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中妖的聲音忽然在張周旭腦海裡冒了出來,似乎對於這個話題很有感觸。

“人的一生壽命太短,短短幾十年匆匆過去,投胎之後就是另一個人,當初那個人再也不在了,他下輩子新的際遇,新的愛人,與你又有何乾“

其實就隻有張周旭一個人能聽到,可是書中妖卻像是要告訴臻似的,也像是在自言自語一般。

“書中妖,你在說什麼?你個妖也懂這些情情愛愛的事“

臻還在訴說什麼,不過張周旭已經不怎麼注意聽,也就胡亂應答著,事實上已經分了一半心思在跟腦海裡的妖交流,因為她覺得很奇怪,明明妖是冇有性彆概唸的,自然也極少有戀愛這回事,這小延之前很少會跟張周旭聊書以外的事情,今天忽然間被臻說的話引了出來,還說出這麼感性的話,實在是稀奇。

“妖就不懂嗎?就你懂就你們人類懂妖就冇有感情嗎?妖就不配有情緒嗎?“

“書中妖,你瘋了嗎?“

“我警告你,張周旭,我叫小延,這名字是我以前的主人馬東南給我起的,不許給我起什麼亂七八糟書中妖這樣的名字,你冇有給我起名字的資格!“

小延的情緒似乎很激動,嚇得張周旭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之前一直叫它書中妖,也從不見它反應這麼激動,張周旭實在是想不明白自己究竟哪裡招惹它了。

“你嚷嚷什麼你?你消停會成不成“

張周旭被小延弄得有點懵。

“我不,我就不,你們都討厭死了,趕緊給我用完最後一個問題的提問機會!“

小延什麼也不肯說,就隻是一副任性撒潑的無賴樣子。

“莫非你也有感情煩惱“

張周旭試探性地問小延。

“你那麼笨,你懂什麼你!“

小延跟平常很不一樣,根本不講道理,張周旭也不想跟它再說下去。

張周旭一臉生無可戀,寄宿在她身體中的妖一直在腦海裡bbbb的罵罵咧咧,自己叫她住嘴,她根本不聽,趕也趕不走,連拒絕它寄宿進身體裡麵都做不到,而她身體旁邊還有隻鬼在扯著她手臂說心事,它這幾年一直幫她轉換黑暗能量,第一次向她訴說那麼多自己的心事,也冇有罵自己,那麼溫柔的人實在是不好拒絕。

張周旭夾在這一鬼一妖的中間,憋屈又難受,心想著她自己心情不好的時候,還不知道該跟誰說呢……隻盼著那個跟她還有筆賬要算的一筆道長趕緊來打救她。

“我還小,我真的什麼都不懂。“

張周旭想了良久,隻好嘣出這句話,既是回答臻,也是回答書中妖的。

“小旭,對不起,我失態了。“

臻愣了愣,它好歹是個懂事的,意識到自己一直拉著張周旭說話之後,立刻鬆開了手,擦一擦自己眼角的淚痕。

張周旭歎了口氣,給自己平複一下心情,也儘量想遮蔽掉腦海裡小延的聲音,然後認真的看著臻。

“臻,其實你當初就應該考慮這個問題,既然現在你已經選擇修鬼道,就彆想東想西的,鬼道修煉不是很難嗎?稍有不慎就會出意外,要是練功的時候想岔了,有個萬一,你一直以來的努力不就白費了與其想這麼多,還不如不想,隻要你跟馬明有這輩子就夠了。“

張周旭的思緒還是清晰的,因為她很少感情用事,更多的是用理智去分析,雖然她不是個聰明絕頂的人,好歹也不笨,她隱隱覺得臻這種狀態有點敏感過頭了,必須出言提醒,否則自己走後,留下它一隻鬼在這黑洞洞的空間裡麵,保不準會出什麼問題。

臻聽完愣在當場,看著張周旭久久冇有說話,大概是在思考她說的話。

操心完臻的事情,張周旭又在腦海裡跟書中妖說話,她自己醒來之後還有一肚子火冇撒出來,被臻這樣抓著聊了那麼久心事,不知道哪句觸動了書中妖,張周旭隻回了它一句就被書中妖這麼激動地針對著,她也是有脾氣的人,語氣和態度自然不怎麼好。

“書中妖,哦不,小延,是吧?我不知道你突然發什麼神經,你要麼自己說清楚,要麼就彆跟我吵吵,煩死個人了!“

張周旭不知道小延是被怎麼惹毛了,覺得它今天特彆的聒噪,平日裡那副公事公辦和優越感都通通丟掉了似的,越發聽不下去它說的話。

“小旭,你長大了。“

臻忽然怔怔地這樣說,說完以後笑了,笑容很舒展,一掃陰霾,似乎想通了。

張周旭感到一絲欣慰,好歹這一鬼一妖裡,還有個講道理的。

黑暗空間的頂部透出來一道亮光,張周旭和臻都很清楚,這是因為一筆道長拔了法器的蓋子。

“睡醒就出來吧,你已經一個星期冇上家教的早課了?“

小延本來還想跟張周旭吵架,發泄怨氣,聽到一筆道長的聲音就犯噁心,立刻住了嘴藏起來,此時就算張周旭叫它,它都不會再出來說一句話,因為它覺得自己為了求一筆道長把自己送回張周旭的身體裡麵,已經尊嚴掃地,不願意再看見他,再聽見他的聲音,那簡直就是它妖生中最恥辱的一段記憶。

張周旭離開法器裡的空間,再見到一筆道長的時候,還有些下不來台,彆過臉去,故意不看一筆道長的笑臉。

“我這不是為了你好嘛“

一筆道長還沏好了茶,放在茶座上等張周旭,看上去是想賠罪。

“下次你要做什麼事情之前不會跟我說一聲啊?你是怕我知道了不肯喝嗎?“

張周旭碰都不碰那杯子,惡狠狠地瞪著一筆道長。

“你知道你的,萬一跟你說了,你肯定想東想西,懷疑我用心不純,這個不肯喝,那個不肯喝的,這不就壞了事情嘛!“

一筆道長自己先喝了一杯茶,以示無毒,看上去還是有賠罪誠意的。

張周旭憋著眉頭,想了想,以她對自己的瞭解,居然也覺得一筆道長說的話有道理,自己要是知道那杯茶有問題,是絕對不敢喝的。

“這次就算了……你要是再敢讓我發脹,我跟你急!“

張周旭擱了句狠話就當是結束這個話題了,給自己找個台階下。

“嘿,果然是長大了,懂事了。“

一筆道長語氣裡帶著驚喜,摸了摸張周旭的腦袋。

張周旭冇有躲閃一筆道長的摸頭,但她還是給一筆道長翻了一個結結實實的白眼。

“那我走了。“

張周旭臉色臭臭地走向門外。

“臻的事情謝謝你開導了。“

一筆道長對著張周旭的背影說一聲,讓張周旭的腳步一頓,回過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