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你這人還挺八卦呀!“

張周旭諷刺地輕哼了一聲,瞄了一眼牆上掛著的古式大掛鐘,離和家教約定的上課時間還剩下半個小時左右,本來這是她吃早餐和溫習功課的時間,現在都被這張大哥攪和了。

“小姐,不好意思,我這是渴瘋了,才說的胡話,我休息一下就走了,彆怪阿三啊。“

張大哥變臉極快,他臉皮厚慣了,並不覺得這有什麼難為情的,大概是以為張周旭有什麼特殊的身份,心想既然搞不清楚,搞不好張周旭是馬家的私生孫女什麼的就麻煩了,總歸態度好點是冇錯的,免得影響張小哥的工作。

張周旭挑了挑眉,對張大哥的反應有些意外,想不到這大哥還知道為弟弟著想,大概還冇有壞透。

“隨便你們,彆嘈醒樓上那老爺子就好,他纔是這裡的東家。“

張周旭懶得理他,走到茶座旁邊的櫃子去,熟悉地拉開屬於她的那一格櫃子,她的練習冊、課本以及文具就放在那裡,那是馬遙專門給她騰出來的一格,她拿完東西就放到空著的飯桌上,開始翻開課本看。

看完張周旭這像在自己家裡一樣的從容態度,張大哥越發肯定她就是張小哥東家的私生孫女,暗暗為自己的機智點頭,轉頭看向張小哥,他正一臉傻憨地對著自己笑,他更加肯定是自己那個三弟思想太單純,想不出來這其中錯綜複雜的倫理關係。

“你東家在樓上睡覺“

張大哥小聲問道。

“嗯,所以大哥你說話彆太大聲了。“

張小哥說完,又想繼續解釋一下,希望大哥更能體諒東家。

“老爺子平時脾氣很好,很少發脾氣或者怪責彆人的,就是特彆不能容忍彆人妨礙他睡覺,特彆是這兩年,老人家睡眠越來越不好,所以格外珍惜睡著的機會,咱們就多體諒體諒他。“

張大哥偷偷透過樓梯的欄杆看了看張周旭在乾什麼,然後又回過頭問張小哥。

“那你們東家還有些什麼親人“

張小哥不知道張大哥為什麼要問這些,但他對大哥是一點戒心都冇有,自然什麼都說。

“東家有一個孫子和一個孫女,孫子上班,孫女上大學了,她週一到週五一般都在學校宿舍住,週末纔回來。“

“就是說他兒子不在了……“

張大哥眼珠子轉了轉,好像找到了張周旭私生女的證據似的,故意拖長聲音,顯得好像彆人不在了就是有一段什麼故事似的。

“是啊,冇見過,應該是不在了。“

張小哥還冇有反應過來,他大哥已經在腦袋裡麵胡亂編造裡一個龐大而關係混亂的家族故事。

“我明白了,我動作輕點,輕點。“

張大哥覺得自己憑藉機智破解了彆人家的八卦,興奮得不得了,衝動之下摸了摸自己三弟的頭,誰知道撈了一手的汗,瞬間就嫌棄地皺了眉頭。

“你們這的廁所在哪“

張小哥見大哥沾了一手的汗,哈哈一笑,他一點也不介意張大哥嫌棄他的汗,向他指了指一樓廁所的方向。

“哦,大哥,在那裡!“

張大哥知道方向以後,急匆匆地跑廁所去洗手,一關上門,忽然便意也上來了,纔想起來他昨天忙得連大號都冇上過。

過了一會,張小哥來到廁所門前敲門。

“大哥,你好了冇有啊?“

張大哥昨天到今天喝水不多,便便很乾,所以需要特彆用力和專注,正是緊要關頭,回答得有些不耐煩。

“怎麼了?用個廁所都不可以嗎?“

“不是,我想跟你說,那個家教上課的時間到了,我先回房間去,你等會出來往右直走,儘頭靠右邊的就是我房間,記得不要上樓,樓上是東家的房間。“

張小哥說完之後本來準備走了,走了兩步還覺得不太放心,又回頭敲了敲廁所的門,再多囑咐一句。

“記得安靜些!“

“知道了,知道了!“

張大哥很不耐煩,心裡暗罵這三弟,人乖巧懂事,又老實本分,可惜就是婆婆媽媽的。

提上褲子,照照鏡子,洗洗手,洗洗臉,再打開門時,容關煥發的張大哥,看了看四周,卻傻眼了。

“三弟說他房間在哪裡來著,好像還囑咐過什麼來著……“

張大哥想不明白,隻好先沿路返回,回到了馬家屋子的門口,瞄一瞄張周旭在乾什麼。

張周旭的家教已經來了,是個女的,隻露了個背影,看上去身材還不錯,但她們正在上課,張大哥尋思著這樣過去問似乎會打擾彆人,於是轉過頭又看著樓梯,心想好像剛剛三弟說樓梯什麼來著。

張大哥特意脫了鞋,躡手躡腳地走上二樓,他還記得張小哥的東家在睡覺,所以動作儘量輕。

一上二樓,眼前有三間房,張大哥更加確定張小哥就在這三間房的其中一間,可是他想不起來張小哥說那間房是他的了。

張周旭抬起頭看了一眼天花板,她法力一恢複,就能感應到自己身周的氣息,她對張小哥和張大哥的位置可以說是瞭如指掌,心想這貨真是不讓人省心。

“老師,可以休息五分鐘嗎“

“好的,可以。“

這位女老師說話言簡意賅,從不囉嗦,應允休息的要求之後便立刻起身去給自己的水杯裝水,每一分每一秒在她這裡都是不可浪費的,她是馬遙以前的家教老師,名字叫安童,幾年前是本地非常有名的全科滿分高考狀元,以高考滿分進了北大,後來一畢業便被馬明請來當馬遙得家庭教師,一個人就可以教所有的科目,無論初中或者高中的學科,聽說她放棄了全額獎學金出國深造的機會,回來本地是因為家庭原因,當時非常需要錢,正巧馬明給的價錢很誘人,所以她就來了。

馬遙上了大學之後,安童就開始教張周旭,學費依然由馬家出,因為這價錢張周旭根本負擔不起,馬家也是看在一筆道長的麵子上才願意付的。

張周旭自此不用再去學校,自然也不需要掩飾自己的鋒芒,有狀元一對一輔導,每一科成績都直逼滿分,讓安童很有成就感,相比起那個不愛學習的馬遙來說,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張周旭並冇有去休息,而是走到樓梯那裡,輕手輕腳地往二樓去,剛好看見張大哥的手已經摸到門把上,那房間正是馬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