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死鬼生前名叫春花,是個貧窮的農家女,自小性格就內向,剛滿十三歲就被父母賣給一個屠戶當小老婆,那人老是打她,罵她,後來欠了賭債便把她賣到窯子,窯子都是看臉看手段的地方,她在窯子裡也過得不好,後來又被老鴇賤賣到大煙館,偷吃客人的大煙,染上煙癮,幫著煙館賣大煙所得的錢不夠供自己吸大煙,她隻好去偷,倒是練出了一手偷東西的秘技,那些抽了大煙的人又渾渾噩噩的,根本不知道自己被偷了東西,也冇有追究過她,後來大煙館被禁了,黑市的大煙實在太貴,走投無路之下,煙癮又犯了,她隻能隨便找了個地方上吊,以擺脫難熬的煙癮。

亂世時的窮人,命比蟻賤,春花死後便被隨意棄屍到亂葬崗。

在陰曹地府被閻王和十二判官審判前生的時候,春花因為販賣大菸害人、偷竊以及自殺三項,要等幾十年後才能投胎,細細數著日子,她還有冇幾年就可以投胎去了。

“我……我好像看到那個人了。“

春花終於開口說話了,可是表達得並冇有很清晰,一下子聽得張周旭愣了。

“哪個人?“

春花眼睛裡流露出恐懼的情緒。

“可能是捉我們的那個男人,他身上有股味道,我覺得很熟悉。“

“你怎麼現在才說?“

張周旭一想到奕大偉,雞皮疙瘩突然就起了,雖然以她現在的實力不一定會輸給奕大偉,但她今天不想惹事,要是她早知道奕大偉在這裡,她一定趕緊跑路。

誰知道春花似乎很糾結,又皺著眉頭。

“可是我也不敢肯定是不是他。“

張周旭皺著眉頭,這春花說話的方式莫名地讓她很急躁。

大頭鬼是個急性子,氣不過春花這樣說話了,一手扯了扯春花的大舌頭。

“你冇看見臉嗎?“

大頭鬼就覺得奇怪了,這是不是奕大偉,難道不應該是看一眼就知道的事情嗎?

“我……我不敢上地麵來呀!“

春花的回答連傻強聽了都沉默,要真是奕大偉來了,的確是不能夠上地麵來,奕大偉可以提前感應到氣息,一露出地麵一準被抓。

大頭鬼愣了一下,反應極快,指了指張周旭。

“張周旭現在就在這裡,我們還怕什麼,過去瞧瞧,要是打不過,傷了就再治唄!“

張周旭眼角抽搐了一下,自己難不成已經成為它們的強大後援兼專業鬼醫了,要隻是一兩個鬼傷了還好治,要是又是群傷,自己可不捨得再用那瓶紅色粉末了,一筆道長要是知道她偷偷帶出來用了,說不定會發飆的。

那紅色粉末是由赤硝石研磨而成的粉末,赤硝石是吸收日月精華天然而成的晶石,數量極為稀少,而且不穩定,就像剛纔那樣,發生完反應以後,大部分便直接氣化了,抓都抓不住,它對於鬼體來說是至補之物,相當於人類的鮑參翅肚、靈芝、鹿茸。

“等等,我知道那是誰了。“

張周旭發散自己的感應力感知場館附近的人氣,整個場館和場館外圍的停車場,隻有兩道人氣,其中在停車場的是張貴宗,而另一道人氣確實在場館外圍徘徊,這道氣息還是比較明顯的,應該也是一個道者,隻是先前張周旭冇在意而已,因為這個人的法力並不強,那氣息也不像是奕大偉。

事實上吊死鬼隻是覺得那人的氣息熟悉而已,僅僅代表吊死鬼見過這個人,或者交過手,並不一定就是奕大偉的,所以方纔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說。

“真的是奕大偉嗎?“

大頭鬼都懵了,腦袋裡除了張周旭和奕大偉真的冇想起來其他人類。

張周旭看向了一個方向,她感知得到那個人正往那個方向走,很快就她就笑了,他走得越近,氣息越清晰,也更明確這個人的身份,這個人對於她來說一點威脅都冇有。

“你怎麼來了“

張周旭覺得那個人似乎在找自己,等了一會,嫌那人走得慢,走走停停地耽誤時間,乾脆直接迎了上去,一轉角就能看到那個人。

那是箇中年人,瘦瘦的,個子不高,穿著寬鬆的襯衫,那襯衫不稱身,像大了幾碼的衣服似的,脖子和手臂上都帶著些辟邪的首飾,外行人看著覺得好像很專業似的,其實這正正表明這個人一點都不專業,他手裡此時正拿著一個羅盤,邊走邊琢磨,走兩步停一停,看上去這羅盤用得並不是很稱手,直到聽到張周旭的聲音才抬起頭來,看見張周旭的時候顯得有些驚訝,因為他以為張周旭不知道自己來了。

“我來是為了找你,因為我想起來了,你是週一柏和張若柳的女兒,是吧?“

這人正是張誠,他上午捅了婁子一走了之,回去之後還一直在想張周旭到底像誰,後來終於被他想出來了,立刻打電話問張貴宗,結果才聽說張貴宗已經被辭的事情,還打聽到張貴宗帶著張周旭去了演唱會場館,便立刻趕過來,一是想跟張周旭相認,二是順便也給自己的三弟賠個不是。

今天早上洗車的時候,張貴宗跟張周旭說大哥二哥要給他介紹工作其實都是騙她的,隻是不想讓她擔心而已,他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把事情都說出去,直到現在他二哥都還不知情。

“你認識我爸媽“

“何止是認識啊!我跟你媽的分支在很多年以前是同宗的,這麼說,你也算是咱們張家的子孫,你應該叫我一聲表舅纔是。“

“哦……表舅……“

張周旭偷偷翻了個白眼,暗暗嘀咕又多了個舅,忽然想起張如寶,不知道現在怎樣了。

張周旭的身後跟著三隻鬼,大頭鬼綺華、吊死鬼春花還有傻強,它們一看到張誠就回憶起來雙方的交集了。

“這不是以前想抓我們的那傻道士嗎?“

大頭鬼手指著張誠,語氣特彆不屑。

張誠連忙端起架子,側了側身,大聲咳嗽想蓋過大頭鬼的聲音,他可不想在張周旭麵前丟了臉麵,自己畢竟也算是個長輩。

張周旭一下子想起來了,之前她跟大頭鬼初遇的時候,它們就提起過一個道士,還將他稱為“傻道士“,語氣非常鄙夷,莫非這個人就是張誠

“表舅,它們也冇乾什麼壞事,為什麼你以前要對付它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