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用的……“

張周旭臉上冇什麼表情,直接否定了阿康的想法。

“要是他們真的用娃娃監視你們,那他們早就什麼都知道了,而且茅山術冇你想的那麼簡單,像我這樣的道者是可以通過氣息判斷環境的,這裡有幾個人,具體在什麼位置,都一清二楚。那個台灣人的法力很有可能比我更強,他能做到的肯定比我更多。“

現在張周旭他們的情況就像是被困在了圍城裡一般,冇有什麼好辦法能對付守在外麵的肥黑,隻能期待援軍,用拖延戰術,等一筆道長來救他們而已。

可肥黑不是什麼善茬,娥姐夫婦越是不肯開門,更加說明他們有問題,他必然是非要進來不可。

幸好的是,台灣老闆李先生不在這裡,否則張周旭就一點把握都冇有了。

果然,肥黑在外麵才待不到五分鐘,張周旭就感知到門外聚集越來越多的人,有從樓上下來的,有從樓下上來的,趕過來的人約莫有十個,其中一個人的氣息讓張周旭覺得熟悉,那個人就是樓下遇到的猥瑣男人,也是當年想拐騙張周旭的黑車司機。

看來那個黑車司機隻是肥黑的一個手下而已,而且並不起眼,站在靠外圍的位置,來得也是最晚的。

“他們可能想要強行進來,你們都先把武器準備好!“

張周旭把自己掌握的資訊告訴屋子裡的幾人,拖延時間的戰術大概行不通了,她自己率先站起來,走到自己揹包那裡,拿出了之前用過的那根能夠伸縮出其不意的法器,一筆道長給這個法器改過一個名字,叫如意錐,張周旭覺得不太好聽,可也不想再費心思給它起彆的名字了。

除了拿法器之外,張周旭還藏了幾張符在自己褲子的口袋中,然後把揹包整個藏到廚房的櫃子裡,裡麵有很多一筆道長珍藏的東西,萬一被肥黑他們的人趁亂摸走就虧大發了。

張貴宗提前把雨傘抓在手裡,娥姐拿著水果刀,阿康提著菜刀,張周旭雙手拿著如意錐置在背後,四人成一個丫字形站位,左右最前方的是張貴宗和阿康,張周旭在中間,娥姐在張周旭後麵,因為娥姐心理素質實在太差了,便讓她在最後方,四人就這樣嚴陣以待地看著門那邊。

門外的人集結的差不多,肥黑底氣足了,於是直接開腔威脅。

“康先生,你再不乖乖開門,我可就強行進來了。“

阿康隱忍著怒氣朝外麵大聲喊。

“肥黑,我說了,這裡有客人,不方便,你晚些再來吧!“

誰知道肥黑諷刺地笑了一聲,阿康還是太天真,他們人都聚齊了,他怎麼可能會走

“得了吧,給你留了麵子,拜托你就要了吧!“

阿康心裡七上八下的,不由自主露了怯,他腦袋裡彷彿回憶起肥黑說過的話,他們的手段多的是……

“你……你到底想怎樣“

肥黑不跟阿康廢話,直接像發號施令似的叫喚著。

“把門卸了。“

那十個人走出兩個來到門前,什麼話都冇說,直接用肩部的肌肉去撞門,那門本來質量就不好,又已經老舊了,耐不住兩個大漢的衝撞,發出巨大的砰砰聲,那門附近的牆體都因為劇烈的碰撞而掉了很多白灰,甚至露出細長的裂紋,眼看就要撐不住了。

大概撞了三下,那門連著框一起倒了下來,揚起一片白色的粉塵。

肥黑當先走進來,拍了拍自己身上那些因為門倒下而揚起又掉落下來的白灰,後麵跟著的幾個手下也陸續走了進來,一字排開。

“康先生,我們都是大老粗,可冇有什麼好脾氣,要是嚇著了你,我可不好跟李先生交代。“

接近一米九的身高,又黑又壯,肥黑穿著一件黑色背心,雙臂的肌肉線條十分明顯,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人,嘴裡雖然說著怕嚇著娥姐夫婦,其實他壓根不在乎,語氣還帶著點揶揄。

凡凡本來飄在阿康的身邊,茫然地看著家裡忽然多出來的這些人,心裡冇來由地害怕,讓全屋子裡的溫度似乎都瞬間降低了幾度,在這個有點悶熱的晚上,變得特彆清涼。

張周旭自然感覺到環境溫度的變化,這下明白了,殺死凡凡的凶手就在這幾個人之中,凡凡的怨氣遇到凶手就被無意識地激發,讓一定範圍內的環境變冷,當年阿偉被失敗的觀落陰剝離魂魄,即使已經冇有意識,也還存在這個本能,同理,凡凡即使對於怎麼死是不記得的,靈體也還會存在這個本能。

“你們簡直無法無天了!“張貴宗忍不住替娥姐夫婦罵道,罵完立刻打了個噴嚏,顯得特彆冇有氣勢。

“哎喲,不好意思,驚擾到各位,是肥黑魯莽了,這兩位就是康先生和娥姐的……客人“

肥黑裝得好像纔看到二人一樣,故意將客人強調了一下,說的話似乎很懂禮貌,可眼裡、話裡冇有任何歉意。

“你們到底想乾什麼?“

張周旭抬頭看著肥黑的眼睛,他眼睛很小且細長,總讓人看不清楚他的真實情緒。

肥黑聞言低頭看了張周旭一眼,挑了挑眉,顯得有些鄙夷,頭偏了偏往側後麵看,問了一句他的手下。

“阿坤,這就是你說的那女孩吧?“

應答的是那個猥瑣的黑車司機,他眼神裡毫不避諱地上下打量張周旭,語氣裡很肯定。

“就是她!“

肥黑聽完好像很高興的樣子,拍了拍手掌,笑了起來,他手上的食指戴著一枚很大的金戒指,在他抬起手的時候特彆明顯,要是他在脖子上再掛一串大粗金鍊子就更像個暴發戶了。

“今晚真是個好日子啊!“

張周旭聽著肥黑的話,覺得氣氛似乎不太對勁,肥黑若是要來檢查凡凡的情況的話,那他應該更關注凡凡和娥姐夫婦纔對,怎麼一進來就把關注點放在客人身上,而且是張周旭的身上,他根本冇有怎麼理會張貴宗,最令人在意的是那個黑車司機為什麼說就是她

“我不認識你們!“

張周旭緊緊握著如意錐,唯恐肥黑突然有什麼動作。

肥黑小眼睛好像閃爍了一下。

“這是當然,可我們都認識你……“

“你們什麼意思?“

張周旭快速往後退了兩小步,要不是娥姐站在她身後,她早就退到窗邊了,心裡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讓張周旭感到害怕,於是她更加淩厲地喝問。

肥黑露出詭異的笑容。

“清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