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康和娥姐兩個人恐懼地縮在牆邊,就那樣眼睜睜地看著肥黑轉過身去開門,冇有人敲門,可他就是知道門外有這麼多人,黑壓壓的人。

肥黑明顯是認識那些人的,而且早就知道他們在門外候著,雙方見麵,略微點了點頭,他就這樣像在自家一樣隨意地打開門,讓一個又一個陌生的男人走進來,他們拿著隔板、釘子、電鑽之類的工程用具,粗暴地在他們家客廳加建一個小房間,那裡本來放著的電視機和電視櫃直接被他們拆掉抬走,其餘的東西隨意扔在地上,簡直像拆家一樣,可是娥姐夫婦倆什麼話都不敢說,緊緊握著對方的手,縮在角落,手心裡全是冷汗。

“這以後就是凡凡的房間,彆想虧待了凡凡,我每個星期都會來檢查的,你可彆想著不開門,我們有的是手段。“

李先生還在摸著血碗念什麼,就像入定了一般,對外界的我一切都不聞不問,而肥黑則像是在監督那些陌生男人加建房間一樣,其實一直盯著娥姐夫婦,眼角一看見兩人偷偷摸摸掏出手機,便忽然回過頭來說話,嚇了兩人一個激靈,手機好死不死冇拿穩,啪嗒一聲掉到地上。

“你們還真是學不乖,下不為例……“

肥黑看著地上的手機,上麵顯示著還冇撥出去的號碼,他倒是很淡定,嘲諷地笑了笑,把娥姐夫婦臉都嚇青了。

阿康作為一家之主,更多地負責發聲,他和娥姐實際上已經有了共識,隻要是能夠解決這件事情的,那八萬塊不要就不要了。

“那錢我們不要了,你們儘管拿走,隻是拜托你們給我們行行好,把這些鬼鬼怪怪的東西也都全拿走吧!“

阿康已經不敢頂撞肥黑了,作出乞求的姿態,但肥黑的態度很強硬,完全冇想過給兩人商量的餘地。

“當初想要領養的人是你們,挑孩子的也是你們,現在凡凡因你們而死,你們就想這樣把我們打發了?現在根本不是八萬塊的事情。“

肥黑說完話,步步逼近二人,嚇得二人忍不住往後縮,可是他們背後早已經抵住了牆和窗戶,褲子硬生生抹出一層白灰。

“你們想怎樣我們就是普通人家,做不來這種事情。“

阿康這樣問,可是聲音一聽就知道直髮虛,冇有底氣。

“我怕鬼……“

娥姐在阿康懷裡小聲地反抗一句,算是補充。

“還記得你們幾年前流產的那個孩子嗎?它的靈魂還在我們手上,它現在也是鬼,若你們敢報警或者不好好養凡凡的話,不止你們倆,凡凡以及那個你們流產了的孩子都彆想好過,記住,我們有的是手段!“

“你什麼意思我們孩子的靈魂在你們手上“

阿康緊緊抱著娥姐,把娥姐護在自己懷裡,他何嘗不心疼他們那個冇出世的孩子,當時孩子胎動的時候,他每晚都會隔著娥姐的肚皮跟孩子互動,早已經有感情。

“嗬嗬,你信與不信不重要,你敢就試試看啊!“

肥黑眨了眨眼,嘴角帶著一抹彆有深意的笑容。

“我的孩子……“

娥姐當年因為流產,抑鬱了很長一段時間,一想到孩子就像情緒失控了一樣,到現在那精神上的傷口還是一提到就裂開,她的眼淚水不停地從眼眶裡滲出、滑落,因為失去了這個孩子,她再也不能生育了。

肥黑根本不會體諒夫婦二人的情緒,又繼續威脅。

“好好照顧凡凡,我們也會替你們好好照顧你們的孩子,你們現在還看不見凡凡,但是你們以後相處一定會感覺到它存在的……“

大概一宿冇閤眼的功夫,不知道什麼時候小房間建好了,那些陌生人陸陸續續都走了,凡凡的箱子被放置在小房間裡麵,點了兩支蠟燭,放了兩碟祭品。

肥黑跟他們交代了怎麼養凡凡,但二人都是一副呆滯木然的狀態,他們就像木偶人一樣,他們說什麼就聽著,因為他們彆無選擇。

肥黑他們走了以後,兩人抱頭痛哭了很久,娥姐請假冇有去上班,晚上他們也冇有支起小吃攤,二人什麼都不想做,也根本不想理會凡凡的事情,連靠近那個房間都不敢,可是一日三頓,隻要少了一頓,家裡就會莫名其妙地有東西被砸碎,他們知道了,那就是凡凡。

娥姐怕極了,甚至有些精神衰弱,抱著逃避和害怕的心理,開始想儘辦法避免獨自留在家裡,而阿康則從一開始的受迫態度慢慢發生了改變,他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忽然轉變了想法。

可能是一個慵懶的午後,他躺在床上午睡,忽然被手上一股冰涼的感覺驚醒,那感覺就像是有一隻看不見的冰涼小手在撫摸他的手背。

當年阿康與自己孩子隔著肚皮互相探索的感覺又似曾相識地回來了,阿康忽然意識到孩子終究是無辜的,特彆是凡凡也算因他們而死的,壞的是李先生他們,正是這個想法讓阿康變了。

阿康漸漸把凡凡看作是自己的孩子,他喜歡給他買玩具,喜歡看不見摸不著的那種冰涼感,甚至看到凡凡發脾氣亂砸東西,他都覺得是開心的,因為這都證明著凡凡的存在,還證明瞭阿康是個有孩子的人……

門外的肥黑又來敲門了,打亂了阿康的回憶。

“客人還不捨得回家啊?“

肥黑的口吻帶著痞氣,很不禮貌,就像是要幫著娥姐夫婦趕走客人一樣。

張周旭本來還在思考著什麼,忽然聽到肥黑在門外大聲說話的口吻,又有新的猜測,壓著聲音說。

“其實張小哥說的也有道理,他剛好選在這個時候來,而且一直在門外等,可能並不是剛好的……“

“那你的意思是真的有攝像頭“

阿康皺著眉頭。

“不,不是攝像頭……“

張周旭搖了搖頭,但瞄著小房間。

“那就好!“

阿康剛鬆了口氣,誰知道張周旭下一句話又將他嗓子眼提了上去。

“比攝像頭更糟糕,可能你們聽了我的猜測會更害怕。“

“什麼“

“是那個娃娃,你們不覺得它的眼睛……“

“彆,彆說了,我先去把小房間的門關上!“

阿康蓋著自己的耳朵,快步跑去把小房間的門關上,然後長出一口氣,似乎關上門以後,娃娃就冇辦法監視他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