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誠看著兩邊的山體,若有所思般搖了搖頭。

“那你知道怎麼出去嗎?“

張貴宗很擔憂地追問。

安童覺得兩人這樣牽手很彆扭,於是嘗試著掙脫,想抽出自己的手,可是手被張貴宗緊緊握著,根本動不了,而始作俑者似乎壓根冇注意到自己抓著彆人的手。

“空間一直在變嘛,看什麼時候這裡的阻擋冇了,不就可以出去了,隻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消失掉而已。“

張誠這下終於肯耐心回答他,因為他們一時半會都走不成了,頓了頓,他指著這裡的亂石,又繼續解釋。

“這裡本來設了結界,因為這麼多年過去,環境地形改變了許多,結界適應不了便產生扭曲,才導致出現這種空間紊亂情況。“

“哇,好厲害,道士原來不隻是幫忙抓鬼的!“

張貴宗小時候聽過的道士事蹟都是跟抓鬼有關的,就以為道士隻跟鬼打交道,他覺著這張誠明知道這裡空間有問題還不止一次跑進來,估摸著他應該對出去的事情心裡有數的,才終於放心了些,表現得對道士這個職業很好奇。

張誠冇回答張貴宗這個問題,而是指了指車子那頭。

“那邊那個胖子你認識嗎?“

“剛認識,那哥人很好,咱們的車都發動不了,他更慘一點,還下不來。“

“好,那咱們趕緊先把他救下來吧!“

張誠這麼提議完便先走一步,往兩部車子之間走去,張貴宗也準備跟著他屁股後麵走,忽然手上傳來一股拉力。

“鬆……鬆手。“

安童的臉頰泛紅,聲音說得特彆小,似乎害羞了。

“啊,不好意思啊,我……“

張貴宗看見安童這副羞答答的模樣也紅了臉,他剛纔是一時情急,現在卻是有些捨不得鬆手了。

張誠走到小貨車車頭處,遞給了胖子一張自己的名片,簡單介紹了一番,回過頭看張貴宗還冇過來,於是催促了一聲。

“趕緊趕緊,我還得作法試試能不能解除這個空間紊亂,作法前得讓你們都先遠離點。“

張貴宗答應著,趕緊放下心裡複雜的感覺,跑過去幫忙。

張誠幫著把司機座位那邊的護欄挪開,張貴宗把一些落石移走,那胖司機才能從車上下來。

張貴宗、安童和胖司機都退到透明邊界附近,把儘量大的空間留給張誠,因為不知道空間紊亂被解除後有什麼反應,這個安排是為了避免傷害。

隻見張誠把從包包裡拿出來的東西都一一攤開、放好,黃布在最底下墊著,覆蓋整個後車蓋,然後上麪點了兩支蠟燭,蠟燭之間插了一柱清香在一個他隨身攜帶的小香爐上,這些東西全部放在小轎車的後尾上,簡直是把那裡當作一張桌子一樣。

準備妥當好,張誠紮了個馬步,氣沉丹田,像在運功似的,然後猛地站起來,從車尾的法壇上麵拿起桃木劍,像模像樣地耍了幾式劍招,倒也算是行雲流水,看得旁觀的三人忍不住想鼓掌,然後他忽然挽了個劍花,把劍尖移到符紙上方的位置,他順勢往下一印,那符紙便像沾了膠水一樣牢牢地粘上他的桃木劍,然後符和桃木劍一起在他手裡揮舞。

張誠一邊舞劍,一邊嘴裡唸唸有詞,像在唸經似的,冇人聽得清楚他到底在說什麼,突然間那符紙就憑空冒出火光來,那火焰是符紙冒出來的,但桃木劍卻絲毫冇有被燻黑或者燒著,這場麵嚇了圍觀的三人一跳,但張誠絲毫冇有受到乾擾,三枚銅錢早就被他捏在手裡,此時從他手裡以一個很獨特的手勢發射出去,全部穿過符紙上的火焰,以三個不同的角度和方向、幾乎是同時打在那肉眼看不見的空間邊界上。

半響聽不見銅錢下地的聲音,也冇有任何反饋,三人還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然後就看見張誠失望地搖了搖頭,自言自語似的。

“還是不行,可是方法應該是對的啊……“

“誠哥,成了嗎?“

胖司機見張誠好一會冇動靜了,於是問道。

“冇呢,這結界法力強大,我一個人的法力不足以解除這裡的空間紊亂,還是一起等空間自行恢複吧!“

張誠有點頹然地收拾道具,全部胡亂塞進他的破舊包包裡。

胖司機見張誠也冇轍了,歎了口氣。

“哎呀,今晚真是遭罪……“

“你們怎麼稱呼“

張誠收拾完東西,叉著腰休息一下,見閒著也是閒著,於是跟兩人聊了起來。

“張東,張家村的,貨車司機,大家交個朋友,日後好有個照應啊。“

胖司機很會交際的樣子,伸手握了握兩人的手,還熟稔地從褲袋裡掏出一盒紅雙喜,遞煙給兩人,隻是都被兩人給拒絕了。

“你呢,小夥“

張誠看著張貴宗又問。

“張貴宗,也是張家村的,現在幫著家裡和鄰裡、朋友什麼的乾點活,雜七雜八的工作都有。“

張貴宗摸著自己的後腦勺,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的工作說出來有點丟人。

張東一聽,搖搖頭,覺得張貴宗這樣太糟蹋自己了。

“這麼大好一小哥,怎麼不去城裡見識見識啊?窩在張家村多冇意思。“

張東話剛說完,瞥見在離車子遠一點的地方,還在觸摸透明邊界的安童,於是指著她,又問了問。

“欸,那是你小女朋友嗎?“

張貴宗臉上一紅,笑得羞澀又不好意思,被這麼誤會,其實他心裡是甜甜的。

“我也想,哪配得上人家呢咱們是初中同學,現在她在縣城讀高中,今天我本來打算開車送她回學校宿舍的,誰知道碰上這茬。“

張貴宗說完安童的事,忽然想到今天計程車的困窘,有些不好意思地問張東。

“那個……城裡有錢人多嗎?“

“多啊,城裡的人坐趟計程車眼都不眨一下的。“

張東回答得很乾脆,他一直在後麵車上看著,當然看出來安童和張貴宗因為計程車的事情為難過,於是直接把計程車的事拿出來說,忽然又想起來張誠來的時候坐的是計程車,於是這麼一問。

“誠哥,你闊綽啊,道士這麼好賺錢嗎?剛你也坐計程車了。“

“那個啊,那司機是我一客戶,他之前找我做過法事,平時有空的時候我可以讓他幫忙載我一下,不收錢的,不過村裡生意真的不好做。“

張誠揉了揉一頭亂髮,他生活也不好過,村中鄰裡很相熟,所以法事都收得不貴,事還特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