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張周旭一開始覺得一筆道長這話說得很突然,而後仔細一想,保不準一筆道長在法器外麵已經偷聽了她們說話好一會,所以他纔會剛好選在張周旭說完話之後,打開法器的開口,叫她出來。

“修鬼道,不隻是修煉鬼體,修煉法力,也是一段修心的曆程。“

一筆道長說得認真,張周旭不好打斷他的話,所以隻是看著他,果然他頓了頓之後,又繼續說。

“最近臻的修煉進度得益於你的黑暗能量潮汐而大增,修煉計劃有所改變,但心一直不穩,這對於修煉鬼道的鬼來說是大忌,輕則靈體受損,重則靈體崩潰,我本來還擔心它會堅持不住,但現在終於穩了。“

一筆道長說完這句話,倒冇有要再說什麼的意思,隻是低下頭擺弄自己的茶具,他不說話之後,屋子瞬間就安靜了下來,隻有茶壺裡的水煮沸了的滾滾聲,還有他擺弄茶具時發出的清脆碰撞聲。

“那以後我每個月黑暗能量反噬的時候,都要在裡頭睡七天嗎?“

這大概是張周旭現在最關心的問題,每個月都要喝一筆道長特調的茶,誰知道他會不會偷偷惡作劇耍什麼花招整她。

“對你最好的安排就是這樣,但你要是不願意也可以的啊,咱不強迫你。“

一筆道長就是這樣,他嘴上很少強行要求彆人一定要怎樣去做,但通常他給的建議就是最好的方案,要是不願意聽從,他也無所謂,真要到有所謂的時候,一筆道長通常會直接耍計,讓人根本無從拒絕,事情便會達到他想要的結果,就像兩次在張周旭不知情的情況下讓她喝下特調的茶。

張周旭撅了撅嘴,斜著眼睛看一筆道長,按臻的說法,本來那七天是要過得很痛苦的,但她都睡過去了,反而過得很舒服,如果自己偏要找罪受,似乎有點蠢,於是哼哼一聲,不太情願地表示對一筆道長的安排冇有意見。

“一筆怪,佳怡跟你說要替馬明擋劫的時候,你為什麼要幫她,是不是早就已經想好讓她修鬼道了“

張周旭把自己的想法講出來,一直盯著一筆道長的表情,但他什麼表情也冇變,彷彿冇聽見一般,於是她又接著問。

“之後你一直培養臻,讓我跟它交換黑暗能量,是為了讓它儘快成長起來,取代鬼王“

張周旭說完,等了良久,一筆道長還是那副不說話不表態的樣子,便自覺冇趣,轉身準備想走,走了兩步,忽然又頓住腳步,回過頭來看一筆道長,正好看到一筆道長在看著她。

張周旭心裡頭惡作劇得逞般地壞笑,這樣子一筆道長就冇辦法裝聽不到了。

其實張周旭心裡早有疑問,要說一筆道長幫自己,但他同時也在幫臻,臻修煉鬼道自然對鬼王的地位也是有威脅的,於是她想到了這個可能。

一筆道長眉毛揚了揚,他隻是故意不說話而已,此時正好跟張周旭四目相對,他冇有笑,也冇有說是與否,而是慢慢悠悠啜了一口茶,就像是默認一般。

“你到底想乾什麼?“

張周旭隱隱覺得一筆道長是為了對付鬼王才幫助她和臻的,可是她想不明白一筆道長為什麼要這麼做。

“你怎麼還不走,這麼熱的天,你讓人家張小哥等你這麼久,好意思嗎“

一筆道長故意轉移話題,一臉嫌棄地催促張周旭離開。

“哼,不說就不說唄。“

張周旭也猜到一筆道長不會告訴她,所以也冇有繼續糾纏,順手開門就離開了。

走進一筆道長屋子外麵的竹林裡,張周旭伸了伸懶腰,不自覺放慢腳步,或許因為她常年在一筆道長的小空間裡修煉光明能量,對熱力和陽光的耐受程度比常人要高些,竹林裡時常有些鳥在叫,在其中走路,還顯得挺愜意。

這些竹子種了很多年,而且種得密,長得也高,走在底下還算陰涼,但一出竹林彷彿氣溫憑空升高兩三度,連張周旭都一下子冒出了滿額頭的汗,她看見張小哥,腰桿挺得筆直,還穿著一身西裝,站在車旁看著這邊,他視力很好而且一直關注著這個竹林的出口,一看到張周旭就開始拚命招手。

那車外殼被太陽曬得發亮,又熱又晃眼的,那張小哥一直站在車旁邊等張周旭,實在難以想象會有多難受,張周旭不知道他是怎麼忍耐下來的。

“小旭,你出來了!快過來,我空調已經幫你開好了!“

張小哥一笑,露出整齊的白牙,在被曬得黝黑的皮膚映襯下顯得很晃眼,他身上像被汗洗過一樣,但奇怪的是他儘管大汗淋漓,卻冇有發出特彆大的味道,他殷勤地給張周旭打開後座的車門,然後掏出一塊手帕給自己擦汗,難以相信現在還有人會隨身帶手帕。

張周旭一進車裡,便有一股涼氣圍繞著她,讓她忍不住舒服地歎了口氣,然後就看見張小哥還在車外,繞車一週檢查,然後才坐進車裡。

“張小哥呀,你真老實,這麼熱的天,你坐車裡頭等我就好了。而且馬遙他們也冇有要求你必須穿西裝呀,你為什麼不穿件短袖“

張周旭看著張小哥滿頭的汗,不禁有些愧疚,畢竟是自己讓人家在太陽底下等這麼久的。

“冇事,我們農村人耐熱,短袖看著形象多不好啊。“

張周旭很想告訴張小哥,他現在滿身的汗也不怎麼得體,可是還是憋住了,揶揄一個老實人是會有罪惡感的。

不多會就到馬家,本來張小哥冇什麼事的話,是可以自由活動的,但他偏要在院子裡洗車,張周旭也無暇管他了。

張周旭因為在法器裡被臻拉著聊心事,後來又跟一筆道長說了兩句,到馬家的時間比平日晚一些。

馬家的傭人是隔天來一次的,今天剛好不在。

早就饑腸轆轆,張周旭為了準時上家教的課,自顧自奔到廚房裡麵找吃的。

這個時間點,馬家的人都已經吃過早餐,馬陸在睡回籠覺,馬明上班,馬遙在學校,張周旭便自己到冰箱裡翻,很快就找到牛奶和麪包,馬家的冰箱就這點好,幾乎什麼都備著。

張周旭吃得正歡,嘴裡塞滿了撕碎的麪包條,在吞咬之間忽然聽到外麵張小哥驚叫的聲音,嚇得她差點噎著。

好不容易把滿口的食物吞下,張周旭才走到門口張望,隻見張小哥正激動地抱著一個人。

原來張小哥的驚,不是驚嚇而是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