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先生,你最好安分一點,我肥黑就是個粗人,手上的勁冇輕冇重的,如果傷到你,大家失了和氣,那就不好了。“

肥黑說完,等了一會,見阿康冇再罵人,手勁便稍微鬆了鬆,但還冇全放開他的手,這樣他就可以隨時看著情況,將痛苦再加在阿康身上。

阿康有些害怕和憤怒地看著肥黑,肥黑比他高出很多,也壯實很多,雙方強弱懸殊,他敢怒不敢言,隻好重重哼了一聲,算是挽回點麵子。

娥姐儘管看著整個過程,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可以乾什麼,就那樣杵在原地,像個上了抖動發條的木頭人,眼睜睜看著自己老公被對方一手製服了,她聲音帶顫,看著李先生和肥黑,慌得全身止不住地發抖,但為了他們夫妻倆的安全,還是勇敢地跟他們說了一句話。

“你……你們到底想怎樣錢……錢……錢要是你們要拿,就拿吧!孩子不要了,求求你們彆傷害我們!“

李先生聞言,把頭轉向娥姐,還是綻放出了他招牌的溫暖笑容,聲音聽著很儒雅和柔軟,帶著地道的台灣腔調。

“娥姐,不用緊張,放輕鬆些吧!我們又不是土匪強盜,拿了錢怎麼能不把孩子給你們呢?隻是你們購買了我們的服務,我們必須抱著負責任的態度,跟你們說明一下以後該怎麼照顧凡凡。“

阿康臉上不多的肉都被氣得發抖,卻又礙於肥黑的震懾力,隻敢怒瞪李先生,冇敢再罵粗口,嘴上說的隻是向他們問清楚凡凡的事情。

“李先生,你倒是好好解釋一下,凡凡好好的一個孩子,怎麼會變成個木頭娃娃“

“哦,凡凡呀,其實我也很喜歡他,可惜他被你們挑中了,現在已經死了,他的腦子、心臟都被研磨成漿經過特殊的封裝處理灌進了娃娃裡頭,我雕刻這個娃娃的時候可費了不少心思,也算對得住他了。“

李先生坐在飯桌的一張凳子上,翹著二郎腿,纖長細嫩的手指拿起飯桌上的木頭娃娃,貌似很認真地給娥姐和阿康解釋。

娥姐想著凡凡的漿液和木頭娃娃的關係,忍不住彎低腰,蹲在地上乾嘔。

李先生冇有理會娥姐的情緒,說完話放下木頭娃娃,然後指著那根不知名生物的肋骨,繼續介紹。

“而這個,是凡凡左胸的第四根肋骨,其餘骨頭都拿去餵我家吉吉了,小孩子的骨頭就是脆,吉吉吃起來特彆香。“

李先生說話的時候特彆淡定,淡定得讓人覺得毛骨悚然,他的態度就像是在跟娥姐他們談論一件再尋常不過的事情。

介紹完骨頭,李先生又拿起箱子裡的那個碗,指著碗似乎準備向娥姐夫婦介紹。

阿康恐懼地一邊往後退,一邊拚命搖頭,要不是肥黑牢牢抓住他的手,使得他掙脫不得,他已經恨不得退到窗戶邊上。

“你們真的殺了凡凡!“

“求求你,彆說了!“

李先生仿若冇有聽見娥姐和阿康說的話一樣,繼續自說自話般。

“這碗嘛……是我們特調的配方,即使你們想知道,我也不方便告訴你們,不過現在這碗東西還冇完成,還需要你們兩位都滴一滴血進去,這樣凡凡才能認你們為父母,那它就不會誤傷你們了。“

李先生說完話,把碗放到桌子上,微笑著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

“你們是變態嗎?我要報警!“

阿康剛說完,手腕就被肥黑用力一扭,痛得失聲尖叫。

“嘴巴放乾淨點,李先生是一位道者。“

不用李先生交代,肥黑就知道什麼時候該懲罰阿康,讓他住嘴。

“肥黑,我跟你說多少遍了,我不是道者,我隻是承蒙恩師眷顧,自學了一些茅山術而已。“

肥黑聽話似地點點頭,抬眼就望向娥姐。

“是的,李先生,既然康先生不願意,那就讓他先冷靜冷靜,娥姐先來吧!“

娥姐忽然被點到名字,立刻害怕地尖叫。

“我不,我不要!“

肥黑略帶嘲諷地笑了笑,話裡似乎帶著某種深意。

“嗬,你不要你可知道我們多的是辦法讓你要“

“求求你,放過我們吧!“

娥姐立刻哭著向前跪倒,幾乎整個人爬在地板上,向李先生和肥黑求饒。

李先生笑眯眯地從西裝外套裡層掏出來一個木頭小人,就像是美術生用來練習的人體模型,那個小人背後釘著一條不寬不長的紅布,有人在上麵用黑色筆寫了一串文字。

“知道這是什麼嗎?“

娥姐冇有說話,雙手和膝蓋還撐著地麵,眼含淚光地搖著頭。

“也可以說是你……“

李先生說完,在娥姐和阿康恐懼的目光下,把木頭小人遞給肥黑。

肥黑冇有接過來,隻是將空著的一隻手伸過去,在小人的腦袋處彈了一下。

娥姐瞬間覺得腦袋像被人彈了一下一樣,整個人受力趴在地上,腦袋嗡嗡地響,生痛生痛的,她嚇呆了般地摸摸自己腦袋被彈的位置,冇有出血,可是卻還殘留著疼痛的感覺。

“你是要自己放血,還是我幫你們放“

“我放!我放!“

阿康為自己的無能而哭,他看著自己老婆被彆人這樣打,實在是覺得窩囊,但是他們大概除了順他們意,彆無他法。

“阿娥,去拿把刀來,我們放血。“

“不用了。“

肥黑從袋子裡抽出一個針套,裡麵有數不清的長支銀針,他隨意抽出了一根,他另一隻手本就抓住阿康的手腕,所以把銀針直接紮到阿康的手指上,速度很快,倒冇有很痛,但是血珠頃刻間就冒出來了。

“斯文一點!“

李先生把碗推近了一點肥黑,這樣說道。

“是。“

肥黑應了一聲,拿過碗來,雖然阿康手上已經流很多血了,但他就隻接了一滴阿康的血,不多不少。

娥姐也同樣如此。

接血之後,李先生把碗端到自己麵前,雙手摸著碗壁,閉著雙眼,嘴裡好像在念什麼,可是阿康和娥姐都聽不清楚。

肥黑一放開阿康的手,阿康便立刻推開他,衝過去抱著娥姐往窗邊靠,兩人背部貼著牆壁才稍微覺得安心一點。

“你們彆想等我們走後去報警,你們冇有機會的,好好養凡凡,纔有你們好果子吃,要麼……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