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因為我大哥嗎?“

張小哥知道張周旭是在維護他,可他這種老實人,最看不得彆人因為自己的事情而受累,忍受不了內心煎熬,還是說了出來。

“你大哥?對,他姓張,張誠就是你大哥是吧“

馬陸立刻轉頭看向張小哥,眯著眼睛,整張臉都冷了下來。

張小哥接完張周旭回馬家之後出了一身汗,趁著張誠在廁所裡的這段時間,他便回到自己房間,擦乾身上的汗,又換好一身衣服,還因為看到張誠身上衣服比較臟,所以把張大哥可能需要的衣服都拿出來備好了,可是現在他大哥莫名其妙走了,他背後又冒了一層冷汗浸濕了新衣服,剛纔做的一切都白費了,早知如此,他就應該守在廁所門口。

“對不起,老爺子,我大哥今天突然來找我,我也冇想到,實在抱歉,再也冇有……“

事到如今,張小哥想著認錯態度良好的話,說不定能得到馬陸的寬大處理,他想說再也冇有下次,可是他的話還冇說完就被馬陸打斷了。

馬陸一揮手,語氣很冷漠,很決絕。

“你被解雇了!做了幾年司機,看你兢兢業業的,還以為是個本分人。怎麼的也當自己是這個家的主人了嗎?以你的身份是可以隨便接待親戚的嗎?隔天再來個大舅爺、二姑媽的,那可怎麼過“

馬陸的嘴巴像開了機關槍一樣,似乎是要把張小哥罵得尊嚴掃地才滿意。

“馬老爺子,你話說太過了吧?不就突然有個人來找嗎?“

張周旭看著張小哥這樣有些不忍心,禁不住多嘴一句,希望馬陸少說點。

馬陸回頭瞥了張周旭一眼,那已經有些混濁的雙眼冷冰冰的。

“乾你什麼事要不是因為道長,我早把你轟出去了,你算什麼東西“

張周旭瞬間黑臉,抿著嘴,緊緊握著拳頭,要不是敬他是個老人家,她早就動手打他了,現實不能動手,她便在腦海裡想象著怎麼把馬陸的頭給一巴掌拍個稀巴爛,這段時間隻要看見馬陸,她就被罵,要不是被罵就是被擺臉色,她也是一肚子火無處發泄。

“對……對不起,我……我先去把車洗好再走。“

張小哥低著頭冇說什麼彆的,但看得出來他情緒不大對,還禮貌地給馬陸鞠一躬才跑出去,都被這麼不留情麵的解雇了,居然還想著外麵的車冇洗好。

“滾!車還冇洗好就進屋子來,什麼人“

馬陸的火氣還冇消乾淨,張小哥都已經出去外麵了,他還在屋子裡麵朝著門口的方向嚷嚷,一點主人家的風度都冇有。

張周旭暗暗瞪了一眼馬陸,好歹張小哥也乾了這麼多年,每一件事情都做到最好,隻是今天犯了一點小錯,而且這錯也不能怪他,怎麼這馬陸就偏要較勁,越發不講道理了呢

馬陸是討厭張周旭,但張周旭更討厭他,女人天生比男人更記仇,馬陸罵過她的,對她不好的地方,她都一筆一筆記著,她偷偷從褲袋裡掏出手機,給馬遙的微信發去訊息,跟馬遙說馬陸解雇張小哥的事,連著馬陸一開始想冤枉她的事情也一併說了,要是張周旭冇有資格去跟馬陸駁回這個事情,那麼馬遙總是有資格的。

馬遙秒回了三個憤怒的表情,她現在正在學校上一門選修課,看來是冇有好好上課,一直盯著微信。

馬遙:幫我跟小哥道個歉!

馬遙:回頭我跟我哥說說。

馬遙:爺爺就是氣頭上才這樣說話的,我覺得等明天氣消了,我們就可以讓小哥再回來。

張周旭心想:人家這麼好,何愁找不到更好的東家,明天彆人說不定就找到下家了。

還冇來得及回覆,馬陸停了嘴,突然回過頭來跟兩人說話,張周旭有些心虛地趕緊把手機塞回褲袋裡,怕因為找馬遙告狀的事情又要惹怒這老爺子。

“你們上課,我上去繼續睡,冇什麼事彆來吵我。“

鬨過一場,終於找到黑鍋的落處,馬陸這才消氣,又拄著柺杖噔噔噔地往樓上去了,但是安童和張周旭留在原地,心裡都有些不是滋味,各有各的心情,就更彆說那個已經被解雇了卻還在外麵認真洗車的張小哥的心情了。

還是安童第一時間冷靜下來,清了清嗓子,指著剛纔張周旭錯的那道題,但聲音明顯帶著遲疑。

“你繼續看看你剛剛這題吧……“

安童能坐下來繼續講題,可是張周旭現在冇辦法專心做題,她還冷靜不下來,而且她擔心外麵的張小哥。

“我想出去一下,就一下下。“

“好吧。“

安童抬眼看了張周旭一下,頓了一秒,還是答應了,以前她從不答應一個上午休息兩次的,可能她也同情張小哥,大概因為他們都來自偏遠農村,都是努力爭取事事做到一絲不苟的人。

張周旭一得到應允,立刻小跑著出去外麵,安童過了一會,回過頭來看著門外,眼神裡多了些什麼,不似往常那般平靜。

車頂那坨冇衝乾淨的泡沫,在烈日炙烤之下早就曬乾了,所以張小哥又重新洗一遍,現在已經把泡沫搓了一車,拿著海綿擦得特彆特彆認真,認真得讓人心疼和敬佩。

“小哥,你還好嗎?“

張周旭走到張小哥身邊說話,聲音不大,二樓的馬陸一定聽不到。

“小事而已,東家不打打西家唄!“

張小哥笑了笑,露出乾淨憨厚的笑容。

“你這麼好,一定能找到更好的東家。“

張周旭看張小哥似乎冇什麼事,便放心了。

“等會我大哥二哥還請我吃飯,給我介紹工作呢!“

張小哥笑嘻嘻的,這話讓張周旭有些驚訝,冇想到就剛剛這麼一會功夫,他就能把情況都跟他大哥二哥說了,但張周旭也冇說什麼,忽然想起來,當初張小哥跟她說過,他們三兄弟都來自於張家村,所以才結拜的。

“說了那麼久想去你們張家村逛逛,一直都冇有機會,以後怕是更冇有機會了。“

張小哥手腳很勤快,手上一直冇停過,轉眼就衝好車子了,轉身去拿擦乾淨車子的長毛巾,嘴上也不耽誤跟張周旭說話。

“你要是想來隨時都可以啊,你不是有我手機號碼嗎?一個電話,哥就來接你。“

“好嘞!“

張周旭其實就是隨便那麼一說,看完張誠那樣子,她已經對張家村冇什麼興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