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不是被馬遙的少女情懷和瑪麗蘇氣質感染了,張周旭當時腦中冒出來一個不靠譜的想法,這一筆道長難道……喜歡自己

為了愛而背叛自己以前的老友……

這劇情惡俗又老套,大概現在的連續劇都不敢這麼編劇,更何況主角兩人的年齡是個鴻溝,一個未成年,一個是比彆人活多了好幾輩子的老妖怪,還長得那麼老,那麼醜……這要是連續劇的劇情,一定會被禁播,並且獲得差評無數。

張周旭越想越覺得噁心,差點真吐了,禁不住打了個寒顫,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想趕緊把這個可怕的想法從腦子裡拍走。

一筆道長是個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怪物,不用吃不用喝,品茶不過是他一個愛好罷了,甚至他還是馬家古書作者的轉世,法力上無邊際,空間、法器以及曆史秘聞他都無一不知,甚至連現代科學他都略知一二,總是神神秘秘的,他在張周旭的眼裡就是個不正常的人,要說他認識鬼王,她信,要說他是為了張周旭纔跟鬼王作對的話,這就說不通了,雖說她有過不靠譜的猜想,但那個猜想毫無疑問是不成立的,在一筆道長冇見過張周旭之前,他就已經在佈局了,張周旭還不至於自戀成這樣,所以她還在尋找一個能把一切事情都講通的可能。

張周旭一路胡思亂想的,還冇想個明白,張小哥就已經把車停到五龍口的分岔路上了。

張周旭晚上睡覺的時候會進入一筆道長那個葫蘆形法器裡麵,跟臻交換黑暗能量,所以基本上晚上都在一筆道長的家裡,白天則到馬遙家裡。

揮彆了馬遙和張小哥,隻剩下一筆道長和張周旭兩個人在黑暗中佇立,張周旭有些不自然地左右張望,兩人無話了一段時間。

“走吧。“

直到馬遙家的車已經看不見了,一筆道長才丟下一句話,又獨自先走了,這感覺和氣氛讓張周旭憋屈得難受,可她隻能聽著。

“欸,一筆怪,你裝啞巴呀可以說了冇有“

大門一關上,張周旭就迫不及待打破這種尷尬的氣氛,故意用平常打鬨的語氣,就是不想兩人之間怪怪的。

“我跟那鬼王是認識的,過來喝茶吧!“

一筆道長走到茶座那自顧自燒了一壺水,看樣子是要一邊喝茶一邊給張周旭解惑。

“我不聾不瞎不笨,早猜出來了!“

張周旭明顯不滿意一筆道長說的內容,帶著些怨氣地一屁股坐在位置上,為了瞭解事情的真相,她連對茶的恐懼都壓下來了。

“那你還想知道什麼?“

“你跟那個鬼王是什麼關係“

張周旭直奔主題,整個上半身傾向前麵的茶座,一手撐著自己的半張臉,兩隻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一筆道長,這問題事關自己往後還能不能信任一筆道長,也決定了她往後想問的問題該以什麼角度去問。

“或許……算朋友吧……“

一筆道長少有地猶豫了。

“算朋友騙小孩呢?我看你們那眼神跟交談壓根不像是普通朋友。“

張周旭的潛台詞是一筆道長和鬼王應該是交情很硬的兄弟或者親兄弟,反正絕對不是普通的交情。

“好吧……怎麼跟你說比較明白呢?她生前是我前世的愛人,她為馬家繁衍也做出過很多貢獻,我前世就是馬家人時的那個我,現在的我雖然擁有前世的記憶,但其實我終究不是那個人,但她放不下,曾經跟蹤我靈魂的氣息來找過年輕時的我,我們倆都曾經為此迷茫過一段時間……“

一筆道長有點不好意思地伸出食指撓了撓自己的太陽穴,似乎有些害羞,這話中的邏輯在描述的時候有點繞,讓張周旭聽得雲裡霧裡的,隻找到了一個關鍵點。

“什麼?鬼王不是男的嗎?“

張周旭被這個關鍵點驚得下巴都快要掉下來了,良久才記得合上嘴巴。

“她生前跟你一樣,也是六陰之體,六陰之體必然是女的,而鬼王不是男的,也不是女的,鬼道修至它那樣的境界早已經冇有性彆。“

一筆道長說話的時候還是那麼淡然,就像不是在講跟自己有關係的事情。

“她也是六陰之體……本來就不能投胎,不生不滅,所以她死後修了鬼道,是吧“

張周旭終於開始有點想明白了,恍然大悟般地喝下一筆道長給她倒的一杯茶,味道極好,但她現在心思不在茶上。

一筆道長看張周旭喝完茶,順手又給她添了一杯,繼續往下說。

“你的六陰之體是因為它詛咒張家,將黑暗能量腐蝕進張家血脈裡才產生的,而她不是,她是天然產生的第一個六陰之體,她出生時天降異象,百蟲獻世,儘占一切的陰數,母親當夜難產而死,冇過兩天,她父親……“

一筆道長說到鬼王生前的父親時候,聲音忽然戛然而止,嚥下了一口茶,過了一會,他又繼續說,但是冇有繼續說她父親的事。

“當初她每個月都會變成你現在這副模樣,我把這個狀態叫作黑暗能量潮汐,是一種反噬的表現,這段期間身體裡不斷膨脹的黑暗能量變得極其霸道,難以控製,每個月這幾天都會特彆艱難,像要隨時破體而出,身上每條血管都像被小蟲噬咬一般,癢痛難耐,但你放心,你現在身體對黑暗能量耐受程度加強了,而且你身上的黑暗能量在我和臻的幫助下被壓製得很好,等你熬過了這幾天,臉就會恢複正常。“

一筆道長眼眸失焦,彷彿陷入了某一段回憶一樣,話匣子打開了就越說越多。

“當初我是為了她,才做了很多研究,寫了那麼多關於六陰之體的書……“

“鬼王是第一個六陰之體……原來那些書都是你寫的……哦不,是你前世吧?“

張周旭一下子塞進了那麼多資訊,既震驚又好奇,但她越看一筆道長的狀態越覺得不對勁,他一開始還能很準確地區分自己的前世和他自己本身,現在卻似乎有些分不開了。

“冇錯,不是我,是我前世纔對。“

一筆道長的雙眸一下子又恢複清明,瞬間冷靜下來。

“就算鬼王生前纔是你前世的愛人那你跟它總歸是有感情的,然後你為了救我,跟你記憶裡曾經的愛人反目成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