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茅山:六陰女道 >   第十九章

“冇人接……“

“我姐的呢?“

張周旭把電話掛了,又重新撥打張若柳的手機號碼。

同樣的等待呼叫音,讓張周旭心裡有些焦躁。

“也冇人接……“

“紙條不是說有事電話聯絡嗎?“張如寶也覺得很奇怪,既然張若柳說了有事電話聯絡,不應該不接電話。

“是呀。“

張周旭罕見地不知所措,從來冇有試過週一柏和張若柳同時失聯的情況。

張如寶突然不說話,一臉嚴肅地坐在沙發上。

“舅,你在想什麼?“

“他們有可能遭遇了什麼可怕的敵人。“

“可怕的敵人?“

“像什麼爛麵鬼,吃人妖之類的。“

“有什麼好怕的,這些算是什麼敵人“

“那……會不會是他們在搭飛機“

“這解釋還算靠譜。“

張周旭難得地同意張如寶的想法。

張如寶憨憨地傻笑,順手打開電視,正是他每天都追著看的青春偶像連續劇,剛好播完了片頭曲,像是掐好點數的。

“除了看電視劇,我就冇看你這麼積極過。“

張如寶所有注意力都在電視上,壓根冇理會張周旭。

張周旭嫌棄地瞥了一眼張如寶,拿起手機打開了外賣app,根本什麼都指望不上這個舅……

星期一,張周旭若無其事地回到五年一班,一進門就敏銳地覺察到一絲湧動在人群中的不尋常。

那些平日裡見到自己要退避三舍的同學居然冇發現自己走到他們一米範圍內了,而那些隻要不在上課就到處追逐打鬨的同學現在都圍在一起聊得火熱。

非常奇怪,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

張周旭安靜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貌似在書包裡掏什麼,其實耳朵卻留意著他們聊天的內容。

“真的嗎?“

“可不是嘛……肯定是被嚇走的。“特彆有狗仔潛質的薑東達無論什麼時候都處於八卦的中心點。

“不至於吧?“

“你不信“

“那你有什麼證據嘛?“

“我當時就在現場,親眼所見,就在昨天!“

薑東達滿足地看著每個人好奇又八卦的臉孔。

“真鬨鬼!“

“醫院本來就很邪門。“

路雅嘀咕一句。

“不是,那鬼好像是跟著一個醫生。“

“那醫生醫死人了?“

“八成是,我當時看到那鬼就跑了,醫院裡所有人都嚇跑了!“

張周旭一聽,竟然是醫院的八卦,醫院離學校也不算很遠,她通過班裡的窗戶看出去,遠遠便能看見。

那裡看上去一切如常,說不定隻是薑東達故作神秘,亂撒的謊。

張周旭帶了手機上學,此時偷偷摸摸從褲袋裡掏出來,隻是手機從昨天到現在,一個電話都冇響過,一條資訊都冇收到過。

“薑東達,你們在開什麼會議“

班主任敲了敲課室的鐵門發出響亮的聲音,同時盯著那一群八卦的同學。

“昨天數學作業可難了,這不都在問路雅嘛~“

薑東達機靈地用肩膀撞了撞旁邊的路雅。

路雅皺著眉頭,顯然不想同流合汙,可也冇說什麼。

“老師,楚安宏今天怎麼冇來上課“

“楚安宏同學週末受了傷,而且不久他便要準備轉學回北方了。“

“啊“全班同學都很驚訝,這新同學才上了一天課,連臉都還冇混熟。

張周旭望瞭望楚安宏的空座位,心裡有些空落落的,楚家當初離開北方不過是因為壽盒的事情,如今壽盒的事情已經解決了,他們想回到熟悉的環境中去也是情理之中的決定。

張周旭正回憶著跟楚安宏一起的經曆,他小小的身軀擋在自己身前的那一刻,突然敏銳地發現了一道投向自己的目光,薑東達,這個討人厭的八卦狗仔。

薑東達看著張周旭的眼神裡帶著懷疑,又帶著一種自以為看穿一切的得意。

班主任說罷,打開教案,正準備讓同學們翻來書,突然一陣巨響傳來,班裡所有同學都是一僵。

“哪個同學帶手機來學校了?“

張周旭從來在學校裡都低調行事,這次是第一次帶手機回學校,所以特彆敏感,此時一聽聲音便知道是自己的,手指偷偷伸進口袋把聲音按掉。

“是誰自己老實交代。“

班主任推了推眼睛,眼神犀利地刮過班裡每一個同學,聲音來得突然,又停得太快,連班主任也冇法鎖定是誰。

“自己承認,萬一讓我親自抓到就是冇收!“

班主任抿了抿嘴,把課本合上,雙手抱在胸前,看來為了挽回自己的尊嚴,誓要把這人抓到。

班裡正處於一片緊張的氣氛之中,鈴聲又再次響起。

張周旭心裡暗罵該死,這次班主任全神貫注已經鎖定張周旭了。

“張!周!旭!“

張周旭看著班主任氣勢洶洶從講台下來,向自己走過來,臉是青一陣紅一陣。

看見多噁心的鬼怪都冇有這一刻這麼害怕。

“小旭!“

課室前門突然有人啪一聲,把大手往鐵門上一拍,震耳欲聾。

班主任皺起眉頭往回看,那男人一頭亂糟糟的,臉上邋裡邋遢,連早上牙膏的痕跡大概都冇擦乾淨。

“這位是?“

班主任麵色不善,冇有一個老師喜歡自己的課堂被打斷。

“這是……我……舅。“

“小旭,咱們家鬨鬼了。有個不穿衣服的女人走來走去嚇我!“

班裡那些八卦的同學頓時雙眼發亮,耳朵豎起,課室裡一片騷亂,好事八卦的薑東達更是立馬來了精神。

張周旭昨天一整天都把那焦黑女人給忘了,如今這些事情被張如寶一下子抖到學校這裡來,自己是再難低調了,氣得腦袋快炸裂,唰的立刻站起來怒瞪張如寶。

“張周旭,你出去處理一下。“

班主任雖然雲裡霧裡,為免課堂更加騷亂,隻好讓張周旭出去那事情解決掉。

張周旭沉默不語,一直把張如寶拉到僻靜的角落才停下來,期間張如寶嘴裡還一直唸叨著。

“那女人進我房間看我睡覺!“

“黑不溜秋的,還一股臭味,嚇死我了!“

“小旭,我不敢自己待在家裡了!“

“你不知道我在上課嗎?乾嘛不去找叔公們解決“張周旭翻了個白眼。

“欸……我忘了。不過叔公們都把我當叛徒,我哪敢去“

“你現在是不是想我在學校出名“張周旭狠狠戳著張如寶的手臂,發泄自己的怒火。

“那我現在怎麼辦“

張如寶可憐兮兮的樣子。

張周旭轉念一想,如果今天請了假,明天不再帶手機,那手機就可以保住了。

“煩死了你,去幫我跟班主任請個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