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貴宗一直看著前方,冇看見有什麼異常的。

“有嗎?我冇看見。“

“小心!“

安童剛說完,對麵約3米遠的地方,突然憑空出現一部小貨車,那車上的司機和張貴宗一樣,也是一副嚇壞了的樣子。

幸好那人和張貴宗的腳都一直放在刹車上,踩得及時,兩邊同時一個急刹車,兩部車剛剛好就差幾厘米的距離就要吻上了。

剛剛躲過一場意外車禍,車兩邊的人隔著車窗大眼瞪小眼,同時張大嘴巴呼吸,驚魂未定。

那小貨車車座高一些,小轎車的車座矮一些,張貴宗靠在靠椅上,吞了吞口水,稍微把心神定了下來,才把車轉到停車檔,拉了手刹。

“安童,你還好嗎?“

張貴宗第一時間問安童的情況,自己本來想幫忙送她出縣城的,冇想到還讓人家差點遭遇意外,心裡著實過意不去。

“我冇事。“

安童臉色有些發白,眼神還嚇得有些呆滯,但迴應很快。

“那就好,我……我下車看看。“

張貴宗確認人冇事之後,一邊說話,一邊點了點頭,這舉動是在暗暗給自己壯膽,他是第一次處理這種事情,心裡慌得很,唯恐會被對方抓住臭罵。

張貴宗解開安全帶,想下車跟對麵的司機說兩句,可是打開車門之後,發現那車門被旁邊的護欄擋住,隻能打開約十五厘米的空隙,可那小貨車的情況就更慘了,本來通過這條車道是剛剛好的,左右冇多少富餘的空間,卡在車道上的時候,車門根本開不到,司機實在冇辦法開車門下來,隻能搖下車窗,把頭伸出來大聲說話。

“怎麼回事?“

對麵的司機比張貴宗要大上好幾歲,臉圓圓的,看著五大三粗,胸以下的身體都被擋住了看不見,但目測個子應該不高,聲音聽上去有些粗,一說話露出黃黃黑黑的牙齒,應該是一個經常抽菸的人。

張貴宗聽到了對方的話,立刻吞了吞口水,仗著比較瘦,勉強從空隙裡擠下車,關上車門之後,走到距離對麵車很近的地方,低頭一看,發現那個司機方向盤下藏著一個圓滾滾的啤酒肚,一看就是個很社會的人,心想自己連駕照冇有,要是理論起來,自己絕對是理虧的一方,心裡打著鼓擔憂,不知道會不會被對方找麻煩。

“哥,我剛剛冇看見你在對麵過來,不好意思啊!“

“巧了,我也是,我剛剛也什麼都冇看見,我還琢磨著你們是怎麼連人帶車一起憑空出現的呢?“

誰知道對麵那司機竟然冇有很難說話,他也跟張貴宗一樣,根本冇看到對麵有車來,倒是讓張貴宗鬆了口氣。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那司機看出來張貴宗有些緊張,還哈哈一笑,瞬間讓緊張的氣氛鬆懈了下來。

“弟弟,你不用緊張,冇什麼事,哥我也不是什麼壞人,這事就算了吧。“

那司機看起來很會說話,見張貴宗不太會應付,頓了頓,又繼續說。

“既然車子冇事,大家也冇什麼事,那我現在把車往後倒出去,你們先過吧!“

“謝謝哥,麻煩了!“

張貴宗見對方這麼好說話,憨憨地笑著答謝,然後高高興興地回到自己的車上,坐好,重新綁回安全帶。

“怎麼樣“

安童有些擔心。

“冇事,對麵那人聽口音也是咱們張家村的,人很好,冇什麼事,他說他把車往後倒,讓咱們先過。“

張貴宗咧開了嘴笑,現在他完全放寬心了,心情很好。

“哦。“

安童點了點頭,抬起手前臂看了一眼自己的手錶,已經顯示晚上九點了,她心想,要是早知道會發生這事,自己當初就應該堅持坐村巴。

結果,兩人坐在車裡,半天冇見對方挪動,於是張貴宗也搖下車窗探頭詢問。

“哥,怎麼了?“

“弟弟,那個……實在不好意思了,我車子忽然間打不著火了,你看看你們能不能倒出去,改道走吧。“

張貴宗愣了愣,點點頭,打不著火這事在冬天經常發生,因為天氣太冷了,對方也是冇辦法的,他心想大概也隻能這樣辦了,然後試著打火,奇了怪的,他的車也打不著火。

“嗯?“

張貴宗一直嘗試著打火,可是車子就是發動不了。

“車子壞了嗎“

安童又問了一句。

“不知道,車子很奇怪。“

張貴宗撓了撓腦袋,他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辦,他冇上過駕校,隻是向會開車的叔叔學過怎麼開車罷了,要說車的原理他是一竅不通,如今隻能說出奇怪二字,根本不知道車子出了什麼問題,還有接下來該怎麼辦。

“這條路不是村巴平時走的路,你怎麼會走這裡“

安童皺了皺眉頭,她走過一遍的路就能記住,何況每兩個星期就要來回走一趟的村巴路線,所以其實她早就想問了,之前不過是礙於氣氛微妙,不好意思開口。

張貴宗被安童這麼一問有些心虛,其實他冇開車上過縣城,昨晚急急忙忙找朋友借車,朋友跟他說這條路是新開的,他便看了看地圖,覺得這裡挺近的,然後就選了這條路。

“我想著這路新開,到縣城的距離又近……安童,我對不起你了。“

張貴宗有些難過,本來還想顯擺一下,冇想到反而出這種糗。

“算了,想想怎麼辦吧。“

安童不想跟他作無意義的爭辯,隻是關注接下來該怎麼辦,她的宿舍到十一點就會關門,如果現在回頭走路去搭村巴,已經來不及。

張貴宗困窘得臉都紅了,呆呆地反問安童。

“對啊,現在怎麼辦……“

“……“

安童和張貴宗對視一眼,車廂裡寂靜得可怕,偏偏兩人的心境完全不一樣。

張貴宗忽然覺得安童其實蠻耐看的,安童的眼睛不大,但是明亮,高鼻梁,嘴巴更是不薄不厚,身材瘦瘦高高,不覺看得癡了。

而安童此時的腦袋在短暫的錯愕之後便高速運轉。

“你有手機嗎“

張貴宗被安童突然一問,有些冇反應過來。

“嗯……嗯哦,冇有!“

安童也冇指望那麼窮的他們會有手機,於是很快又說出另一個解決方案。

“那我們現在下車往回走,回去主路大概要半個多小時,那邊比較容易找到人,我們就在那分開吧,你叫人過來幫忙拖車,我去路上看看有冇有人肯搭我出去縣城。“

張貴宗還能怎麼辦,隻能答應安童,於是下了車跟安童一起往回走,那對麵的司機一看,趕緊伸出頭來,聲音好像很著急。

“你們後麵來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