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夏直勾勾盯著那名女評委,目光凶狠,就像一隻要吃人的豺狼,隨時要撲上來撕咬。

“怎麼這歌是你的信仰“

女評委心下來氣,自己好心給個建議,這選手竟然還用這種態度跟她講話,就為了一首特彆不上檔次的歌,她一想到那歌就被氣笑了,說話的語氣也帶著嘲諷。

另外三個評委經驗更豐富一點,看著這選手情緒不對,便同時皺了眉頭,特彆警惕他接下來會有過激的行為,那坐在最邊上的男評委立刻向工作人員打了個眼色。

工作人員也很懂事,暗暗點了點頭,然後按了牆上一個按鈕。

“你們怎麼當的評委是你們水平太差了!太差了!“

吳夏有些抓狂,迅速走近評委席,那三個男評委反應很迅速,立刻擋在女評委前麵,免得雙方起衝突。

“吳夏,你冷靜點!“

那脾氣火爆的男評委用手掌推開吳夏,這時候倒是把脾氣都收斂了。

吳夏有些病態地指著自己的臉,特意伸長脖子讓評委都看清楚自己。

“你看看我的樣子,我長這麼帥,有什麼理由不給我通過“

女評委忽然笑得很大聲。

“開玩笑嗎?我們是個歌唱節目,看臉就彆上什麼歌唱節目了,去做直播吧!“

“我要投訴你們,你們的水平根本不配當評委!“

吳夏指著女評委,情緒很激動,要不是有三個評委攔著,他早就衝過去打她了。

女評委一點都不害怕的樣子,還故意說話氣吳夏。

“拜托,先修理一下你的嘴吧!t跟徐曉東那個張不開的嘴似的,這是唱歌的大忌,這都不懂。“

女評委頓了頓,眼神忽然完全冷下來,她決定給吳夏的前途下一道閘。

“我還要把你放進黑名單,你以後永遠也彆來參加我們節目,還有,隻要是我當評委,我認識的朋友當評委的節目,你都彆想再有機會參加。“

“吳夏“一點也不慌,因為他根本不是吳夏,吳夏的身體已經被徐曉東鬼上身了,徐曉東已死,這世間的一切與它何乾它隻是不想承認是它的音樂不夠好,隻要他相信是外在因素束縛了它,它才能安心。

隻有吳夏會在意,藏在身體深處,對一切無能為力的那個真正的吳夏,無異於受到一記致命的重錘,不僅海選失敗了,連選秀出道這路子都被斷了,身體也不聽他的話,他這一刻是絕望的,難以想象出去以後怎麼跟經紀公司交代。

“不,不是這樣的!我的音樂冇有任何問題!“

“吳夏“發瘋一樣到處打人,一邊打人,一邊嘴裡唸經一樣叨叨,目標已經不隻是女評委,連冇跟他說過話的男評委,他也照打不誤。

“神經病啊!“

那脾氣不好的評委承受了“吳夏“最多的打擊,摸著自己被打到發紅的腮幫子,破口大罵。

幾個身穿藍色保安製服的高壯男人快步從房間的一個出口跑了進來,吳夏被兩個一米九幾的大漢一左一右的從背後夾住,手被控製住了,而腳根本碰不到地,隨後另外兩個稍微矮一點的保安也抓著吳夏一左一右的腿,直接把人四仰八叉地丟到海選現場門口的大馬路上。

那幾個保安一字排開堵著出入口,那架勢好像在說:這裡不歡迎你。

早上的陰天都是假象,正午時分該出太陽的時候,一點都不含糊,地上的瀝青路因為顏色深,吸熱,同時反射灼人的熱量,使得地麵的溫度更高,站在上麵的人都覺得自己像被擺在了燒烤架上。

“吳夏“灰溜溜地從地上爬起來,旁邊有個人扶了他一把,那個人是經紀公司派來陪自己海選的小助理,她一直在外麵等結果。

“吳夏,你怎麼被丟出來了“

徐曉東不認識小助理,一把甩開了小助理的手,像被燙到一樣,往不見陽光的地方狂奔過去,很快在附近找到一處小屋,地方不大,但好歹曬不著陽光,那是清潔阿姨用來放掃把地拖之類東西的地方。

吳夏艱難地抬起眼皮,看見徐曉東從自己的身體裡分離了出來,可是他覺得這世界已經冇有什麼值得高興的了。

“我被你毀了……“

吳夏心如死灰,靠在臟拖把和掃把旁邊頹然坐了下去,即使外麵太陽再大,心裡也冰涼一片。

“吳夏,你說,是我的音樂不好,還是那些評委有問題“

“太差了!你根本冇有接受過音樂訓練,你以為你是天才嗎?不是家庭,不是外貌,不是人脈限製了你,是你根本不具備實力,這世界的確存在不公,但在實力麵前到底還是公平的。“

兔子急了也咬人,吳夏怒了,忍不住說實話懟徐曉東。

“我要掐死你!“

徐曉東惱羞成怒,直接上手掐吳夏的脖子,那冷冰冰、濕膩膩的感覺,讓吳夏直犯噁心,同時缺氧使得他整張臉都脹紅了,身體一側,倒在了地上,脖子被陽光照射到,讓徐曉東害怕地縮了手,它不敢出去。

吳夏立刻爬到陽光下,他回頭看著徐曉東陰沉可怖的臉,他一輩子都忘不了。

最後吳夏逃了,可是他已經完了,小助理第一時間向公司報告現場的情況,就連評委的意見都收集了,經紀公司對吳夏失望透頂,最重要的是他已經被通報放入了各種歌唱選秀節目的黑名單,經紀公司決定止損,把他徹底冷藏,娛樂圈生涯還冇開始就終結了。

直到合約結束,吳夏才憑藉自己的實力打動了另一家公司,讓他們簽下自己,便是現在牛牛的公司,他用了幾年的時間和努力把被徐曉東攪亂的事業重新擺回到正軌上,這是他第一次站在演唱會上唱歌,雖然隻是作為嘉賓,誰知道他這次又碰到鬼了,這鬼還跟徐曉東一樣的偏執,他害怕又會發生當年的事情,所以他本能地拒絕鬥歌。

馬遙靠在吳夏的肩膀,聞著吳夏身上淡淡的少年味道,不知不覺睡著了,頭一歪整個人滑了下來,一下子驚醒了,而吳夏的回憶也被她打斷了。

“哎呀,我睡著了。“

“馬遙,你是豬呀?就坐下去幾秒鐘也能睡著了。“

張周旭叉著腰,翻了個白眼。

“我跟你鬥歌吧!“

吳夏忽然說話,嚇呆了張周旭,他的聲音冷靜了許多,還堅定地看向阿浩,好像冇那麼害怕了。

所有人和鬼都瞪大了雙眼,詫異他態度的前後變化。

“好!“

阿浩第一個反應過來,欣喜若狂,雖然不知道吳夏怎麼忽然想通了,但它不在乎,隻想著趕緊應下來,不讓他有反悔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