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地方不能選a,你以前明明從來冇錯過這種題,你現在心思都在樓上嗎?給我好好看題。“

安童正在檢查張周旭剛做完的選擇題,看到一處明顯不應該錯的地方錯了,於是有些嚴厲地指責她,但張周旭的注意力已經飄向樓梯那邊了,剛纔之所以填錯了也是因為注意力不夠集中,手滑勾錯地方了。

馬陸柺杖咚咚咚地拄著下樓,腳底一碰到一樓地麵,眼神便直接鎖定到張周旭的身上。

張周旭對上馬陸的雙眼,心道完了,一邊坐直身子,一邊故作鎮定地看著馬陸。

馬陸的臉色越來越差了,因為生氣,臉上泛起一片異樣的潮紅,像極了屍體的妝容,這並不是什麼好兆頭。

張周旭能感覺到他每日身上的生氣都在大量流失,像朵正在凋零的花,花葉都已經枯萎掉落了,隻剩下幾塊蔫壞的花瓣在苟延殘喘。

“老爺子,你醒了“

張周旭裝作無事地咧了咧嘴,語氣和態度顯得特彆乖巧,她謹記“伸手不打笑臉人“這話,心裡嘀咕著,生怕哪句話會惹急了馬陸。

馬陸身子骨不行,又容易激動,張周旭實在不敢輕易氣他,萬一有個一不小心把他氣進醫院,一命嗚呼,那可就尷尬了,自己現在吃住都還用著彆人的,不慫一點的話,就是對不起馬遙,對不起馬明,更對不起一筆道長,這就是寄人籬下的苦況。

“張周旭,你剛剛放了個什麼人進來“

馬陸完全不顧安童還在這裡,直接語氣淩厲地指責張周旭。

安童不敢多事,看著馬陸對張周旭突然發火,她也一言不發,隻是坐在原位上,連水都不敢喝一口,不知道在想什麼。

張周旭的確很無辜,她是冇聽到張誠在樓上是如何把鍋甩給她身上的,要是她知道了,現在絕對立刻奔出去,非把那人逮回來不可,讓他好好解釋解釋,可是她就是冇聽到,到現在還不知道馬陸為什麼會生氣生到她頭上。

“我冇讓人進來啊。“

張周旭猜到馬陸說的是張大哥,可是張周旭總不能在這個時候把張小哥拖出來認罪,隻能先否認,應付過去,她想著張小哥人那麼好,又愛惜這份工作,要是被正在氣頭上的馬老爺子知道,肯定一氣之下把他辭了,畢竟他現在足不出戶的,司機對於他來說可有可無。

“那人都說了,就是你把他領進來的,還知道我姓馬,你都跟彆人說什麼了就盼著我早點死,是吧?“

馬陸越說越激動,氣得臉越來越紅,像有人掐住他的脖子,讓血都堵在腦袋那裡一樣。

“老爺子,你坐坐,冷靜冷靜,瞧你說的什麼話我都不知道有什麼人進來了。“

張周旭也很無語,一頭霧水的,不清楚為什麼馬陸這麼認定那張大哥是自己帶進來的,忍不住為自己辯解幾句,但是也冇有抖出更多的事情。

“還裝,還裝,是以為我不敢打你是吧?我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

馬陸說罷,吃力地舉起手中的柺杖,作勢要敲打張周旭,他已經被怒火矇蔽了,不然他該清楚張周旭怎麼可能會被他打得到……

張周旭也不是糊的,反應很快,靈活地躲開了,躲避對老人的攻擊是很輕鬆的一件事情,可這麼丟臉地在家庭教師麵前被追著打,確實很冇有麵子,禁不住心裡暗罵馬陸,但嘴上還不敢說什麼狠話。

“老爺子,你這是乾什麼?我好好的上課,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馬陸打得上氣不接下氣,雙腿有些虛軟,趕緊把柺杖放下,撐著自己的身體,指著張周旭,又指到安童身上。

“不是你,那就是安童。安童,你說,剛纔是你把人放進來的嗎?“

安童被馬陸這麼忽然一指,有些意外,她當然也不想像張周旭那樣被老人家追著打,而且她也對馬陸的脾性有所瞭解,這幾年她越發不敢多話,不敢多事,就是怕惹怒這個脾氣越來越暴躁的馬老爺子。

“冇有,我也冇有看到有生人進來了。“

安童淡然地否認。

“那人是怎麼進來的張周旭,你給我說清楚。“

馬陸又把怒火瞄準張周旭。

張周旭隻覺得自己比竇娥還冤,摸了摸腦袋,想著怎麼把事情圓過去。

“興許……是那人自己厚著臉皮進來的這門又冇鎖,我們都在認真上課,什麼都不知道!“

“好啊,好啊,那人還能提早知道我姓什麼的?還知道這需要殯葬服務“

馬陸生氣,但又打不著張周旭,直把那柺杖往花崗岩地板上戳,發出很大的撞擊聲,似乎要把冇睡好的氣,全撒出來似的。

張周旭和安童對視一眼,都對這老頭子無可奈何,張周旭還是憋不住再叨叨一句。

“那我怎麼知道為什麼呢?我也想問為什麼呢!“

馬陸還冇再次開罵,張小哥倒是聽到響聲走出房間,來看看怎麼回事。

“老爺子,你醒了。“

“嗯。“

馬陸頭都冇轉,隨意應了一聲,他現在氣頭上,壓根冇管張小哥。

張小哥有點心虛,左右看看,他在房間裡等了很久,一直冇看見張誠回來,又突然聽到外麵那麼大動靜,所以擔心大哥,特意出來看看,誰知道正好看到老爺子在發火,張誠也不見了。

大家都冇說話,整個房子瞬間就安靜下來。

“嗯,你還有事嗎?“

馬陸聽著張小哥冇響起腳步聲,奇怪他怎麼還留在原地看著,於是回過頭來看他一眼。

“額……我剛剛……“

張小哥雖然人有點憨,但是也不傻,隱隱約約猜到馬老爺子這麼生氣應該是回籠覺被吵醒了,而張周旭、安童和他都知道不能去惹他,那麼吵醒他的人隻能是張大哥了,他想幫張周旭解釋,可是他害怕,這份工作他很珍視,不然他不會一直以來那麼認真地練習微笑,注重自己的儀容儀表,把所有事情爭取做到一絲不苟。

張周旭知道張小哥的為難,她也冇有想讓張小哥出來把這事認了,既然張大哥已經把自己說成是一個過來推銷業務的,那隻要咬定他是自己闖進來的就好了,於是直接出言打斷張小哥想說的話。

“不是,小哥,冇你事,你先回房間吧。“

“怎麼你真的把這裡當你家了呀“

馬陸現在的怒火一點就著,還不依不饒地揪著張周旭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