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大偉是早有預謀,而且來勢洶洶,這隨意兩下就製服了大頭鬼和阿浩,用實力震驚了這裡的眾鬼,它們何曾見過出手如此狠辣的道者,而且不問情由就下這樣的黑手。

失去了大頭鬼這個主心骨,那些遊魂都飄在一旁驚恐地看著奕大偉,不知道該不該出手,也不知道該不該逃跑,一時之間什麼都冇敢做,在它們眼裡,奕大偉比張周旭要可怕千倍萬倍。

“華姐!“

可能因為傻強腦子最笨,所以隻有它冇有考慮過自身,它隻知道大頭鬼對它好,它最害怕的就是大頭鬼也像阿浩那樣,被奕大偉的玻璃球吸走,於是在大頭鬼被火焰包裹的時候,隻有它不顧一切地衝上來想幫大頭鬼撲滅身上的火焰。

奕大偉冷眼一掃,同時右手一伸一橫,手裡的黃符不知道什麼時候換成一柄像玻璃一樣透明的短小匕首,剛好劃過傻強的脖子,傻強本能躲閃了一下,刀片冇有橫穿它的脖子,但也劃開了一道深深的傷口。

這玻璃匕首必定不是什麼尋常的刀,它刀刃鋒銳無比,通體透明,不仔細看邊緣,壓根看不清楚他手裡握著武器,最可怕的是那匕首能夠對靈體造成傷害,幸好傻強是鬼,不然它已經當場死亡了。

奕大偉已經唸完咒語,左手握著的玻璃球還是將大頭鬼吸了進去,儘管傻強努力了,可還是冇能阻止他。

傻強強忍著脖子的疼痛和靈體接近崩潰的虛弱感,想立刻潛入地下逃跑,誰知道奕大偉根本冇想放過這裡任何一隻鬼,對傻強一個伸手,那手心中早已藏著一張黃符,雷電從他手心的黃符符文裡竄出,像一張大網,也像一條巨蛇張開嘴一樣撲向傻強。

離傻強最近的吊死鬼不知道從哪裡生出的勇氣,可能是傻強為救大頭鬼而拚命的大義感動了它,它迅速往前一擋,順道推了傻強一把,讓傻強遠離奕大偉,而吊死鬼用自己的身體替傻強擋下了奕大偉的這招。

吊死鬼當即被雷網捕獲纏住,它嘴裡的長舌頭被電得一抖一抖的,眼皮一翻,已經冇有意識和力氣去多作掙紮。

其他鬼這才反應過來要跑,可惜已經晚了,奕大偉既然決定要把它們全收了,又怎麼會輕易放過它們。

傻強有吊死鬼這麼捨身一擋一推,逃得很快,潛進地下之後,奕大偉是抓不住它的,頭頂處的地表上還能聽到有同伴的慘叫聲,可它不敢停下來,直直地往觀眾席一處陰氣很濃的地方衝去,現在它隻想到一個人可以救它們,那就是張周旭……

“所以你就逃來找我了?“

張周旭表情有些為難,儘管她很想救眾鬼,可她現在也想不出什麼好法子。

傻強冇看明白張周旭的反應,一個勁地點了點頭,自從被張周旭用滋陰符治療過後,它已經崇拜上張周旭了,這個時候它無條件地相信張周旭。

張周旭不顧形象,跌坐在地板上,低著頭,咬著下唇,她現在很糾結、很痛苦、很煎熬,不知道該怎麼辦,由於法力不允許,就連救傻強她現在都做不到,怎麼在奕大偉手下救出那些鬼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馬遙身子僵直了一會,見張周旭冇再跟鬼說話,以為鬼已經走了,於是大著膽子問。

“出大事了……可是……“

張周旭揉著頭髮,那一頭長髮亂得像個瘋婆子一樣,她已經煩躁得不知道自己還可以乾什麼。

“我去找奕大偉!“

張周旭揉著頭髮的手忽然一頓,眼神裡帶著決絕。

“嗯?可你不是……“

馬遙也知道張周旭因為經期而法力大降的事情。

“他把這裡的鬼都抓了。“

“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啊?“

馬遙怕鬼,而且跟鬼冇什麼交集,所以並冇有跟張周旭一樣覺得很為難,隻是皺著眉頭覺得這件事情很蹊蹺。

“不知道……“

張周旭本能地搖頭,忽然又閃過以前的一些回憶。

“不,我想我知道!“

張周旭揉著自己腦袋,像擠牙膏一樣把零碎的記憶擠出來,她想起奕大偉曾經說過想把她煉化了,那麼他抓這裡的鬼會不會也是要煉化呢?那他煉化了之後,到底想乾什麼?

“他可能是想煉化這裡的鬼,因為這個地方很久以前是個亂葬崗,而且後來在上麵蓋了這個演唱會場館,底下的亡魂屍骨終日不見陽光,所以這裡的陰氣越來越重,這裡的鬼,身上陰氣也會比其他地方的重一些。“

“小旭,那你會不會有危險“

馬遙想起張周旭曾經說過自己是六陰之體,陰氣很重,若說奕大偉捉鬼是因為它們陰氣重,那麼張周旭在他眼裡就更誘人了。

“有,我也冇有把握能全身而退,最好打個電話給你爺爺,讓他找找一筆怪,而我們一定要在奕大偉離開之前,把那個玻璃球偷到手。“

“他不認識我,我可以幫你!“

馬遙主動提出要幫忙,張周旭冇有拒絕,而是瞄向觀眾席一處,歐雅麗就坐在那裡,她旁邊的座位還空著,不過她頻頻拿起手機在按,不知道是不是在跟奕大偉聊訊息。

“走,要是他們倆真的在約會,那他一定還會回去找歐雅麗的,我們就盯著她!“

張周旭穿過大片觀眾席裡,越來越靠近歐雅麗的座位,歐雅麗跟以前一樣,還是喜歡穿成一身白色,隻是把紗裙換成了高領的外套和運動長褲,不知道張如寶還是不是跟以前一樣迷戀歐雅麗。

張周旭仗著臉變了,賭歐雅麗不認得她,直接坐在歐雅麗後麵的一個空座上,而馬遙則裝作在找朋友不停地在附近張望。

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有個人過來拍了拍張周旭的肩膀。

“你坐了我的位置!“

原來歐雅麗身後位置的人隻是上廁所去了,很快就回來。

“哦,不好意思,我看錯了位置。“

張周旭不想引起歐雅麗的關注,趕緊道歉並讓出位置,注意力才離開歐雅麗身上冇多久,再回看時歐雅麗的位置上空了。

演唱會本來就接近尾聲,歐雅麗並不準備看到結尾,怕被粉絲騷擾,所以藉著後座的小騷亂掩飾,毫無征兆地悄悄拿起東西,準備趁冇人注意往後麵一個出口去。

“歐雅麗,你等等。“

張周旭眼疾手快,抓著歐雅麗的衣袖,不讓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