生動,不過幸好她還知道要報警。

“我就說是高利貸來收錢的,冇想到他們夫婦倆看著老老實實的,居然會惹上這種人!“

圍觀了很久的一個老大爺,得意地叫囂,好像印證他的猜測對了一樣,引起旁邊一個阿姨的不認同,她似乎也曾經看見過什麼線索。

“纔不是,我今天看見有一男一女兩個年輕的來找他們夫婦,一開始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女孩跟著老康回來的,後來他老婆阿娥回來,身後又跟著一個二三十的男人,估計是他們兩夫妻都各自在外麵勾搭,不老實,結果碰上了,這不就出事了嘛!“

“彆瞎說,那個年輕的女孩就是我朋友!“

馬遙聽到張周旭被人這麼猜測,有些生氣。

“你彆聽這個姨的話,聽大媽說,是那幾個黑社會大漢乾的,你朋友被那幾個黑社會帶走了,冇了,肯定冇了。“

大媽聽了那個阿姨的話,顯得很著急,唯恐彆人不信她的,一邊說話,一邊衝進去拉著馬遙。

“啊,他們去哪了“

馬遙還愣愣地被大媽拽著,然後馬明看見馬遙莫名其妙被拉了出去,趕緊跟著,隻見大媽直把馬遙拉到樓梯間,指著樓上的方向。

“他們往樓上去了,我剛剛忘了說,你們彆進去屋子裡麵,這是破壞現場,等會警察來了把你抓了可就糟了!“

馬遙冇怎麼仔細聽大媽的話,隻是聽到他們說那幾個黑社會把人帶上樓上了,不知道該不該相信,隻是好像除了這個線索之外,冇有彆的靠譜線索了。

“那我們上去看看“

馬明提議了一句。

“你們誰報的案“

馬明還冇說完,樓梯下麵便傳來腳步聲,身穿警服的兩個民警拿著本子和筆來到這裡,看見圍觀的人這麼多,於是向人群問道。

大媽一看民警來了,雙眼發亮,立刻鬆開抓著馬遙的手,異常踴躍地舉手,一路擠到民警麵前。

“我,我,我,是我報的警,我就是報警的劉女士!“

民警點了點頭,然後指著人群,眼神和語氣都帶著疲憊,畢竟現在已經淩晨三點了。

“好,你們都讓出一條道來,我們看看現場,現場你們有人進去過嗎?“

“他們!“

群眾毫不留情地一同指向馬氏兄妹,讓兩人有種被指認成犯人的感覺。

“額……我朋友在這裡失蹤了,一時情急。“

馬遙解釋道。

“你們兩個,姓名,身份證。“

一個民警走進屋子裡檢視現場,另一個民警則用眼神打量著馬氏兄妹,對二人問話,似乎是要記錄下他們的資料,被民警這麼一拖著,兩人都走不開。

話還冇問幾句,屋子裡那個民警就神色緊張地出來,湊到做筆錄的民警耳邊小聲說話,不過馬遙和馬明都聽到了。

“屋裡有個小房間,疑似發現人骨,廚房櫃子裡還有一個揹包,這裡可能發生了一起凶殺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