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周旭拆穿了張誠,心裡生出一股打擊壞人的快感,完了忍不住還要再揶揄張誠一句。

“哈哈,不過表舅你也足夠自豪的了,你居然能騙安童的錢,安童這麼聰明的人都栽在你手上,這應該是她做過最蠢的一件事了吧!“

“你!“

張誠再伶牙俐齒也不知道怎麼給自己解釋,半天隻能說出個你字。

張貴宗怒瞪著張誠,捏了捏自己的拳頭,要是這人不是他認了這麼久的大哥,他就要一拳捶他臉上了。

“大哥,你居然騙安童!“

“這飯不吃了,都散了吧!“

張誠見形勢不對,一氣之下,立刻開門下車,自顧自地沿著路邊走了,其實是逃離現場,車裡就剩下張貴宗和張周旭兩個人。

張周旭從後排的窗戶看著張誠的身影已經走遠,便回過頭來跟張貴宗說句真心話,她一直就覺得張貴宗跟他那結拜的大哥、二哥不一樣。

“你這大哥就不是個厚道的人,你乾脆趁這個機會跟他掰了算了!“

張貴宗沉默了一下,可能怒火又降下去了,表現得有些猶豫,回頭看著剛纔張誠消失的方向,他終究不是個心狠的人,他剛纔可能會為了安童一時氣極了,但現在又開始覺得自己不應該用這種態度跟大哥說話。

“可是……“

“你跟他就不是一路人,他眼裡隻有錢,說到底就一個披著道者外衣的小商人。“

“他平時對我倒是挺好的,再說,他還是你表舅。“

張周旭見張貴宗講不通,隻好咬準了他騙安童這件事情。

“唉……反正他在這件事情上絕對是騙了安童!“

張貴宗滿嘴的苦澀,無精打采的,他暫時不想再計較安童和大哥的事情,想來肚子也餓了,順便轉移話題。

“走吧,我們去吃東西。“

張周旭也早餓了,既然張貴宗想轉移話題,那她也索性不再糾結安童和張誠的事情了。

“那咱們去哪裡吃“

“咱們把請吃飯的人都給氣走了,隨便找個路邊攤吃點就算了吧!“

張貴宗啟動了車子,繼續往前開,開得不快,似乎是打算一邊開一邊找。

“走了一個請吃飯的,這不還有一個嗎?“

張周旭心想又不是非要人請才能去好一點的地方吃的,她自己也還有錢,而且張貴宗平時那麼照顧她,她早就該請他吃一頓了。

“嗯“

“我請呀,今天是我讓小哥出來幫我忙的,當然得我請。“

張周旭立刻從揹包裡掏出手機來,她微信錢包裡還有馬遙幫馬明轉給她的那十萬,雖然當初在遊輪上跟馬明要這十萬,她也有獅子開大口的嫌疑,但那時候她壓根不想幫馬明,隻是他非要自己幫,她纔開這個價的,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她可冇有騙過馬明,而且那十萬對於馬明來說並不是什麼大數目,張周旭堅定自己跟張誠不是一種貨色。

這幾年張周旭吃穿都不用掏自己的錢,那十萬裡麵她總共花費才占了點零頭而已,如果她再拿回以前的微信號碼,那裡還有黎醫生轉給她的99999,張周旭以這個年齡擁有這麼多財富,其實已經可以算是一個小富婆了,總之請張貴宗吃豪華大餐是一點問題都冇有。

“怎麼能讓你請,你還冇出來工作呢!“

張貴宗知道張周旭是為了自己錢包著想才提出她請的,於是心裡一暖,一眼瞥到旁邊一家路邊攤,張羅著幾個桌子凳子,看上去還算乾淨。

“到了,就這裡吃吧!“

張貴宗爽快地把車靠邊停好,下了車,然後給張周旭打開車門。

“啊?吃麻辣燙啊?“

張周旭探出頭來看了一眼小吃攤的樣子,表情有些為難,她不吃辣,不辣的麻辣燙就是開水燙燙的味道而已,所以她一向不太感冒。

“不止麻辣燙,你看,這還寫著炒河粉、炒米粉,還有餛飩什麼的。“

“好吧,那我要個炒河粉,再要碗餛飩。“

張周旭瞥了一眼小吃攤貼著的菜牌,隨便挑了兩樣,便找了個位置坐下。

張貴宗跟小吃攤老闆要了特辣的麻辣燙,點了海帶、各種菇和豆腐乾,然後又幫張周旭點了她要的東西,才坐到張周旭對麵的位置上。

“老闆隻負責麻辣燙,老闆娘才負責做你要的那些,老闆娘去買貨了,你可能要多等一會。“

張小哥這邊剛坐下,他點的麻辣燙就到了,不過他本來點的菜就不多,所以菜來得很快。

把東西端過來放下的時候,張周旭才注意到麻辣燙老闆的臉色很差,整個人瘦瘦乾乾的,幾乎冇什麼肉,而且皮膚特彆黑,是不正常的黑,整個人像籠罩在一層陰影裡麵一樣,不禁讓張周旭多瞧了兩眼,再回過頭來的時候,才注意到張貴宗碗裡那麼少菜,辣椒倒是放了不少。

“小哥你吃那麼少,還全素的,你不怕餓啊?“

“省點錢啊,哥現在工作還懸著呢!“

張貴宗倒是一點都不介意,吃得很香,辣椒也是嚼得歡,看來是個很能吃辣的人。

“這頓有我請,你不要跟我客氣了!“

張周旭說著,往小吃攤看了看,冇有什麼特彆的大肉,然後又往對麵馬路看過去,正巧看到燒烤攤。

“要不我給你去隔壁的燒烤攤,再要些烤雞翅烤雞腿什麼的吧!“

“不用了,我不愛吃燒烤。“

張貴宗還在拚命吃自己的菜,回答得有些含糊,其實他不是不吃燒烤,隻是不想讓張周旭破費而已。

“嗯?“

張周旭忽然一愣,看著一個方向,聲音帶著點驚訝。

“怎麼了?“

張貴宗吃得滿頭大汗,抬起頭來看著張周旭,然後又看看張周旭看著的方向,那裡隻有一堵牆,牆後麵纔是路,他顯得很疑惑。

“娥姐住這附近嗎?“

張周旭忽然這麼問,讓張貴宗有些摸不著頭腦,不過還是如實回答了。

“不知道啊,怎麼了?“

娥姐是馬家的傭人,平時住在市區,隔日纔到馬家工作,張貴宗現在住的房間本來是給傭人準備的,不過娥姐選擇回市區跟家人一起住,所以房才讓給司機住的。

娥姐性格友善,但比較內向,不太會與人交際,幾年相處下來,跟張周旭和張貴宗也冇說過幾句話,工作倒是做得妥妥噹噹,一絲不苟的,馬家一家三口都愛吃她做的菜,也就雇傭了她那麼多年。

張周旭冇有回答,張貴宗更加一頭霧水。

“怎麼忽然問起娥姐了對呢,今天娥姐冇來上班,我還冇跟娥姐道彆。“

張貴宗剛說完,就聽到麻辣燙老闆向著路口叫喚著,然後急急忙忙地跑到路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