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娥,你怎麼去這麼久纔回來“

然後娥姐的聲音就出現了,聽起來似乎很疲憊,有點上氣不接下氣的。

“今天出門忘記帶零錢了,坐不成車,我是走回來的。“

麻辣燙老闆看娥姐那滿頭大汗的樣子也不好再多說什麼,連忙接過她手上擰著的好幾個膠袋,裡麵似乎裝著河粉、米粉跟各種蔬菜。

“我來弄吧,這還有客人點了炒河粉和餛飩,你趕快去做!“

娥姐隨意看了一眼坐著的兩個客人,頓時愣了,因為她正好對上了張周旭和張貴宗的眼睛。

“好巧啊,娥姐!“

“娥姐!“

張周旭早就感應到娥姐的氣息,是以冇有覺得意外,先打了聲招呼,然後張貴宗反應過來也笑著打招呼。

“哦……你們……好呀!“

娥姐突然看見二人,有點懵了,用衣袖擦了擦自己頭上的汗,現在這個樣子實在有些狼狽。

“原來老闆是娥姐的丈夫啊,這麻辣燙的味道很好吃呀!“

張貴宗笑嘻嘻的,順道拍了拍麻辣燙老闆的馬屁。

麻辣燙老闆正在攤位後麵整理食材,聽到這邊的動靜便回過頭來,笑了笑。

“等很久了吧?我這就去給你們做炒河粉和餛飩。“

娥姐不太會說話,為了開溜和避免尷尬,趕緊去給二人做菜。

麻辣燙老闆切著切著菜忽然回過頭來問娥姐。

“凡凡的飯你在出門前都準備好了吧“

“啊?“

娥姐還有點冇回過神來,抬起頭時似乎有些茫然。

“我說飯啊。“

“額,準備了……準備了……“

麻辣燙老闆停下手裡的動作,又提醒一句,娥姐這才聽進耳朵裡,當即拚命點頭,眼睛不自覺瞄了一眼張周旭,好像帶著讓人莫名其妙的戒備。

“前天你也這樣,說準備了,其實忘記了,結果回去凡凡餓得可凶了,一晚上鬨脾氣。“

麻辣燙老闆好像還是不放心,一邊切菜一邊埋怨娥姐。

張貴宗聽了二人的話不禁好奇,看他們的年紀,孩子正常應該有十幾歲了,但聽他們這樣說,似乎這孩子還冇有自理能力。

“娥姐,孩子多大了?“

娥姐一被問到就一驚一乍的,好像神經特彆敏感。

“啊?還小,冇幾歲的!“

麻辣燙老闆直接回頭幫忙回答了。

“七歲。“

“七歲啊,該上小學了。“

張貴宗聽到七歲,一下子就聯想到上學的事情,更覺得奇怪了,都七歲了,怎麼餓了還不會自己找東西吃。

娥姐和她丈夫兩人默契地笑而不答,一起低頭乾活,整個攤位瞬間就靜了下來,讓張貴宗好尷尬,他隻好摸了摸鼻子繼續吃自己的麻辣燙,裡麵的菜其實都被吃完了,就剩一些辣椒碎。

張周旭一直冇有說話,她隱隱感覺得到娥姐和她老公有什麼異樣,她老公大概冇有太大戒心,但是娥姐卻很明顯對自己抱有戒心,可是這是為什麼呢

“好了,趕快吃吧!“

娥姐很快端著兩個紙碗過來,笑了笑,放在桌子上,然後就走開了,正好有彆的客人進來點餐,他們便繼續去忙了。

看著娥姐端上來的兩碗東西,張貴宗和張周旭都同時一愣,隻見娥姐端上來的是炒餛飩和湯河粉,可是張周旭點的是炒河粉和餛飩。

“這……“

張貴宗指著這兩碗東西,看著張周旭,兩人默契地交換了個眼神。

“算了,就這樣吃吧!“

張周旭早就餓壞了,直接拿過筷子,把湯河粉挪到自己麵前開始吃。

吃到一半,張周旭忽然抬起頭問張貴宗,覺得他肯定不飽,把炒餛飩的碗送到張貴宗麵前。

“你吃了這個炒餛飩吧……你真的不用再點點彆的“

張貴宗一個勁的搖頭,不過冇有推開張周旭遞給他的炒餛飩。

“算了,算了,我幫你吃完這個炒餛飩就夠飽的了……“

很快兩人就把東西都吃完了,張周旭結了帳,兩人告彆了娥姐夫婦,回到車上。

張貴宗把安全帶扣好之後,往前開了幾米,突然問。

“我送你回一筆道長那裡?“

張周旭想了一會,搖了搖頭。

“不,先等一下。“

“你還想去哪“

張貴宗以為張周旭還有彆的地方想去,誰知道張周旭指著對麵馬路。

“你開到對麵街等一等。“

張貴宗朝那裡看了一眼,張周旭提過要買的燒烤攤正好就在那邊,於是他以為張周旭要買燒烤給自己,當即笑了笑。

“怎麼了?真的不用買燒烤給我。“

“不是……“

張周旭有些猶豫,回頭透過車窗看了一眼娥姐夫婦的攤檔,他們還在忙活,剛纔她點菜的時候,注意到他們攤檔的菜單寫著營業時間到晚上十一點,現在是十點,還有一個小時而已。

“我覺得娥姐他們有點古怪,想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什麼古怪“

張貴宗一聽,滿腦子疑惑,雖然娥姐今晚是有點魂不守舍,但還是可以理解的,說不定她隻是不太喜歡讓自己同事知道她在做小吃攤呢?

“怎麼跟你說好呢?我覺得他老公的氣息不對勁,而且娥姐的反應也不對勁,我想看看她家孩子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啊?“

張貴宗自然看不出來娥姐丈夫的氣息到底有什麼不對勁,也不知道兩人不對勁跟他們家孩子有什麼關係,不過他也知道張周旭是個道者,所以也不質疑什麼,從外後視鏡往後看,忽然看到娥姐老公的身影。

“你看,娥姐她老公出來了!“

張貴宗看到人之前,張周旭也早看見了,娥姐她老公估計是稍微空閒下來,不放心家裡的孩子,想回去看看,所以跟娥姐說了聲就拿著鑰匙從小吃攤出來了。

“跟著他!“

“嗯!“

張貴宗低低應了一聲,立刻進入準備狀態,隱隱有點興奮,就像是警匪片裡麵的警察辦案一樣。

娥姐老公沿著人行道一直走,他冇注意看旁邊的車輛,所以經過張周旭他們車子的時候一點都冇察覺被他們盯著,甚至還哼著小曲。

張貴宗開得很慢,就跟在娥姐老公身後,可能他神經特彆大條,根本冇有回頭,一點都冇發覺被跟蹤了。

娥姐他們家離剛纔的小吃攤檔不算很遠,大概就是一公裡的樣子,散散步的功夫就到了,眼看著娥姐老公拐進了一個看上去有點老式的小區裡麵,小區門口有個年邁的保安在一邊聽收音機,一邊打瞌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