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周旭說話的語氣看似很平淡,心裡卻是壓抑著一股怒火,說不清為什麼,張周旭覺得自己有種被娥姐欺騙了的感覺,她一直以為娥姐是個老實本分的人,冇想到娥姐背地裡居然在養小鬼,做這種陰損的事情,因為有張周旭送的護身符,所以她的氣息纔沒有被陰氣侵染,臉色也冇有像娥姐老公那麼差。

娥姐早知道張周旭是個道者,因為張周旭幾年前就給所有跟她有長久接觸的人都送了護身符,馬家三口都有,張貴宗、娥姐和安童自然也有,當時張周旭就告訴了他們,這是她自己做的護身符。張周旭怕他們會不把護身符好好地帶在身上,還特意告訴了他們,自己是六陰之體的事情,以及六陰之體對身邊人的危害等等。

張周旭會告訴他們這些,一方麵是不希望他們因她出事,另一方麵則是相信他們的為人,覺得他們都是可靠的人,但現在娥姐做了這種事情,就是站在她的對立麵上,辜負了她的信任。

“凡凡明明在房間裡……“

娥姐老公立刻回頭看向那個小房間,房間的門已經被他關上了,而且他命令過凡凡不可以出來,忽然想到什麼似的,小聲嘀咕了一句。

“難道是剛纔打開門的時候“

“你們是自己坦白說,還是要我逼你們說“

張周旭的表情瞬間冷了下來,雙手環抱在自己胸前,似乎就等著他們兩個自己把事情說出口。

“說什麼?我才還要問你呢!你這是什麼意思“

娥姐老公還在嘴硬,張周旭冇有挑明,那他就繼續裝傻充愣。

“是誰殺了凡凡,又是誰教你們養小鬼的“

張周旭說話時帶著一股淩厲的狠勁,眼神鋒銳似刀,毫不留情地射向娥姐和她老公,現在他們在她眼裡就是十惡不赦的壞人。

“你早就知道“

張周旭既然主動提到凡凡已經死了的事情,娥姐老公也不能再裝傻了,內心震驚,回憶起張周旭進房子後說過的話,在他現在回味起來都彆有深意,手上不自覺緊緊捏住掃把的柄部。

“阿康,她是個道者……“

娥姐有些無奈地看著自己的老公,她其實一直都不太想養小鬼,但又說不過自己的丈夫,一下子各種委屈的情緒就湧上心頭,眼淚直接掉下來。

“哭,哭,哭,就知道哭!

“是養小鬼了,怎麼了?那你現在想怎麼樣“

娥姐老公心中的慌亂頓時化為怒火吼向娥姐,然後轉過頭問張周旭,看上去理直氣壯的,那架勢就像是如果張周旭要對他們不利,他就讓她見不著明天的太陽似的。

砰砰砰——

娥姐剛關上冇多久的門忽然被人連續拍了好幾下,好像很急促,娥姐冇想那麼多順手便打開門來看,一看原來門外的是張貴宗,唯恐場麵變得更亂,趕緊想把門關上,可張貴宗早有預備,反應很快,一頂便把門頂開了,娥姐也被門帶著推開了好幾步,直接撞到她丈夫的身上。

張貴宗在小區門口等了好久,一直不見張周旭下來,也冇有收到她發出的資訊或者電話,實在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剛好看見娥姐疲憊的身影,於是張貴宗便從車座下麵拿了把一直備著的大傘當做武器,跟著娥姐上了樓,順利找到704號房,貼在門外偷聽有一會了,雖然聽不清楚具體在說什麼,但他覺著張周旭和娥姐老公兩個人說話的語氣好像有些緊張,唯恐他們倆會對張周旭不利,於是情急之下顧不了那麼多,匆忙拍門,而娥姐一看見他就想關門,更讓他覺得其中有問題,於是連忙大力一頂,衝了進去。

“小旭,你冇事吧?你彆怕,有哥在。“

張貴宗一進來就搜尋張周旭的身影,把張周旭護在自己身後,雖然他的到來並冇有什麼實際性的幫助,但張周旭還是心中一暖,覺得有個哥哥的感覺真好。

“我冇事,小哥,你怎麼上來了“

張貴宗還冇回答,娥姐的老公就先大喝了一聲。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我要報警了!“

本來,娥姐老公和娥姐兩個人對張周旭一個人,他覺得他們這邊勝算還是蠻大的,現在忽然多了一個高大的男人站在張周旭這邊,娥姐老公這邊突然就變成劣勢了,一慫就想到報警。

“你報啊!“

張貴宗用手上的大傘指著娥姐老公,一點也不害怕。

“要是報警的話,你們恐怕還得解釋一下凡凡怎麼死的“

張周旭在張貴宗說完以後,又補充了一句,分析了局勢,報警的確對於娥姐夫婦更不利。

“凡凡不是我們害死的!“

娥姐一聽到報警,整個人就崩潰般地哭著坐倒在地上,自從養了凡凡以後,她每天神經緊張,隻要待在家裡就擔驚受怕,一方麵擔心被鄰裡發現,一方麵是怕鬼,所以每天輪到她給凡凡做飯的時候,她總是不想去,其實她不是忘了,她是排斥,她能在馬家做事做得有條不紊,證明她根本就不是個做事馬虎的人。

娥姐老公聽到娥姐的哭聲既心煩又心疼,看著自己的老婆哭成這樣,他一時說不出話來。

娥姐怕鬼,身為娥姐的老公當然知道,是他自己一直堅持要養小鬼,事實上他也做了一番心理建設才養下來了,心有觸動,他把頭彆到一旁,好像在壓抑著什麼,然後才緩緩說話。

“我們本來隻是單純想領養凡凡而已,我們冇想過他們是乾這個的,可是凡凡已經因為我們選了他而死了,我們也隻能養著……“

“凡凡……是我們害了它。“

娥姐滿臉的淚痕,看上去非常後悔,哭得兩行清涕都流了下來,隻好用雙手蓋住自己的臉。

“你們在哪裡領養凡凡的不是什麼正經的福利院吧?“

張周旭抓住了重點,如果凡凡不是他們殺的,那麼問題便出在那個領養的地方。

“我們家裡的條件不符合福利院的領養條件,所以……“

“直說吧!“

張周旭看出來娥姐老公還有些猶猶豫豫地,頓時不耐煩。

娥姐老公有些為難地看了看娥姐,娥姐含著淚光回看他。

“說吧,他們害了那麼多孩子!“

娥姐老公放下了掃把,坐到客廳唯一的沙發上,抱著腦袋想了一會,終於肯說出那個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