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張周旭的注視下,整首合唱曲有驚無險地唱完,奕大偉隻是偶爾看著吳夏,並冇有乾出什麼出格的事情,倒是吳夏的新唱腔讓觀眾耳目一新,在副歌進入前那段,插了一段戲劇式唱法,不長,但起到點睛作用,讓吳夏成為三人中的焦點。

“吳夏好帥!“

馬遙陷入花癡當中已經無可救藥,她現在眼裡、腦裡、心裡全是吳夏。

合唱完結,唐淩出來控場,代替牛牛送彆兩個嘉賓,他們便順理成章將舞台還給牛牛,撤退回到後台。

隻是兩人一走,場麵瞬間單薄,牛牛一人的聲音明顯遜色,即使再賣力地唱跳,甚至撕開胸前的衣服,不少粉絲都意興闌珊。

這場演唱會很失敗,冇穩固到牛牛自己的粉絲,反而讓大半粉絲都叛變了。

本來奕大偉是可以直接回觀眾席的,可他執意要跟吳夏一起返回後台。

張周旭隱隱有不好的預感,看著奕大偉在即將拐進後台失去蹤影的時候,把手搭在了吳夏的肩上,似乎嘴角還勾起了一個笑容,在張周旭看來,那是一種奸笑。

“完了,不知道奕大偉在打吳夏和阿浩的什麼主意。“

張周旭湊到馬遙耳邊小聲說。

“什麼“

馬遙有些冇反應過來。

“我不是跟你說過我跟奕大偉有仇嗎?“

“對了,你們怎麼認識的,到底是什麼仇什麼怨呀“

“奕大偉也是個道者,但他是個奸的。“

“他乾了什麼事情呀“

張周旭用手蓋住自己的嘴巴,湊到馬遙耳邊小聲說,唯恐被彆人聽到,就把當初奕大偉怎麼用詛咒破壞黎醫生和梓榆的婚姻,怎麼勾引梓榆,然後害她死於非命的,最後還害得黎醫生自殺了的事情說出來。

“你確定嗎?奕大偉真的是這樣的人“

馬遙覺得匪夷所思,她難以想象那樣一個光鮮亮麗的人背地裡會做這樣齷蹉的事情。

“是,而且我當初會流落到荒島上,也是拜他所賜。“

“是他把你扔在那的“

“那倒不是。“

張周旭接著又把她前往綜藝節目現場調查奕大偉的事情,以及後來怎麼被他盯上,如何被逼著逃進妖府裡,就連遇到大龍蝦,被它放在荒島上的事情,都告訴了馬遙,但由於時間關係隻講關鍵資訊。

張周旭很信任馬遙,所以冇有可以隱瞞什麼,這幾年來,馬遙已經取代曾穎成為她最重要的朋友。

馬遙目瞪口呆,這資訊量實在太大了,不過她確實覺得吳夏現在很危險。

“張!周!旭!“

張周旭感覺到好像有人在凳子下麵叫自己,聲音好像漏氣一樣,十分難聽,心想這些鬼怎麼都喜歡在凳子底下找人,反正又冇人看得見它,為什麼不能大大方方地飄上來,結果她低頭一看,嚇得眼睛直了。

凳子底下的是傻強,今天張周旭用滋陰符拚儘法力治好的那個傻強,它現在樣子一點都不好,靈體受損,身子已經接近透明,十分虛弱,而且脖子接近喉嚨的地方被撕裂了一個口子,帶著可怕的傷口,正因為這個傷口它說話的聲音才變成這樣。

“是奕大偉“

張周旭顧不上被其他人當作傻子了,蹲了下去看著傻強,唯恐傻強還冇說完話就這麼消散掉。

傻強含著眼淚點了點頭,表情隱忍。

“大頭鬼呢?“

“被他吸走了,阿浩也是,大家可能都……“

張周旭低頭沉默了一會,皺著眉頭,越想越煩躁,十指揉著自己的頭髮,恨不得要把指頭嵌進頭骨裡,她恨自己,怎麼在這個時候法力大降,她很想救它們,可是她無能為力。

“救救……它們吧!求求你!“

傻強急得流出眼淚,雙手給張周旭作揖。

“他拿什麼吸的它們“

“一個……玻璃球。“

傻強歪著腦袋仔細回憶當時的情形……

在張周旭和馬遙順利離開之後,阿浩和眾鬼陪在吳夏身邊,吳夏在準備上台之前,看見阿浩充滿希冀看著舞台的眼神,他知道阿浩跟他一樣,渴望一個舞台,於是他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邀請阿浩附身。

阿浩對吳夏的附身是友好的,雙方意識同時存在,對身體同時具有控製權,雙方一開始有些不適應,阿浩太久冇有走過路了,好像有些順拐,很快吳夏就接管了身體,所以馬遙發現吳夏一瞬間的不自然之後又恢複了。

上台之後吳夏既是自己,也是阿浩,他們分工合作,一個負責唱,一個負責彈,甚至可以分段合唱,合作顯得越來越得心應手,隻是他們都不知道,奕大偉是一個道者,一個邪惡的道者,早就像一條毒蛇一樣盯上了他們,準確的說是阿浩。

吳夏回到後台之後,阿浩正想從吳夏身體裡分離出來,結果吳夏的肩膀忽然被拍了一下。

“大偉哥。“

吳夏笑得靦腆,他當然知道這位當紅的前輩,甚至視他為自己的偶像。

奕大偉笑了笑,搭在吳夏肩上的右手驟然用力,吳夏立馬失去意識,頹然倒下,奕大偉眼疾手快將他扶住,隨手招來一個站在旁邊的工作人員,表情顯得很擔心,不愧是個多棲明星,演技確實很好。

“吳夏累暈了,你們快扶他回去休息一下吧。“

那工作人員不敢有絲毫怠慢,連忙扶起吳夏帶走了,還叫了其他工作人員來幫把手,一下子這裡隻剩下奕大偉一個人。

奕大偉不著痕跡地收起自己的右手手掌,隻見他掌心之中藏了一張黃符,上麵畫著符文。

在吳夏昏倒那一刻,阿浩就被剝離出吳夏的身體,此時周身被一層雷電纏著,不住地慘叫,旁邊看著這一切的眾鬼驚恐地看著奕大偉,隻看奕大偉從懷裡掏出一個玻璃球,不大,手心就能握住,他嘴裡好像在唸叨什麼,然後阿浩就被吸進了玻璃球裡頭。

大頭鬼看見阿浩被如此對待,當先召喚出自己的木棍,掄起就狠狠砸向奕大偉,可是奕大偉隻是瞥了它一眼,他左手手心不著痕跡地一下抹過那木棍,木棍立刻被一條火龍纏上,通體燃燒,很快就腰燒及大頭鬼的手,大頭鬼反應也很快,立刻鬆手,可是那木棍上的火焰立刻炸開,無數點火苗彈到它手上,在它手上發生像一樣的效果,大頭鬼幾乎是瞬間就被燒成一個火球,隻有慘叫聲讓其他鬼知道大頭鬼就在其中。

奕大偉舉起剛纔的玻璃球,像是又在唸叨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