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周旭皺著眉頭,她聽一筆道長說了那麼多,一直在嘗試著理解整件事情。

雖然前世和現世的邏輯對於張周旭來說有點繞,但她還是能從其中懵懵懂懂地感覺到一筆道長的前世對鬼王的生前是有很深厚感情的,即使是到了現在,她也還看得出來鬼王對他是有感情的,所以纔會讓他們大搖大擺地離開,纔會用那種幽怨的眼神看著他,而一筆道長對它也不一般,所以心情纔會這麼低落。

張周旭很想用已知的東西去解釋一筆道長這麼費心去幫她的這件事情,可是她還是覺得這其中有不合理的地方。

一筆道長為什麼要幫張周旭她值得讓他得罪自己曾經的愛人嗎

“……“

一筆道長冇說話,輕輕地笑了,像帶著苦澀,帶著嘲諷,還有一絲歎息,這背後估計有一個更大的故事。

“你又這樣了,就是不想回答我,是吧“

張周旭說完當即扁了扁嘴,翻個白眼,她很瞭解一筆道長的表情和舉動,隻要她問完問題,一筆道長笑而不答的樣子,證明他根本不想回答,那麼誰也不可能從他嘴裡撬出答案來。

“不是我不想告訴你,實在是……不知道應該從何說起。“

一筆道長從來冇有露出過這麼為難的樣子,害得張周旭都生了惻隱之心,弄得好像自己在強人所難似的,又想到他剛剛纔跟前世的愛人反目,無論原因是什麼,總歸是幫了自己,他此刻心情大概也不太好,今天還是放過他好了。

張周旭跟一筆道長朝夕相處四年,平時打打鬨鬨,口無遮攔的,但總歸是有如朋友般的默契和體諒的,一筆道長願意這麼坦誠,已經說明他不是敵人,她也不好一直窺探彆人的,她更關心自己的父母,落在鬼王手裡這麼多年,他們是否真的冇事。

“算了,不想說就不說吧……那我父母呢?他們還好嗎?“

一筆道長知道張周旭是為了不難為他,轉移了話題,心中一暖,眉頭稍微舒展了一些。

“放心吧,它不會讓他們有事的,因為他們是它用來牽製你以及茅崗鎮宗祠那幾位叔公的棋子。“

“你說的是茅崗鎮那幫老爺子“

張周旭誇張地聲調上揚,口吻就像是在說“are

you

kiddg

“,用父母牽製張周旭,因為鬼王想要回自己的黑暗能量,這舉動無可厚非,但她冇辦法相信鬼王居然會害怕宗祠那幫叔公,事實上她早就想吐槽他們了。

那幫老爺子教給張周旭的符文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害她之前被書中妖吐槽,又被一筆道長取笑,就比如玄雷咒,畫符從來不規範,效果用起來“雷聲大,雨點小“,可想而知他們的能力並不怎麼樣,法力比一般人強不過是因為年齡足夠大而已,在她眼裡裸就變成了倚老賣老,仗著年齡大欺負人。

可能張周旭跟一筆道長相處久了,眼光自然越來越高了,越來越鄙視那幫裝模作樣的叔公,尤其是整天隻知道收香油錢這種行為,張周旭很記得黎醫生來找她幫忙那次,七叔公居然會因為彆人冇添夠香油錢而見死不救,簡直枉為道者!

從小不待見張周旭,再加上樁樁件件的事情,又在一筆道長的對比之下,宗祠的叔公在張周旭的印象中儼然已經是一幫不學無術、自私無情的臭脾氣老頭子,可是一筆道長現在居然跟她說鬼王會顧忌他們,還為了有朝一日牽製他們,而留下張若柳和週一柏的性命,不知道鬼王到底是怎麼想的,究竟知不知道這兩人跟叔公們的關係其實並不怎麼密切,這個牽製的作用真的有待商榷。

以張周旭對宗祠那幾個叔公們的瞭解,如果他們真的有製約鬼王的手段,依照他們一貫的行事風格,絕對會為了大義犧牲他們兩個,怎麼可能會因為張若柳和週一柏而有所顧慮。

“你可彆小看了他們,雖然他們跟我相比實力的確存在很大的差距,但不可否認,他們本身都屬於當代道者中的強者,而且張家自有牽製鬼王的手段,你認為他們會不知道“

“宗祠裡頭的叔公隻有大叔公姓張,但這隻是個虛銜而已,人從來冇露過臉,估計早就死了……“

張周旭皺了皺眉毛,充滿了質疑,她不是質疑一筆道長,而是覺得他們高估了那幾個叔公,腦海裡浮現出一個個叔公平日裡討人厭的樣子。

“那你知道為什麼他們會把一個已經不在的人尊為大叔公嗎?“

一筆道長頗有深意地看著張周旭,然後啜了一口茶。

“你的意思是大叔公跟封印鬼王的事情有關,他把製約鬼王的方法留下來了嗎?“

張周旭側了側頭,似乎思考了一下,問道。

“還不笨嘛……“

一筆道長雖然嘴上在讚張周旭,但她總有一種被鄙視了的感覺。

“那你知道是什麼方法嗎?為什麼他們不早拿出來用那鬼王都能溜出來附身在活人身上了!“

“那鬼王隻是意識附身,它本體不在,法力更是冇恢複。彆太高估了現在的它,今天不是它顧念舊情放我們走的,隻是它無能為力阻止我帶你走。“

“啊?那它附身有什麼用嚇唬我們“

張周旭不解。

“興許是想我了,想見見我吧!“

一筆道長捏了捏自己的山羊鬍子,表情十分臭美。

“是嗎?“

張周旭笑容驟斂,這冷笑話她已經免疫了,瞬間安靜了下來,她內心其實在暗暗作嘔,實在難以理解鬼王的品位,她隨手又拿起茶杯喝了,因為兩人話說得久,她的那杯茶已經放涼了,但喝下去之後彆有一番滋味,夏天暑氣重,那茶水像一股清冽的泉水般順著喉嚨一骨溜流了下去,就連滲入五臟六腑的路徑似乎都能感覺得出來,說不出的爽快。

“這茶,你很喜歡喝嗎?“

一筆道長舉著茶杯卻冇喝下去,而是看著張周旭把茶喝了,接著露出一臉怪異的笑容。

“你不會又……“

張周旭捏著杯子的手有些怕得微微發抖,她低頭看了看已經被喝空掉的茶杯,忽然意識到自己又喝了一筆道長的茶,還不止一杯,回憶起上一次喝完膨脹的樣子,她怕了。

“我告訴你,一筆怪,你要是再故技重施,我跟你冇完!“

張周旭把杯子狠狠放到茶座上,噌地一下站起來,手指指著一筆道長的鼻子放狠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