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茅山:六陰女道 >   第十四章

四叔公眉頭皺起,對於楚家三口的反應不太滿意,慢慢回過頭來盯著他們。

“三位如果覺得害怕可以先出去迴避,不要影響我們上課。“四叔公明顯看在香油錢的份上按捺住了脾氣,但那殺氣還是讓三人直髮抖。

張周旭無語地蓋住雙眼,實在看不下去,她知道四叔公最恨彆人打斷他上課,所以特意在進門前就交代過他們不要亂說話,誰知道蕭琴還是被嚇得尖叫了。

“楚叔叔,你們要不現在附近逛逛“

“不用,不用,難得有這個機會見識見識。老婆,你就不要大驚小怪的了。“

楚亞航可不敢隨便亂走,而且這香油錢都給了,怎麼能就這樣走了。

“我……我一定不叫了。“

蕭琴可不敢自己出去外麵亂走。

“小宏,咱們是個爺,不要害怕,要學會麵對!“

楚安宏也自知失禮,立刻從地上爬起來,連連點頭,表示不會再大驚小怪了。

“你們都會了嗎?“

四叔公也不廢話,見三人執意留下,也就繼續教學了。

“會了!“

“把符畫出來給我看看,今天就先不用施術了。“四叔公眼睛瞟了一眼三人的方向,示意全因為楚家三人的緣故。

“這個還簡單,但辟鬼符比較複雜,而且是要藉助玄雷的,因為玄雷剋製鬼邪的效果最好。“

四叔公又拿起一張黃符,在黃符上方畫有青天白雲,筆畫不斷,以閃雷般的圖案連接一個五行八卦陣圖,陣圖描畫完之後仍未結束繼續以閃雷圖案往下延伸,以黃土圖案結束。

“這是以皇天後土之名,招引玄雷降臨自身之術,迫使鬼邪退避,可貼居室、人或物身上,丟之、焚之失效。“

四叔公頓了幾秒,當週禪和張周旭以為他說完的時候,他又突然說話。

“不過,張周旭你因為體內陰氣極重,一天不能用超過一次,否則反傷自身。

“是。“

四叔公是姓羅的,雖然從小對張周旭冇有多好,可是他對誰都一樣,反倒成為張周旭相對來說最喜歡的叔公,如今四叔公這麼一說,明顯是為張周旭著想,不禁讓她心中一暖。

“周禪,你這裡斷了,這樣會冇有效果。“

……

楚安宏在一旁看著,忍不住也用雙指在空氣中比劃,默默將這一切記下來。

課堂結束的時候已經過了中午午飯時候,張周旭帶著幾人又回到自己家裡,吃過午飯就決定提早出發。

“老婆,要不你在家裡等吧。“

張若柳收拾好東西準備出門的時候突然對上週一柏的雙眸,滿是擔憂。

“我……“

“你現在的身子,不太適合。“

張若柳背過身去,不知道現在是什麼表情。

“你在家裡等,我們會平安回來的。“

“嗯……你們去吧,不然就晚了。“

張若柳出奇地平順,她自己也知道去了也不過是拖油瓶。

最後週一柏和張周旭帶起整套裝備出門,與門外早就等待著的楚家三口會合。

“我不想當個廢人……“

張如寶窩在房間裡,頭戴著耳機哼歌,而他並不知道張若柳坐在黑暗的房間中自言自語。

五人在天黑之前來到楚家,楚亞航作為東北漢子,即使心裡害怕,也當先進了房子,摸著黑按下門旁邊的開燈鍵,一亮堂心就定。

週一柏和張周旭在他之後進房子,楚安宏和蕭琴在最後。

週一柏和張周旭這半年來經常一起出任務,早就形成一種特有的默契。

二人一進門就進入工作模式,張周旭拿著幾張黃符就著漿糊貼在每一麵牆上,而週一柏則從大背囊中拿出一大袋糯米,沿著客廳的牆邊傾倒出一條邊線來。

楚家三口褲腰的地方都彆上了四叔公給的護身符,此時三人縮成一團,對二人的行動不明覺厲,站在門口不敢出聲,也不敢隨意挪動位置,生怕乾擾到二人。

週一柏和張周旭完成了準備工作之後,還貼了張符在自己身上,那符是他們早就畫好圖案的。

楚安宏好奇地看著這圖案,越看越暈乎,因為圖案實在太複雜了,像一圈纏繞的電線,又像是一個扭曲的網。之前他在講堂上看到的符都是能夠清晰看懂的,可這圖案卻著實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張周旭,你們貼的是什麼符“

“隱身符,如果被那東西知道我們在,她不一定敢出來。“

“那……那我們相當於誘餌“蕭琴聲音有些發抖。

“是呀。對了,忘了跟你們說我是六陰之體,你們今天跟我待了一天,陰氣大盛,對於那東西來說,是個殺了你們的好機會。“張周旭故意逗楚家三口,特意解釋道。

楚家三口同時臉色大變。

“你們不用害怕,不要忘記了四叔公的護身符。“

週一柏有些責怪地掐了掐張周旭的臉蛋,立刻安慰三人。

“現在,你們挑個舒服的姿勢都坐在沙發上吧,你們可是要坐一晚上的。“

楚安宏坐在中間,光著腳盤腿在沙發上,左邊是蕭琴,右邊是楚亞航。

“現在是五點半,太陽準備下山,從現在開始,你們不要跟我們兩個說話了,否則會暴露我們的存在。“

“啊?她……她要來了?“蕭琴抱緊懷裡的楚安宏,聲音微微發抖,眼睛盯著四周,生怕有東西突然出現。

“黃昏時分,白天與夜晚的交替時刻是鬼門關打開的時間,在那以後那東西就會來。“

“淡定一點,有我們在呢!“張周旭說完之後,從揹包中抽出一把桃木劍,上麵貼了一個八卦符,向三人做出一個噤聲的手勢,接著蹲在電視機櫃的旁邊。

週一柏也拿著一把桃木劍,小掛包裡還有一遝的黃符備用,找了個牆角蹲著。

楚家三口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心裡七上八下,不知道該做什麼,無論如何都放鬆不下來,又不敢再問週一柏父女。

張周旭實在看不過眼,做著口型和動作。

(口型)“自然點,看看書,看看報紙,看看電視什麼的呀!“

“老……老公,我的料理書給我遞過來一下。“

楚亞航眼睛一瞄,那料理書明明在電視櫃上,楚亞航坐在沙發上又不敢動,怎麼可能去拿那料理書,於是疑惑地看向蕭琴。

隻見蕭琴嘴裡喊著老公,卻打著眼色看向張周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