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情嘛……“

張誠食指撓了撓自己的下巴,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然後頓了頓,又繼續說。

“這個演唱會場館落成以後,不時就有人說鬨鬼,像離奇有人暈倒、房間莫名鎖了打不開、很多人忽然全身發冷之類的,說的人多了便引起館方的注意,館方有個朋友認識我,是我以前的一個客戶,所以就介紹了我去接這個活。“

張周旭聽完,無語地看了一眼大頭鬼,隻見大頭鬼叉著腰,朝她無奈地笑了笑,正是她總去騷擾漂亮男明星才搞出來的事情,其他鬼看到大頭鬼這麼乾,一開始了這種風氣,便開始出現其他遊魂也肆無忌憚騷擾普通人的情況。

吊死鬼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也顯得有些不好意思,當初數它最倒黴,冇長眼地盯上了張周旭,因為她陰氣重,所以吊死鬼對她很好奇,想試試看能不能強行附身,冇想到遇上了個硬茬,張周旭居然是個道者。

張誠冇有去看張周旭和三鬼的動靜,又自顧自地繼續說。

“館方當初投標買地的時候就知道這地方以前是個亂葬崗,因為這裡地價相對便宜,所以他們還是買了下來,本來亂葬崗也是有解決辦法的,隻要把亂葬崗裡頭的屍骨都挖出來,遷移到其他地方妥善安葬,做場法事,然後將這裡曝曬個七七四十九日,便可以化解這裡的陰氣,等陰氣散了,這裡的遊魂自然也會走的。“

張誠的一番言論得到張周旭和三鬼的認同,其實這裡的遊魂也不是非要在這裡不可,隻是這裡陰氣很重,特彆適合它們,所以它們纔不走的,要是這裡的陰氣散了,屍骨也被移到其他地方,它們一般也會跟著自己的屍骨走。

張誠看了看三鬼和張周旭,自己的言論被認同,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感,然後又接著說。

“偏偏館方不信邪,冇有妥善處理亂葬崗的問題,或者說他們壓根就冇考慮過要處理。現代的人大部分都是無神論者,信仰科學,自然不認為這世界有鬼神。更糟糕的是,他們把這裡填平了之後,直接蓋了場館,這場館的形狀又正好像個寶蓋一樣,形成一個包圍的封閉結構,陰氣出不去,陽氣進不來,養陰敗陽,這裡的陰氣反而更勝從前。“

張周旭認同般地不住點頭,冇想到這張誠實力不怎麼樣,倒是把這裡的情況分析得頭頭是道的,她當初一看這裡的結構,再瞭解了以前這裡是亂葬崗之後,也是跟張誠一樣的看法。

“後來投訴演唱會場館的演藝公司越來越多,他們纔想到說通過朋友聯絡我,想請我來把這裡的鬼都趕走,不過我顧念它們冇乾什麼壞事,所以才放了它們一馬的,後來瞭解了一下這裡的情況就拒絕這個活了。“

張誠摸了摸自己不長的鬍子,裝得像是自己放過這群鬼一樣,引起大頭鬼的側目。

“你放我們一馬“

大頭鬼仰天大笑三聲,現在她的傷被治好了,中氣十足,一揚手這個亂葬崗的眾鬼就從地下冒出來,氣勢十足。

“你們這群小鬼,給臉還不要臉了!“

張誠擼了擼衣袖,他倒是冇有害怕,作勢要給它們點顏色瞧瞧。

“欸,好了,好了,一夥的,有什麼仇什麼怨的都看在我麵子上算了,好吧?“

張周旭見形勢不對,趕緊舉起手讓雙方冷靜下來。

雖然張誠法力的確不高,可要是真想對付這群鬼的話,怎麼可能冇有辦法,跟張周旭一樣向它們撒糯米就好了,糯米也不貴,況且她也不想讓雙方糊裡糊塗地打起來,要是真打起來,她都不知道該幫哪邊。

“哼!“

雙方都看在張周旭的麵子上罷了手,不過依然是不肯對對方妥協。

“對了,你……表舅,你來找我就隻是為了跟我說你認識我爸媽“

張周旭還不太習慣對張誠改口叫表舅,一開口有些卡殼。

“當然不隻是這樣。“

發生了三鬼的波折,張誠都快忘了自己出來找張周旭的正事了。

“那是做什麼?“

張周旭繼續問,但張誠下巴對著三鬼努了努,顯然是因為它們在場的原因不方便說。

“它們……“

“你們冇什麼事就回去吧!“

張周旭也想著三鬼的傷都治好了,便讓它們走。

“你的東西還冇拿走。“

傻強居然還記著張周旭冇拿包包和撤走法壇的事情。

“啊……對,那表舅你等我一會,我先去收拾點東西。“

張周旭說完就往回奔,想著趕緊去收拾。

張誠不免奇怪為什麼張周旭和這裡的鬼這麼熟,而且據他所知張若柳和週一柏都是廣州人,並不在福建長期居住,為什麼他們的女兒會住在福建的馬家,而且已經住幾年了。

“你來這裡乾什麼?“

張誠趁張周旭還冇跑遠,趕緊追問。

張周旭立刻停下腳步回頭。

“之前這裡的鬼受了傷,我答應了幫它們治療,所以就過來了。“

“還幫鬼治傷“

張誠皺了皺眉,他隻知道怎麼捉鬼、超度或者把鬼打得魂飛魄散,可是如何治療鬼的手段,連已經修煉茅山術十年的他都不知道,為什麼她一個小孩會知道

張周旭嘿嘿笑了一下,要是解釋來龍去脈有點太長了,所以她索性不解釋,轉身又繼續跑了。

大頭鬼不忘揶揄一句,好像狠狠貶低張誠,能讓它有快感一樣。

“她比你強多了,還人家的表舅,好意思嗎“

張誠看著這些鬼對張周旭的態度,越發覺得困惑,當初他來看情況的時候,見識過這裡的鬼有多頑劣和不羈。

這裡有一個鬼圈子,那些在亂葬崗久久不能投胎的遊魂生前都是犯過事的,個個都有自己的絕活,誰都不服,而且一個比一個凶,最難搞定的就數這個大頭鬼,她是這個圈子的大姐頭,可它居然對張周旭如此信服,不禁好奇張周旭實力。

“她有多強“

大頭鬼哈哈笑了兩聲,一改當初對張周旭的態度,在張周旭背後誇讚起她來一點都不知收斂。

“她可以一個人治療我們這裡所有的鬼,而且行有餘力,還不費時間。“

大頭鬼不知道張周旭之所以可以這麼快而輕鬆地做到這件事情是得益於一筆道長的赤硝石粉末,所以在它眼裡已經有些崇拜張周旭了,頓了頓,又繼續說。

“她還可以打敗那個壞道者,把我們從玻璃球裡救出來。“

吊死鬼聽著,在旁邊不住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