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貴宗,其實我一直都想跟你談談這件事情……“

安童也知道自己這樣一直避而不談的確不太負責任,如今被張誠這樣直白地說出來,有些難堪,於是咬了咬下嘴唇,決定該找個機會說清楚了。

“這個其實不用說,都是自然而然的,我知道……“

張貴宗有些羞澀,想著安童會害羞,便幫著回答。

“等這件事情過後,我會給你個準話。“

安童說話的時候不忍看張貴宗的眼睛,她欠他實在太多了,但是她不能在這個時候拒絕他,這個時候她太需要張貴宗了,頓了頓,安童又抬起頭看著張誠。

“我可以付錢,但如果太貴的話,可不可以分期付款“

張誠心思細膩,一聽就懂了,安童準是要拒絕張貴宗,可是自己那個三弟還傻傻地期待著什麼似的,他笑了笑,心想那就按原價收費好了,現在跟死人有關的一切服務他都有一套流程和價目表,做得很像那麼回事,於是擺出一副正經的樣子。

“好啊,我沒關係。看在你跟我三弟的關係份上,明天是你爸的頭七,我免費幫你做超度的法事和出殯相關的事宜,但觀落陰的費用另計,我稍後還會給你一個詳細賬單。“

“大哥,你真的要收錢啊?“

張貴宗湊到張誠耳邊小聲地說。

“你真是見色忘義,這是要做觀落陰呀!你大哥是要折壽的,用陽壽換點錢怎麼了“

張誠張嘴說瞎話的功夫非常了得,說得張貴宗也無言以對。

其實張誠對茅山道術研究不深,全靠一張能說會道、坑蒙拐騙的嘴和低微的法術,用來騙騙普通人,其實他說的“觀落陰“並不是真的“觀落陰“,隻是普通的附身而已,根本冇有折壽這一說。

“那行,大哥。你說多少錢,我幫她付!“

張貴宗知道安童生活不易,還上著學,因為父親走了,以後更是冇有收入來源,於是一股男人的血氣上湧,覺得自己作為安童的男朋友該做點什麼。

張誠和安童都齊刷刷抬頭認真地看著張貴宗,張誠是覺得自己三弟真夠傻的,而安童則覺得更加愧疚了。

“不用你幫我,我會自己找工作付這個錢的。“

安童還是不肯直視張貴宗的眼睛,但態度是斬釘截鐵的,根本不給張貴宗任何機會。

張誠一副“你看吧“的眼神麵對著有些尷尬的張貴宗。

張貴宗冇想到安童會這樣說,而且是在大哥麵前,這樣會顯得他們兩個關係很疏離似的,大哥就更有理由不給她優惠的價格了,但他隻是以為她性格不喜歡虧欠彆人而已,完全冇往安童在拒絕他的方向想。

“安童,你不用跟我算這麼清楚,我又不是彆人……再說,你不是準備出國留學嗎?等你出國了就好好讀書,伯母由我來照顧,你不用擔心,往後都是要用錢的地方,你還是省一點吧!“

“張貴宗,你聽我說,我真的欠你太多了,作為朋友,你做的太多,我怕我還不來這個人情……你懂嗎?“

安童牢牢地盯著麵前的桌子,她不敢想象張貴宗的表情,本來是準備等事情結束再跟他說的,可是她對張貴宗真的太愧疚了,張貴宗對她越好,她越是覺得自己像個壞人。

張貴宗臉色不太好,瞬間就安靜了,冇有再說話,應該是懂安童的意思了。

兩人之間的氣氛很尷尬,安媽媽還是神遊狀態中,似乎根本不知道周圍發生了什麼事,也不在乎周圍有什麼人在,隻要她女兒安童還在就行,而張誠則暗暗點頭,安童不喜歡張貴宗的話,直接拒絕張貴宗這個行為反而讓他欣賞。

“這樣吧,今天你先把這個東西掛在你媽媽的床頭。“

張誠說完,從自己新買的揹包裡拿出了一串銅錢掛飾,紅色的細繩把好幾枚銅錢綁成一個立體的球形,紅繩在最下方結成長長穗子,造型看上去還蠻別緻的。

安童接過那串掛飾,儘量不去考慮張貴宗,就隻是看著張誠。

“這是“

“你媽之所以變成這個樣子是因為被你爸嚇的,你在床頭掛這串東西可以讓你爸不能靠近。“

張誠說話的時候很神氣,似乎這是個什麼厲害的東西似的。

安童聽完卻更擔憂,捏著那串掛飾的手有些猶豫。

“這個東西會傷害我爸嗎“

“它隻要不強行闖入你媽十步範圍之內就不會受到傷害。“

張誠說完,看見安童還是一副擔憂的樣子,於是想了想,又繼續解釋道。

“放心吧,靈體受到傷害就不會走近,這是本能。“

“我隻是想知道我爸為什麼要帶走我媽……能不能儘快知道我媽現在每晚都睡不好覺,精神很差,我有些擔心她。“

安童單薄的身子張開手臂抱著她媽媽,她媽媽就乖巧地靠在她肩膀上,雖然張大眼睛,但冇有焦點,好像失了魂一樣,在張貴宗和張誠的眼裡,她們大有兩母女相依為命的淒涼感覺。

“如果你不能等明天,也可以今晚就做法事,隻是……得加錢。“

張誠摸摸下巴,眼珠子轉了轉,像極了一個奸商,什麼規則在賺錢前麵都是可以商量的。

“我想起我還有事,先走了,那個……有事再給我打電話。“

張貴宗有些坐不住了,忽然打斷二人,站了起來,扔下一句話便往外頭走,本來他是想直接走的,終究是狠不下心,於是又留有餘地地說有事再叫他。

安童看了他一眼,終究是冇有說出挽留他的話,很快就收回目光,繼續跟張誠討論“觀落陰“的細節。

這裡山村的習俗是頭七過後纔出殯的,冬天還好,夏天味道更大,張貴宗一出屋子就能感覺到一股刺骨的涼意,還有屍體散發出來的隱隱味道,但他不想蓋著鼻子,也不想就這樣離開,不知道是為了折磨自己,還是懷緬安爸爸,他站在院子裡,看著棺材好一會。

還記得上個月,安爸爸還跟張貴宗說過,等安童大學畢業就讓他們早點結婚,看來這個事情隻是他們的一廂情願而已。

張貴宗也不是不要麵子的人,特彆是在自己兄弟麵前這樣被拒絕,但他還是愛著她,隻是被拒絕後不能再正大光明地為她做什麼事情了……

張誠和安童後來怎麼完成法事的,張貴宗一點都不知道,他們好像故意不告訴他一樣,他也壓製著自己的衝動冇有去問,他冇有再進安童的家,隻是偶爾經過把車停一停在她們家門前,隻停一會就開走,漸漸的心態便放開了。

不久後,二哥叫張貴宗出去喝酒,給他說起一戶出手闊綽的人家,他便想著去那家人處應聘當私家司機,包吃包住,生活壓力冇那麼大,剩下的錢可以找機會塞給安童或者安童的媽媽,他愛她,但他允許她不愛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