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茅山:六陰女道 >   第十六章

週一柏收了劍,退後幾步,放鬆了對焦黑女人的警戒。

那焦黑女人雞賊得很,哭得淒厲,像是已經忘乎所有,但其實一直觀察著形勢,看週一柏一撤劍,立刻化成一坨黑氣往外奔去。

週一柏不緊不慢,也冇有要追的意思,擺了擺手讓張周旭不用追。

張周旭疑惑著放下桃木劍,隨著週一柏的腳步走向廚房。

廚房傳來砰砰砰的聲音,像是撞擊櫃子的聲音。

“死心吧,你進不去了。“週一柏似乎早就知道它會跑來這裡。

廚房裡麵傳來焦黑女人憤怒的咆哮聲,那聲音逐漸變低沉,像是從喉頭髮出的聲音,又像一種獸類,粗啞難聽。

週一柏迅疾拿出黃符,一咬食指指頭,在符上快速畫下一個複雜的圖案,這個圖案張周旭還冇從宗祠講堂學過。

那黃符出手,向著廚房門前飛去,眼看就要落空,正好那黑霧化成的一隻人麵巨獸,像被預先設計好的一樣,正好從裡麵衝出來,那符像長了眼睛一樣貼在它的那張人臉上。

誰知人麵巨獸勃然大怒,直接把額前的黃符扯下來,張牙舞爪撕個粉碎,一雙黃亮的眼睛直視著週一柏。

“什麼東西!“

楚家三口一直注意著廚房的動靜,見那巨獸憑空出現,嚇得臉青,幸得今早被四叔公在講堂上嚇過,雖然遭受驚嚇也不至於驚撥出聲來。

可那巨獸明顯不是什麼善茬,又能迅速撕掉週一柏的黃符,讓人覺得週一柏也不敵那怪物。

張周旭見週一柏的符拿怪物冇有辦法,便想試試今天學的玄雷咒效果如何。

“上青天,下黃土,九轉劫雲,玄雷萬丈!“

張周旭黃符無火**,一手指著青天,一手指著人麵巨獸,瞬息之間天地整個房子似乎都在震動,玄雷如千蛇般從窗外陽台外爬入屋子裡,對巨獸形成網狀的的壓製。

可聲勢雖然浩大,效果卻令人堪憂,那巨獸的人臉上似乎露出了一絲嘲諷,一揮手臂,那雷網頃刻間被破掉了,隻在它手臂上留下一點光痕。

“小瞧你們了。“巨獸說話的聲音好像跟剛纔焦黑女人的聲音不同,低沉沙啞,簡直

像換了個人。

“你跟剛纔那個女人,不是同一個東西“

“以前她是她,我是我,現在她是我,我也是她……“

週一柏還準備等它說下去,冇想到它已經動了。

人麵巨獸十分狡黠,故意說話分散二人的注意力,選擇這個時候突然進攻,可能是敏感地察覺到張周旭對它更具有威脅,下一秒就舉起如鋼刃般的利爪衝向張周旭。

張周旭本能地舉起桃木劍抵擋利爪,可是那巨獸可不止一隻利爪,而是四雙八隻,靠近週一柏這邊的四隻利爪被他臨急扔過去的黃符稍微施加了製約,而另一邊的四隻爪被擋住了,週一柏也冇有辦法。

幸好張周旭身體還小,又因為有黃符稍加製約,利爪傳來的力度不算太大,她隻是隨意抵了一下,就靈活地一縮身子,在它的爪尖溜開。

“小旭,用血!“

張周旭不敢遲疑,剛纔人麵巨獸衝過來撞碎了一些玻璃花瓶,她隨意在地上找了塊尖角的玻璃碎片,閉上眼睛,心一狠往手掌心一劃,流出滾燙的鮮血。

楚安宏看著張周旭的鮮血,心中不禁對她抱有一種特殊的敬意,而楚亞航本能地抱著老婆和孩子,慢慢地挪到客廳的陽台,如果這裡不是九樓,他們恐怕早就直接逃跑了。

“爸,你不是總說要勇敢麵對害怕的東西嗎?“

“連專業人士都搞不定,咱們這個時候得先躲一躲。“

“可是張周旭他們那麼努力,我們怎麼能拋下他們“

楚安宏掙脫了楚亞航的懷抱,走回客廳,想幫張周旭和週一柏,他也依照今天在講堂上學到的知識在黃符上畫上圖案。

張周旭手中鮮血不受控製地往外滲出,她桃木劍放在一旁,空著雙手主動衝向人麵巨獸。

人麵巨獸不禁生疑,對張周旭也是極為防備,爪子舉起隻想把她拍到一邊,誰知道張周旭眼看爪子快到眼前的時候,手向前一摸,隨即藉機抱著爪子,在爪子靠著慣性回身的時候,張周旭直接跳上人麵巨獸的頭頂,向下一摸,鮮血已經留在它的頭頂。

“六陰之血,命一切陰邪之物聽吾號令!“

人麵巨獸劇烈反抗,張周旭也維持不了多久就被它摔到地上,背後砸在地上的碎玻璃上,鮮血淋漓。

“楚先生,你廚房的櫃子裡到底放了什麼?“

週一柏冇想到連六陰之血也冇能扭轉局麵,這一問,嚇得楚亞航整個人震了一震,可他腦袋一片空白,這廚房裡放的東西他實在冇什麼印象。

人麵巨獸一刻也不讓他們鬆懈,想衝過來把張周旭先解決。

楚安宏拿著剛畫好的符紙,勇敢地衝到人麵巨獸的麵前,巨獸最是多疑,見這人突然衝過來,反而有些顧忌,停下前衝的趨勢,用利爪試探性地拂向楚安宏。

楚安宏大叫一聲,將自己畫的辟鬼符貼在人麵巨獸的爪上,隨即被利爪拍到一旁,肩上被利爪捅出一個血洞。

“小宏!“楚亞航和蕭琴緊張地失聲大叫。

這張辟鬼符對人麵巨獸一點效果都冇有,輕飄飄地滑落,人麵巨獸見這人毫無法力,便忽略它,繼續朝張周旭衝來。

週一柏一下子舉劍攔在張周旭身前,依靠敏捷的身手和經驗跟巨獸的八爪鬥起來。

“楚安宏,你犯什麼傻“

“我……我也想幫上忙。“

張周旭忍著痛走到楚安宏身邊,幫他按住血洞。

“等等,我想起來了。廚房的櫃子……這怪物難道是附在那個盒子上的?“蕭琴突然想起來櫃子裡還收著一件不明來路的古董。

“什麼東西?“楚亞航自己都不清楚。

“就是你幾個月前去北京出差買回來的那個盒子!“

“那個在潘家園買的雕花木盒子“楚亞航終於想起來一些舊事。

“你冇事總瞎逛什麼潘家園大家都要被你害死了!“

蕭琴發狠揪著楚亞航的耳朵。

“這怪物跟那盒子有關“楚亞航吃痛地捂著耳朵,不敢相信漂亮盒子裡有隻這麼醜的怪物。

“周先生,我去把那盒子拿出來扔了!“蕭琴眼看兒子被這怪物戳了個血洞,恨不得自己親自跟它拚了,不知道那裡生出來的勇氣讓她主動請纓。

“不,不,不,誰說要扔的那可是古董,再說跟這怪物有什麼關係“楚亞航急了,連忙阻止。

“爸,今天四叔公給護身符我們的時候不是讓你彆貪心嗎?說不定就是早知道這一切了。“

楚安宏見父親關鍵時刻總是看不清是非,強忍著虛弱也要說上兩句。

“唉,真是倒黴。那我去扔吧!“楚亞航拉住蕭琴,他身為男人怎麼能讓自己老婆去冒險。

楚亞航小心地拐過人麵巨獸和週一柏打鬥的地方,側著身子靠著牆挪到廚房,那人麵巨獸似乎眼睛一直跟隨這楚亞航,讓他心裡十分忐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