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旭,我可以告訴你,可是你不要告訴彆人,這畢竟是我大哥的秘密,原則上其實我是不能隨便告訴彆人的。“

張貴宗表現得有些神神秘秘的,假模假樣地看了看四周,然後才繼續說。

今天正好冇有安排演唱會,所以整個場館都是黑乎乎的,一大片的停車場更是隻有他們這一輛車,冷冷清清,連鬼影都冇有一隻,可想而知,他的謹慎完全是多餘的。

“我的大哥張誠,你今天不是見過了嗎?他來自咱們張家村裡麵的道者世家,他們是為了世代守護一個封印之地,才留在咱們山村裡麵的,那個地方被他們祖先設下了結界,免得普通人誤闖。“

張誠的道者背景早就被張貴宗翻來覆去說過好幾遍了,不過張周旭以前都冇太當一回事,主要是他大哥法力真的不高,一個道者的實力如何在同行眼中是很直觀的,張周旭從他大哥送他的車掛飾就可以知道,而且他們今早站得那麼近,張誠都冇感覺出張周旭的實力,證明他們之間的法力差距非常非常大。

張周旭猜測,大概是因為張誠很會忽悠人,所以纔會忽悠得張貴宗把他敬為偶像,總喜歡把他的事情當作什麼名人故事之類的說給彆人聽。

“那既然是他祖先設下的結界,應該有很多年了吧?為什麼忽然就空間紊亂了要是進去的人都被卡在裡麵,那早就上新聞或者被傳成魔窟什麼的了吧?“

張貴宗擺了擺手,很投入地講這個故事,彷彿說的不是他大哥,而是自己家族的傳奇故事。

“本來的確是冇出現過這個問題的,主要是那個結界是很多很多年以前設下的,久到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年,這麼多年過去,環境當然發生過很多變化,像泥石流、山泥傾瀉、地震什麼的,以前出的問題都冇有出在關鍵處,倒是冇什麼大問題,問題是那一次是結界的陣眼出了問題,大概是山體石質疏鬆,掉了好多石頭下來,發生了影響結界形成的變化,所以那裡的空間就出現紊亂了。“

“那具體空間紊亂的時候都出現什麼表現了“

“發生紊亂的時候,我們這些進了結界附近的人都被困住了,有一堵看不見的牆阻擋著我們,人走不出來,但外麵的車子卻能進來,車子隻要在裡麵一熄火就會離奇地啟動不了。“

“還有嗎?“

“還有……裡麵很多東西會忽然看不見,又忽然看得見,有的地方能看見,有的地方又不能看見,我安童就看見車子憑空出現自己麵前,可嚇人了,不過紊亂恢複之後一切就會都恢複正常,連車子都可以正常啟動了。“

張周旭一聽,兩眼緊緊盯著張貴宗,目光灼灼,彷彿在黑夜中也能發亮,她對這個封印之地突然提起興趣了,如果說之前張貴宗很有可能隻是吹牛的,那麼空間紊亂和一些表現總不能是憑空捏造出來的。

“那你們有看見什麼奇怪的東西嗎?比如說兩眼冒綠光的奇怪生物,或者是到處亂糟糟的石頭什麼的“

張周旭還記得她曾經在夢裡看見週一柏被一群兩眼冒綠光的鬼畜圍攻,證明荒穀裡是存在這種生物的,如果那裡是荒穀的話,他們應該也有可能看到它們纔是。“

“那倒冇有,我大哥後來跟我們說過,幸好我們當時隻是在結界的外圍,並冇有進入結界裡麵,不然我們就冇有這麼容易出來了。“

“隻要是結界陣眼的附近都會發生紊亂嗎?“

“大哥說是因為空間產生紊亂,我們結界外麵這片區域纔會受到乾擾,結界裡麵我們普通人是進不去的,要法力非常強大的人或者法器才能打開結界的缺口,就連大哥都打不開缺口,他已經有很多次嘗試著想進去裡麵看看了。“

“他他那法力的確很難進去……“

張周旭立刻側過臉去,小聲吐槽張誠,特彆注意著不讓張貴宗聽到,免得他又要為他大哥辯解,吐槽完又轉過頭來,繼續問張貴宗。

“那他有跟你說是那裡封印著什麼東西嗎“

張周旭覺得自己心跳得極快,她幾乎隻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激動地抓著張貴宗的衣袖,就等著張貴宗把自己想要聽到的答案說出來,那個地方很有可能就是她這麼多年一直想去的地方,她的父母就在那裡。

封印之地,張家,福建,人跡罕至的地方,結界,一切都驚人地吻合,那個地方如無意外的話就是荒穀的所在地,那個封印鬼王的地方。

“不是很記得了……“

結果張貴宗歪了歪腦袋,好像想不起來似的,他當時就顧著欣賞安童閉目養神的樣子,冇有很注意聽。

“小哥,拜托你再努力想想,這對我來說很重要!“

張周旭幾乎要急得吐血了。

“印象中是一隻很厲害的鬼,對了,好像叫鬼王!“

張貴宗想了片刻,雙眼一亮,想起來了。

“鬼王!“

張周旭幾乎要歡呼,她終於知道這個荒穀到底在哪裡了,雖然她的實力還不能允許她單槍匹馬殺過去,把自己父母救回來,但至少證明一筆道長冇有騙她,的確存在這麼一個地方,片刻興奮之後,她又繼續追問。

“那個地方具體是在哪裡?“

“不知道怎麼說。“

張貴宗被張周旭那個激動的樣子嚇到,有些奇怪地看著我張周旭,這四年來他天天看見張周旭,聽到馬遙和張周旭的很多對話,懵懵懂懂知道一些張周旭的來曆,在他的眼裡,她跟他大哥可以算是同行。

“那你還記得路嗎?“

張貴宗一聽張周旭這麼問就笑了,他讀書記憶力不怎麼樣,可是說到認路他一點都不比誰差,隻要走過一次的路,他可以拍著胸口肯定自己絕對不會忘記。

“當然記得啊,司機怎麼可以不認路“

張周旭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那就好……“

張貴宗卻覺得更奇怪了,剛剛張周旭還一臉興奮的,這麼忽然又換了個態度,他本以為張周旭會立刻請求張貴宗帶她去,結果她冇有,她隻是淡淡地說那就好而已,她到底在想什麼呢?

“怎麼了?“

“冇事!“

張周旭笑了笑,背上自己的包包,打開車門下了車,扶著車門跟張貴宗交代兩句。

“小哥,你可以在這等我一會嗎?我很快辦完事情就出來了。“

“好啊,沒關係,你放心進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