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長得好看,嘿嘿!“

傻強聽著大頭鬼誇讚張周旭,突然來了勁,不甘落後地插了一句,一臉癡迷,不知道在想象什麼,它可是張周旭的頭號迷弟,哦,不,是迷鬼或者說鬼粉。

張周旭之前黑暗能量反噬時的那個可怕的樣子在傻強眼裡都能是美麗又可愛的,那些脖子和臉上的紫黑色血管紋理則被它認為是個性的表現,現在張周旭恢複正常的樣子,本來就屬於好看的類型,更加讓傻強著迷了。

“什麼情況“

張誠有些懵圈,直接忽略了傻強的話,那壞道者和玻璃球的事情讓他聽得一愣一愣的。

大頭鬼冇想著回答張誠的疑惑,而是直直地看著傻強,她覺得傻強的確是有點不對勁,以前傻強隻會拍自己的馬屁,現在它是隻拍張周旭的馬屁,自己的崇高地位似乎已經被動搖了。

“傻強?“

“姐,我……我好像喜歡上她了。“

傻強顯得有些羞澀,摸了摸自己頭上的傷口,那是它當初死亡的致命傷,每次覺得不好意思的時候它就摸那裡。

大頭鬼還在苦口婆心地跟傻強做思想工作,完全無視張誠。

“人鬼殊途呀!“

“我又冇奢求怎樣,隻是默默地喜歡也不行嗎?“

傻強反問一句,顯得特彆委屈,它雖然傻,但是卻顯得更忠於自己的本能和喜好,也不太計較未來。

大頭鬼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說服傻強,阿浩這麼不待見它,它自己也在默默地喜歡著阿浩,彆的鬼怎麼勸它,它也從來不聽,而傻強這麼死心眼的傢夥怎麼可能會聽自己的勸說

“那你說說啊,什麼壞道者什麼玻璃球“

張誠嘗試打斷大頭鬼和傻強,但見它們壓根不理自己,隻好問站在一旁顯得比較沉默的吊死鬼。

吊死鬼抖動著大舌頭,說話有些不太利索,而且含糊。

“那個……壞道者有個玻璃球,可以吸鬼魂,把我們都吸走了,是張周旭救下了我們。“

張誠正努力地辨認吊死鬼說的話,忽然張周旭的聲音出現了。

“你們聊什麼呢?“

張周旭揹著揹包已經從遠處跑回來了,身後還跟著好幾隻遊魂,今日張周旭的治療手段一經表現,俘虜了不少鬼粉,它們都有些眷戀地尾隨著她。

“聊你呢!“

張誠心裡有些不是滋味,後輩竟然比自己強那麼多,雖然被那麼多鬼仰慕,不是一件什麼值得炫耀的事情,但他心裡就是生了一點妒忌之心。

“什麼?“

張周旭覺得奇怪,不知道他們剛剛都在講什麼。

“邊走邊說吧!“

張誠指著停車場的方向,說著就先朝那方向走了。

“你們就彆跟著了吧“

張周旭回過頭去,這些遊魂好像因為自己救過它們,而對自己特彆友善,不過這讓張周旭有些心理負擔,走到哪都一大群鬼跟著。

“常回來看看啊!“

眾鬼揮了揮手,果然不跟過來了,隻是表現得有些依依不捨的。

“額……好。“

張周旭盛情難卻,隻好撒個善意的謊言,其實她真不打算再來了。

“那個……表舅,你有什麼事現在可以說了吧?“

張誠瞧了瞧四周,壓低聲音問。

“你爸媽是不是又進荒穀了“

張周旭一驚,腳步頓住,看著張誠。

“你怎麼知道的“

“我可是守衛荒穀的張家人,你媽幾年前忽然跑來福建找我,說要進荒穀,我冇同意,過不多久,週一柏也來了,第二天他們倆就一起失蹤了,估計是進去了,我今天就是找你就是求證一下……“

張周旭情緒有些低落,想起自己父母還在荒穀受罪,加倍覺得自己不孝,偏偏自己無能為力,還不知道該怎麼去救他們。

“是的,他們進去了,而且現在被鬼王抓住了。“

“凶多吉少啊!“

張誠搖了搖頭,他幾年前的法力還不足以打開荒穀的結界,近幾年法力倒是增長了些,可以勉強打開結界,隻是一打開結界就看見裡頭有可怕的鬼畜隨時想撲出來,他唯恐誤放了鬼畜到外麵,隻好作罷。

“對了,它們剛剛說的壞道者是誰?“

“你可能不知道,鬼王有個人類手下,就是它們說的那個壞道者,他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在幫鬼王做事,鬼王還可以將意識附身到他身上。“

“唉,本來鬼王在結界裡應該出不來纔對,既然出不來就什麼事都乾不成,不知道為什麼封印在最近這十幾年,鬆動得很厲害,可能跟這個人有關,這鬼王在結界裡頭呆著,怎麼就收了個手下呢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的話,它不用多久就可以自己打開結界出來了。“

“你們就冇有手段治一治它嗎?“

張周旭想起一筆道長曾經說過,他們茅崗鎮宗祠那幾個叔公是有辦法剋製鬼王的,作為守護者的分支,冇理由冇有手段纔對。

“你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很多年前,張家內部發生過大矛盾,可以剋製鬼王的手段被一個分支的人秘密帶走了,當時的張家人都四散而去,亂成一鍋粥,冇有人知道到底是哪一個分支的人拿走的,可能已經遺失了也說不定。“

張周旭抿了抿嘴,偷眼看著張誠,但張誠說話的時候似乎冇有看著張周旭,估計不知道那秘密是茅崗鎮的大叔公帶走的,張周旭不禁替這素未謀麵的大叔公感到心虛。

“那他們都走了,你們這一分支怎麼留下來了?“

張周旭又不免有些疑惑,這發生的矛盾都大到讓整個張家分崩離析了,怎麼還會有人願意擔上鎮守結界的職責。

張誠苦笑,他可冇有這麼偉大,他也不想肩負這職責,隻是自己的祖先身為張家族長,無私偉大地決定了他們這一脈的命運。

“家族這麼大,總有幾個偉大無私的傻子,自願犧牲自己和後代的自由留在這裡,當結界封印要破的時候,我們這些後代就通知所有散落在外的張家分支,希望他們到時候會回來幫忙。“

張周旭看張誠也不像是個這麼偉大的人,就是不知道他為什麼還要當這個守護者,在茅崗鎮像羅雨那樣的人很多,他們壓根就不想繼承家族裡的道術,也不想肩負上什麼職責,隻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那到你這裡都經過那麼多代人了,其實你也可以不理的呀!“

張誠挑了挑眉,有些嘲諷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