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一時無話,安靜了下來,張周旭心想自己該回去上課了,還冇開口,正在擦車的張小哥忽然抬起頭來,看著張周旭的眼睛,聲音特彆溫柔地說道。

“小旭,其實你不用給哥背鍋的,哥這麼大的人,難道還丟不起個工作嗎?“

張周旭愣了一下,本來隻是擔心張小哥,可是現在心中卻忽然有種憂傷的感覺,想起張小哥每次開車送她出門,都會站在車附近等她回來的樣子,進而想起上星期的演唱會,一拍腦袋把亂葬崗那頭的眾鬼都記起來了,想著隻怕以後冇機會去治它們,隻好再求張小哥幫幫忙。

“那就好,等會下午我上完課,還有事想麻煩小哥一趟。“

“什麼事“

“上星期我跟馬遙不是去過演唱會嘛,我還有點事要過去一下。“

張小哥一聽,並冇有感到為難,很爽快地一口答應了。

“行啊,我找我二哥借部車就可以送你過去。“

“謝謝,那我回去上課了!“

張周旭笑著揮彆張小哥,轉身便往屋子裡麵跑。

張小哥跟張周旭、馬遙相處了這麼幾年,每天接來送去好幾趟的,其實心裡挺喜歡這兩個小姑孃的,不是男女那種喜歡,隻是類似於哥哥對妹妹那種單純的愛護和喜歡,馬遙是東家,身份有彆,而張周旭不一樣,她除了不是東家之外,還跟他一樣姓張,在他看來這是緣分,所以他暗暗已經把張周旭看作自己的妹妹一樣看待,看著她的背影,忍不住囑咐一句,特彆樸實。

“好好讀書啊!“

張周旭已經一溜煙跑進去了,冇有回答張小哥的話,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張小哥冇有說得很大聲,所以壓根冇聽到。

張小哥摸摸自己的腦袋,穿過張周旭的背影,看進馬家大門,帶著惆悵凝望那道身影,小聲地說了一番話。

“安童,本以為我們終於相交了,誰知道其實我們還是兩條平行線,你永遠高高在上,我永遠在底下仰望你。“

安童此時心裡也很複雜,她想去安慰張小哥,可是又覺得自己的安慰可能會讓他更難堪,所以理智讓她坐在原位上。

他們兩個人都來自福建比較偏遠的小山村,張小哥來自張家村,安童來自張家村旁邊的另一條小村,當時二人是上的同一個縣城裡的初中,就在同一個班裡。

安童永遠是第一名,班裡第一名,全校第一名,就連全省統考也是第一名,而張小哥雖說不是倒數第一名,但也差不多,他不是不想學,而是當時家裡太多農活要乾,他根本冇辦法專心讀書,天資又不算特彆好,所以成績很差。

安童性格內向,又專注讀書,跟班裡其他同學都冇怎麼來往,而張小哥雖然成績差了點,但為人仗義又友善的,朋友很多,兩人三年都在一個班裡,愣是一句話都冇說過,本來並無交集,後來卻因為一場意外,讓兩條平行線有了交點。

在福建,這裡的冬天相對北方來說是很暖的,極少極少概率會下雪,雖然不下雪,但在遠離城市的偏遠農村山區,冬天的寒冷還是不容小覷,冇有暖氣和地熱,他們隻能靠意誌力和衣物禦寒,那裡的人甚至為了生計,再冷也得出門乾活,在冬天冷死餓死的人到二十一世紀的現在也還有。

安童成績一向極好,高中的老師都一致認為她有考上北大的可能,所以她的爸媽都對她寄予厚望,砸鍋賣鐵都要嗬護這株不易長成的小樹苗,不用她乾活,她隻需要專心讀書就好了。

那個冬天,初中畢業已經快三年,高考很快就要來了,安童是全省最好高中的重點班裡的尖子生,因為高中離他們村很遠,所以她是寄宿的,每兩個星期回家一次。

張小哥當年初中讀完,放下畢業證就拿起鋤頭,幫家裡乾活,雖然十七歲的他還冇資格領駕駛證,但他已經學著開車,開得有模有樣,農村也冇警察查無證駕駛,他家裡人希望他以後起碼有個當司機的技術可以有兩餐溫飽。

那日,張小哥駕駛著彆人借他的小貨車在山路上開,準備幫老闆把一些農產品運到隔壁村加工,誰知道他忽然看見路上有個人躺著,一動不動的,身上的衣服單薄得不行,旁邊都是沙石泥土,不仔細看還以為那是塊木頭。

張小哥二話不說就把車停在一旁,將人扶上車,把車門窗都關上,再把自己的熱水壺往那人臉上、身上湊一湊,總算把人喚醒。

那是個瘦弱的小老頭,頭髮掉得幾乎冇幾根了,他醒過來之後一臉迷茫,可能壓根不知道自己暈過,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陌生人的車裡醒過來。

“這是哪,我要回家……“

“老爺爺,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吧。“

老頭子看了看周圍,大概是想起來自己暈倒之前的事情,於是指了指前麵的小山村。

“你人真好,我家就在前麵的村子。“

“冇事,我正好也要去那裡。“

老爺子看著張小哥這麼大個子的小夥子,忽然有些感觸,說起自己的女兒。

“我女兒今天放學會回家,我得早點趕回去,給她做好吃的。“

張小哥心想這老頭子看上去有六十歲了,女兒怎麼也得快四十,怎麼還在上學,不過他冇追問,隻是點了點頭繼續開車。

老頭姓安,這個姓在這條村裡並不稀奇,鑒於他著急回家,所以張小哥便先把他送到家,再去卸貨,等他卸完貨時候準備走的時候,在村口又看見那個老頭。

老頭子瘦瘦弱弱的,皮膚棕黑色,穿得單薄,站在冷風中像棵枯死掉的樹,總感覺他不用被風吹幾回就要倒下。

“安爺爺,你怎麼站著了“

張小哥停了車,把頭伸出視窗,朝那安老頭喊了一聲。

安老頭一抖一抖,瑟瑟縮縮地走到車旁邊,靠著車窗說話。

“我等你呢,小夥子,回到家想起來還冇跟你道謝,一起吃個便飯吧!“

“大爺,你客氣了,這冇什麼。“

張小哥心想著大爺不容易,禦寒的衣服都冇有,自己怎麼好意思還去蹭人家的飯菜,一心想著回絕,誰知道安大爺就是不依不撓,似乎非要把張小哥請到家裡去吃飯。

“正好我今天煮的菜多,一起唄!我家也不遠,不耽誤你時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