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周旭冇有出聲問張小哥,關於那個人是誰的問題,隻是站在門前看著那洗了一半的車,車頂上還掛著一部分泡泡,在陽光照射下閃著炫彩的光,車兩旁的後視鏡上沾著亂七八糟的水珠,水管就那樣隨意地被張小哥丟到一旁的地上,正嘩啦啦地出水,在水管出水口的附近形成了一個小水坑,多餘的水全部滲進院子裡的草地下,讓張周旭看著都覺得心疼。

自從上次馬家院子的殭屍事件發生以後,地上的水泥地板被黑蛛砸得破破爛爛的,就連門前的三層樓梯也被它砸了個大洞,馬家也知道這不能怪張周旭和黑蛛,畢竟是殭屍惹的禍,殭屍風波還是因佳怡而起的,他們便默默地把院子重新修整了一番,把水泥地全部都換成了草地,看上去更有生機,可惜草地經常要維護和保養,而且車要開進來,不可避免地還是會因為車輪的痕跡,把草地弄得坑坑窪窪的。

張小哥為了避免洗車流出來的那些水積在坑中,所以洗車時會控製水量和開水龍頭的時間。

今天確實是個意外,這種浪費水資源的行為,實在不像張小哥平時的做事風格,而且明知道馬陸這個時候正睡回籠覺,他平日是不會製造這麼大聲響的,今天不知道是因為誰的到來而有些忘形了。

張周旭本來就是不是張小哥的東家,也不是多事的人,當然不可能因此怪責張小哥,隻是難免好奇這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張小哥身材高大,而且背向著馬家屋子大門這邊,那個被他抱著的人被張小哥的身形完美擋住,從張周旭這個角度什麼都看不見。

“大哥,好久不見,我想死你了!“

“三……三呀,讓我喘口氣……“

張小哥緊緊抱著那人,過了好一會,那人艱難地憋出一句話來,張小哥才捨得把人放開,他說話的語氣還是掩飾不住興奮和歡喜。

“我在附近殯儀館做了一晚上法事,虛呀!趕緊扶我去喝口水,歇歇。“

那人說話帶著濃厚的鄉音,聽上去像是個油膩的中年男人,一說話就知道他所言非虛,他聲音是真的虛,有氣無力的,此刻整個人癱軟地靠在張小哥身上。

張小哥這才慌慌張張地扶著他大哥,想把他抱進屋來,一轉身就看見站在門口看著他們的張周旭。

“欸,小旭……這就是我大哥。“

張小哥說完,下意識地順著張周旭剛纔看的方向,注意到旁邊洗了一半的車和掉在地上的水管,臉色有些為難,但還是故作鎮定地跟張周旭介紹那人。

張周旭一臉瞭然,對那張大哥拱一拱手,主動走到大太陽底下,幫著張小哥把水龍頭關了,嘴裡故意裝得很江湖氣,為了緩和這氣氛的尷尬。

“原來是張大哥呀,久仰大名。“

張小哥平時對張周旭挺好的,她當然不會搞事情坑他。

“這……這女娃是你東家的孩子“

那張大哥黑眼圈很重,看來真的通宵了一整晚,艱難地抬起眼皮看看聲音的方向,用手指了指張周旭。

“她是我東家孫女的朋友,名字叫張周旭,說起來也是咱們張家人。“

“水!我要水!“

張大哥一聽張周旭不是東家的孩子,便放心地合上眼皮,對她姓甚名誰一點也不關心,嚷嚷著要喝水,一點大哥風範都冇有,倒是像個冇有生活自理能力的小老弟。

張周旭看著張大哥和張小哥的背影,冇有說話,心裡暗暗鄙視張大哥,他居然是個道者,法力低微,比張如寶好不了多少,最多就是平日騙騙不懂行的人。

“來,大哥,我扶你進去喝水。“

張小哥卻不嫌棄他的結拜大哥,吃力地把他半扶半抱進屋子裡,但他們身上此時都是汗,張大哥的是虛汗,張小哥的是熱汗,他大哥過來的時候想來腳步虛浮,身上的衣服還蹭了很多泥。

估計就是顧忌了這些,所以張小哥冇有把他大哥扶到沙發上坐,而是扶到了樓梯,讓他坐著梯級,靠在扶手上休息,他還不敢作主弄臟馬家的沙發。

“水呀!水呀!渴死我了。“

張大哥坐在樓梯上就直接往後倒,整個人斜斜地躺在樓梯上,也不嫌擱得疼,嘴裡一直喊著水,大概以為東家不在家,幸好他因為口乾,聲音冇有很大。

“先坐在這裡吧,我去給你拿水。“

張小哥安置好張大哥後,急急忙忙地走到客廳去裝水。

張周旭從門外回到屋子裡頭,看著張大哥那副樣子,心裡不禁覺得好笑,忍不住諷刺他一句。

“大叔,你是自來熟嗎?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這家裡的主人。“

那張大哥聽完也冇什麼反應,剛好張小哥拿著滿滿一杯水回來喂他喝,張大哥便安然地被張小哥扶著,專注地咕嚕咕嚕一頓狂灌。

張小哥一邊扶著張大哥,一邊拿著杯子,忽然察覺到張周旭的目光,回過頭向張周旭報以一個尷尬的笑容。

滿滿一杯水,瞬間就被張大哥吸乾,他喝完一杯水,還不滿足,手指指了指客廳的方向,張小哥憨憨地點頭,又屁顛屁顛地去給他裝一杯新水,然後他纔看向張周旭,口吻毫不客氣。

“你這小孩話怎麼這麼多,家裡爸媽怎麼教的,今天又不是星期六星期天的,怎麼好好的不去上學“

張周旭雙手環抱在胸前,毫不避諱地翻了個白眼,就是故意擺臉色給他看的,嘴上也不回答他,她看不起這個人,從裡到外都不喜歡。

張大哥相貌粗鄙,法力微弱,人品低劣,而那個張二哥也好不到哪裡去,張周旭難以想象像張小哥這樣一個大好男兒怎麼會跟這些人結拜,她覺得他一定是被忽悠了。

客廳的飲水機離樓梯這邊並不遠,所以張小哥聽到二人的對話,生怕二人結怨,趕緊拿著水杯回來,見張周旭那副不高興的樣子,隻好幫著張周旭回答他大哥的問題。

“大哥,少說話多喝水,她請了家教在這上學呢,說起來還是我們妨礙了她。“

張大哥聽完,表情立馬一正,凝視著麵前的張小哥的雙眼,但完全不妨礙他手上穩穩接住張小哥遞過來的水杯。

“三,你剛剛不是說她不是東家的孩子嗎?怎麼她會請家教到這裡學習家教不會也是你東家給錢請的吧?“

張大哥覺得家教必然是在自己家裡教的,所以理解不了這其中的事情。

“額……這個……“

張小哥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怎麼解釋張周旭住在這裡的來龍去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