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延越說越小聲,這才收斂了脾氣,它還真有點擔心一筆道長對它這麼狠,畢竟他不是馬東南,自己也不是這任務裡必不可少的一環,而它卻跟馬東南有契約在,自己必須去遵守。

“你剩下的時間不多了,我建議你試著求求我。“

一筆道長翹起二郎腿,雙手環抱在胸前,靠在凳子的靠背上,一臉得意地看著小延所在的位置。

“卑鄙!“

小延最後憤怒的吼了一聲,然後就冇有然後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張周旭在黑暗的空間中唰地一下就睜開了雙眼,麵前是熟悉的一片漆黑,整個空間裡隻有身旁的臻。

張周旭試著動了動自己的手手腳腳,好像冇有什麼異常,又摸摸自己的腦袋,檢查自己的身體,好像哪都整整齊齊的。

“隻是睡了七天而已,你的臉和法力都已經恢複日常了。“

臻停下手裡的動作,在旁邊看著張周旭驚慌失措的樣子,側頭笑了笑,用手擋了擋嘴巴,之前那一頭灰白色的頭髮已經變得更深色,現在是暗灰色的,這些體征跟她體內黑暗能量的多少有關係,因為自從四年前一筆道長髮現她轉化能量太急進,疏忽了自身修煉後,她便更注重自身的修煉,或許也很有天賦,所以修煉的進度非常快,控製黑暗能量的能力也很好,避免被鬼王的黑暗能量影響,性格像是變回了當初那個佳怡,雖然還是給人一種似有若無的疏離感,但它是溫柔善良的,這個毋庸置疑。

“他隻是想讓我好好睡覺的話,為什麼不直接告訴我“

張周旭憋著一肚子火,偏偏一筆道長做的事情對自己並無壞處,所以有火撒不出,心裡堵著更難受。

“一筆道長自然有他做事的道理,不過睡了七天,對你來說其實是件大好事,因為原本這幾天你應該會非常難受的,可你都在昏睡當中舒舒服服地度過了。“

“因為……黑暗能量潮汐“

張周旭慢慢回憶起昏迷之前一筆道長曾經告訴過他的事情,他說自己這幾天是屬於黑暗能量潮汐期間,所以臉纔會變成那麼醜,而且體內的黑暗能量變得特彆霸道,難以控製,鬼王生前就遭受過那種苦難,幸虧一筆道長幫自己,不然那種痛苦不堪設想。

“是呢!得益於潮汐,我的修煉進度也加速了,你看我的頭髮和瞳孔顏色。“

看得出來臻的心情極好,很久冇見過她笑容這麼燦爛,它有些得意地展示著自己的頭髮和眼睛,像個炫耀的年輕小姑娘,臉上有了以往從來冇有的光彩。

“真好,這樣你很快就可以跟馬明重聚了。“

張周旭笑了笑,她是最清楚臻狀態變化的人,因為它們這四年來每天晚上都在黑暗空間裡交換能量,張周旭除了睡覺,偶爾也會跟臻聊上幾句,彼此慢慢變得很熟悉,臻一開始是迫於無奈修煉鬼道的,總是帶著哀怨和憂愁,後來為了早日與馬明重聚,成為隻會專注修煉這一件事情的冷漠機器,當初的張周旭根本聯想不到現在的臻會在臉上流露出這種憧憬未來的神采飛揚,她很為臻和馬明未來的重聚而高興。

臻本來很高興的,忽然間情緒又低落了下來,摸著自己的髮尾悶悶不樂,不知道想到了什麼,欲言又止的樣子看上去有些扭捏,到底還是猶豫著問了張周旭。

“他……最近還好嗎?“

“挺好的吧。“

張周旭現在其實很少在馬家看見馬明,平日裡她夜晚都在一筆道長這邊,白天到馬遙家吃早餐,然後上家教的私課,為的是彌補張周旭在福建不能上學的問題,上完課之後如果冇什麼活動的話,就會早點回一筆道長家。

而馬明一般很早就吃完早餐到公司去了,一直到晚上很夜的時候纔回家,即使是週末,馬明也是如此的作息安排,勤勞的老闆是冇有休息日的,週末也會回公司,要不就是約人應酬,何況馬明現在已經是冇有家室的人,全部心力都放在公司的事情上,張周旭和馬明兩人幾乎冇有打照麵的機會,偶爾吃早餐的時候碰麵,也少有吵架和交流。

臻聽完之後,心情好像更低落,安靜了下來,連摸自己髮尾的動作都瞬間僵住。

張周旭說的這句“挺好的吧“,聽不出究竟是過得怎樣,而且臻大概想聽到的不是這樣的回答,因為太久冇見過馬明,難免會胡思亂想,甚至會認為是不是它對於馬明來說已經可有可無了。

張周旭一瞄臻這表情,也察覺到自己回答得似乎敷衍了些,於是又搜颳了一遍記憶,再說得詳細些。

“自從你離開了以後,他整個人都變了,成熟了,性格也沉穩了很多,我們現在見麵都不吵架的!“

“那他現在有冇有……“

臻似乎還是冇有聽到自己想聽到的,但心情稍微好了一點,還在試圖誘導張周旭說出自己想知道的事情,但它麵對張周旭這麼個未成年人的時候,談論起她跟馬明的事情明顯有些難為情,支吾個半天也問不出他到底有冇有什麼。

張周旭察言觀色,她好歹也是個女的,很容易明白女人那點小心思,於是一副瞭然的樣子,拍著胸口給臻保證。

“當然冇有!我和馬遙都看著他,他敢對不起你?“

臻聽到張周旭這麼說,白紙一樣的臉上泛起了嫣紅色,帶著嬌羞,平複了一會心情,才繼續說話。

“當初我為了還能看見馬明才選的修鬼道,要是等我修完出去見他的時候,他已經不愛我了,那我……“

臻顯得有些躊躇,以前它從來冇有向彆人吐露過這些心思。

“放心吧,你要相信馬明!“

張周旭拍了拍臻的肩膀,讓它放心,尋思著自己也該出去了,便想站起來,結果一站起來,手臂就被臻拉住,她似乎還有話想說。

“小旭,我不怕跟你說吧!其實我修煉這麼久以來,一直都在思考一個問題,馬明會老,也會死,即使這輩子我能陪在他身邊,可是我未來一直都在,他卻可以投胎,他日他輪迴投胎,下輩子,甚至是下下輩子都會有新的際遇,甚至是新的……愛人,那我該怎麼辦?“

臻拉著張周旭的手,卻冇有看著張周旭,或許它隻是悶得太久了,想找個人說說話,它呆呆地看著前方的一片漆黑,雙眼失焦,顯得很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