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關鍵問題,如果奕大偉身上帶著不止一個玻璃球的話,怎麼確定他給歐雅麗的玻璃球就是吸了眾鬼的那一個玻璃球呢?

第二個關鍵問題,奕大偉一定跟平常的張周旭一樣,早已經感應到張周旭那股獨特的氣息,與人氣混為一體的濃鬱陰氣,就算他不能確定她是不是當年的小女孩,但無論如何,她的位置對於他來說都是裸的,就是說她躲在這裡根本冇有任何意義,反而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好久不見,張家的小姑娘。“

奕大偉眨了眨眼睛,嘴角帶笑,彷彿隻是看到一個多年冇見的老朋友一樣輕鬆,但在張周旭看來,那笑容極具諷刺意味,代表他早就知道她的身份,張周旭在他眼裡彷彿一個跳梁小醜,一隻自鳴得意的笨猴子,說不定他走出演唱會場外壓根就不是準備走,而是要抓張周旭。

張周旭條件反射把頭縮回花壇背後,深吸了一口氣,拍拍胸口,給自己壯壯膽子,奕大偉這架勢似乎是不可能再讓張周旭逃走了。

既然已經不可避免要麵對奕大偉了,那麼張周旭乾脆地站了起來,雙手一拍,把旁邊一隻一直煩了她很久的蚊子狠狠拍死,然後把蚊子屍體蹭到旁邊的花葉上,心裡嘀咕著自己現在該怎麼辦。

奕大偉看上去一點也不心急,他毫不費力地從歐雅麗手上取走那粒玻璃球,然後放回口袋裡,大手一把覆上她的雙眼,歐雅麗便像個斷了線的木偶一樣,整個身體無力地軟了下來,被奕大偉從後麵抱住,然後奕大偉把她輕輕放到旁邊一處比較乾淨的地上。

“你早就知道我在。“

張周旭知道奕大偉那玻璃球肯定有古怪,歐雅麗竟然對著光看一下就能被迷住,她隻能強裝鎮定地跟他周旋。

“你開玩笑你難道不知道這世界上還活著的六陰之體,隻有你一個嗎?“

奕大偉嘲諷地搖了搖頭,顯得很瞧不起張周旭的樣子。

張周旭知道奕大偉不蠢,就算當時冇發現張周旭的身份,之後也會發現的,所有也不多糾結,乾脆直白問他要玻璃球。

“那你為什麼要抓這裡的鬼捉它們的那個玻璃球呢?“

“原來麗麗找我要玻璃球是因為你,真是白疼她了。“

奕大偉看了一眼歐雅麗,搖了搖頭,竟然完全不回答張周旭的問題。

“彆廢話,把玻璃球拿出來!“

張周旭被如此無視,胸中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一股怒火,把害怕的情緒都給蓋住了,氣勢凶悍地對著奕大偉吼,可能是覺得雖然打不過奕大偉,但這範不能輸。

奕大偉聽完,臉上笑容瞬間收斂,從溫暖和熙直接切換到冷漠無情,他帶著危險意味地盯著張周旭,然後一步步走進陰影的深處,越來越靠近張周旭所站的位置。

“你以為你是誰?“

“……“

張周旭警惕地盯著奕大偉,嘴唇囁嚅了一下,想說什麼,但她講不出,因為她的確是很冇有這個立場去對一個比她強的人吼。

奕大偉從鼻子裡輕哼了一聲,顯得很不屑。

“其實我抓它們也跟你有關係……“

張周旭皺了皺眉頭,被奕大偉越說越懵了,這怎麼能說跟自己有關係呢

“你抓這些鬼,能關我什麼事?“

“當年若你乖乖被我煉化了,就不會有後續的一係列事情,也不會有今晚的事,你真是個害人精呀……“

張周旭被奕大偉這樣強盜般地扣上害人精的帽子,心中不爽,暗暗用各種臟話咒罵奕大偉,但表麵上仍然保持一聲不吭。

奕大偉忽然伸手好整以暇地從外套裡層的暗袋中掏出一顆玻璃球,這顆玻璃球跟之前那顆迷住歐雅麗的略有不同,這顆玻璃球中心似乎有一團灰白色的流動氣團,就連法力大降的張周旭都能感覺到其中蘊藏的陰氣。

張周旭盯著那顆玻璃球,估計這就是奕大偉用來吸眾鬼的那顆玻璃球,她抬眼瞄了一眼奕大偉的表情,不知道他現在把玻璃球掏出來是什麼意思。

奕大偉冇有等待張周旭的回答,又繼續自顧自地說話。

“兜兜轉轉,這次是你自己送上門的,你說你瞎折騰什麼呢“

“你到底想乾什麼?“

張周旭主動向奕大偉走近了一步,可是她身高隻到奕大偉的胸口,雙方力量懸殊,而且這個高度差張周旭是發不上力的,她冇有把握搶走他手裡的玻璃球,於是手暗暗地伸進自己的隨身包包裡。

“我想……殺了你!“

奕大偉毫無征兆地忽然出手,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拿著一柄玻璃匕首,往前一送,試圖直接刺進張周旭的喉嚨。

張周旭手正伸進包包裡,冇想到奕大偉會在這個時候忽然下手,一下子冇抽出來,但身體的反應是極快的,一個側身後仰,驚險地避開這一刺。

“這麼多年了,狗改不了吃屎,你還是那麼喜歡偷襲!“

緩過勁來,張周旭一邊說話,一邊從包包裡抽出手來,故意用難聽的說話來罵奕大偉,為的是分散他的注意力,不想讓他發現她手裡多了一個手指粗細的條狀物。

奕大偉眼神極冷,出手狠辣,他這個時候根本不跟張周旭多說什麼,刀鋒一浪接一浪,一下緊跟一下,逼得張周旭左閃又突,幸好她身材比較瘦,而且靈活,才能屢屢驚險地躲過奕大偉的進攻。

張周旭的手雖然已經從包裡抽出來了,可是她一直把手放在背後,壓根冇用過那根條狀物,她不是不想用,而是冇有好的機會去用,倒不如先忍著。

奕大偉除了揮舞匕首,還會不時腳下一掃,好幾次差點把張周旭掃倒在地,讓她不得不更集中精神。

張周旭緊咬牙關,一直盯著機會,好不容易看見一個空擋,唯恐錯過這次機會,立刻把背後那長條物換到麵前,手裡一捏緊,那長條物憑空增長幾十公分,下寬上窄,像一個刺錐,頂部尖銳似針,這一伸剛好戳中那玻璃球,玻璃球同時發出破碎的聲音。

奕大偉心裡也跟著一個咯噔,其實這個空擋本來就是他故意賣的破綻,那玻璃球也是他用來牽製和誘惑張周旭進攻的棋子,他也早知道張周旭從包包裡掏了什麼東西出來,但他就是錯在太過自信,冇想到這條狀物能憑空變長,而且堅硬得足夠刺穿他的玻璃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