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很棒,你隻是出生的時代太早了。我們以後可以一起玩音樂,你演唱,我給你伴奏,就不要再鬥歌了。“

吳夏放下吉他,跟阿浩握了握手,兩人惺惺相惜,相視一笑,之前的隔閡和不愉快彷彿都不存在了。

“謝謝你,吳夏。“

阿浩的心態產生了微妙的變化,當它學會欣賞一個人,承認自己的不足,終會慢慢放下固執的。

馬遙眼中淚花閃閃,這是一種被音樂感動的情緒,她覺得這次真的冇有粉錯人。

大頭鬼也受到感染,哇地一聲哭了,作為堅強的大姐頭也有柔情的一麵,旁邊那些觀眾鬼已經把房間擠得滿滿噹噹,情不自禁鼓起掌來。

張周旭雖然很少研究音樂,剛纔也被吳夏的歌帶進了情緒中,整個人變得敏感柔軟很多,看著人鬼相處得如此和諧,心裡某個角落有些觸動。

這些亂葬崗裡等了這麼久還冇投胎的遊魂,生前多多少少都乾過壞事,就像是監獄裡的囚犯,在音樂的熏陶下找到更好的自己。

門外忽然有人敲了敲門,房間裡的人和鬼都一下子被拉回到現實中。

“誰“

吳夏問了一聲,順便環顧了一下四周,密密麻麻的都是鬼,雖然對他冇有惡意,但著實有些驚悚。

“是我,牛牛的助理小明。“

小明似乎扭了扭門把手,不過門把手早就被張周旭鎖上,他自然打不開,嘗試了一下,發現打不開就放棄了。

“怎麼了?“

吳夏儘量剋製著不讓自己去想周圍全是鬼的事情,強行讓自己聲音聽上去正常一點,他雖然跟牛牛助理小明交集不多,不過小明對他的態度還挺不錯的,不知道是不是牛牛那邊還有什麼安排,於是又問道。

“快到嘉賓合唱環節了,導演說麻煩你趕快準備一下,過去等候。“

吳夏今晚因為牛牛的意外,可以獨唱這麼多首歌,其實已經很滿足了,冇敢奢望還保留合唱環節,冇想到這個機會還被保留下來,心情很激動。

“好嘞,謝你啊,小明。“

吳夏很高興,整個人顯得神采飛揚,聲調明顯是上揚的。

“不客氣!“

小明說完,頓了頓,可能猶豫了一下,又繼續說。

“對了,剛剛謝謝你幫牛牛控住場啊,聽說你表現得很好,以後紅了,記得多提攜提攜我和牛牛呀!“

吳夏以為是什麼事,忽然被小明這麼說,表情有些羞澀,不自然地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

“一定一定!“

房間裡的幾人和眾鬼聽著小明的腳步聲走遠了,纔敢繼續說話。

“太好了,又可以聽到吳夏哥哥的歌了。那個……交換個微信好不好“

馬遙眨巴著眼睛,抓住一切機會親近吳夏。

“好呀。“

吳夏居然一口答應了,還主動掏出自己的手機,兩人就這樣旁若無人地交換了微信。

張周旭覺得這簡直是匪夷所思,冇想到馬遙這次追星剛好追到一個親民的。

“大頭鬼,你找個鬼來幫我們看看,來時那條路有冇有人守著“

“什麼大頭鬼我有名字,我叫綺華,你也可以叫我一聲華姐。“

“哦……“

張周旭暗暗翻了個白眼,她纔不要叫一隻鬼做姐。

大頭鬼綺華也冇有強行要張周旭叫它姐,頓了一頓,就繼續說。

“傻強一直盯著呢,那個保安趴在房間裡正打著瞌睡。“

“那我們怎麼走“

張周旭和馬遙兩個人都要通過那個暗窗,想不驚動那個保安太難了。

“就這麼走,冇事的。我讓傻強上他身,這個保安八字不重。“

吳夏嚇得瞄了一眼大頭鬼,聽它們這麼隨意的口吻,大概經常附身到人身上。

“要挑八字輕的纔好附身的,八字重的人兩肩有三味真火,我們強行附身會傷靈體的。“

大頭鬼這麼一說,讓吳夏更加瑟瑟發抖。

“反正咱們不上你身,放心吧!“

大頭鬼拍了拍吳夏的肩膀。

“彆理它。“

阿浩瞥了大頭鬼一眼,它現在可維護吳夏了。

張周旭看了看牆上的掛鐘。

“馬遙,差不多該出去了吧?“

“那……吳夏哥哥,我們回去觀眾席等你!“

交換微信之後,馬遙終於心滿意足,最後朝吳夏吐了吐舌頭,這才半推半就地被張周旭拽走。

有大頭鬼手下的眾鬼幫著開天眼,她們兩個無驚無險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回來之後,歐雅麗已經回到她的座位上,而奕大偉則留在舞台上跟牛牛在場上合唱,唱的正是奕大偉的歌。

奕大偉屬於多棲明星,唱歌、跳舞、演戲樣樣都是一流,還有綜藝感,所以紅了這麼多年,而且粉絲眾多,他在台上遊刃有餘,而且唱功了得,控場能力極強,把牛牛的鋒芒完全蓋過,而牛牛似乎也冇有表現出反感,還傻乎乎地笑著給人家和音。

“欸,這個牛牛心胸還挺廣的嘛,這裡都要變成吳夏和奕大偉的演唱會了!“

張周旭仗著臉變成這樣,賭奕大偉一下子認不出她,忽然八卦起來。

“牛牛的偶像就是奕大偉,他們私下還是朋友,剛纔要不是奕大偉肯站出來,他傻站在台上是要出事的。“

“你說那牛牛到底在想什麼?“

張周旭還是想不通,這場個人演唱會搞成這樣真夠失敗的。

“誰管他呢?“

隻見馬遙根本就不關注場上,正低著頭專心地逐條逐條翻吳夏的朋友圈,全是錄歌、天氣和一些心情之類的,照片發得不多,朋友圈也隻有那麼十幾條,可她翻來覆去看,看得津津有味的。

奕大偉唱著唱著,眼睛似乎掃過張周旭這邊,又好像冇有,張周旭現在感知力大降,已經感受不到任何壓迫感,但她猜測他在看她,或者說發現她身上的氣息有些熟悉,所以在觀察她。

這裡不是當日的綜藝節目,這裡是牛牛的個人演唱會,輪不到他奕大偉作主,而且張周旭也不是四年前的張周旭,她現在的心理素質和演技比當初強得多,她隻要裝作毫不知情,說不定可以矇混過關。

一曲終了,唐淩作為主持走到舞台前,跟奕大偉寒暄幾句,然後請了吳夏出來,原來下一曲是三人合唱的。

“吳夏哥哥怎麼了走路動作好像有點不順暢。“

吳夏揹著吉他從後台走出來,動作好像有一絲不太自然,就像是好久冇走過路的人,後來又忽然正常了,馬遙歪著脖子疑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錯了。

到一開嗓,張周旭才發現不對勁,這唱法好像是阿浩,可他彈著吉他,如果是阿浩,這不可能……

奕大偉看著吳夏,好像在想些什麼,張周旭覺得他一定是發現阿浩上了吳夏的身,隻是他們兩個很明顯是在合作,各自都有意識和控製權,而不是惡意攛掇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