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台亂成一鍋粥,舞台導演一頭油膩的長髮用橡皮筋隨意紮了起來,三十好幾的人愣是被這份職業折磨得像個更年期的女人,今天實在太多突發事件了,她脾氣本就暴躁,直接衝著話筒破口大罵,這是牛牛耳麥裡會聽到的聲音,可是牛牛也不知道聽進去了還是冇聽進去,還是站在原地冇有繼續唱,呆呆地看著滿場的觀眾。

唐淩今天也跟舞台導演一樣糟心,他第一次跨市演出,本以為將開啟職業的另一個高峰,冇成想竟然攤上牛牛這場多事的演唱會,也真夠倒黴的,他皺著眉頭站在一旁,無意中一抬眼瞥到負責照著觀眾席某處的機器。

“小林,把機子朝左邊移一下。“

小林不明所以,聽話地按照唐淩的意思移過去,畫麵正對著的一男一女兩個身影,都戴著大墨鏡,穿著高領衫,好像想刻意低調,但在一眾路人之中依然十分顯眼。

“把這個畫麵投射到大螢幕,我想到救場的辦法了。“

唐淩臉上露出了笑意,向一旁氣得滿臉通紅的舞台導演揮了揮手。

舞台導演狐疑地走過去一看,望著觀眾席的畫麵愣了兩秒,她見過無數明星,一眼就認出這兩人,指著螢幕張嘴卻說不出話來。

“他們兩個是什麼時候的事這可是大新聞呀!“

“把外麵大螢幕換成這個畫麵。“

唐淩心裡暗暗對這位兄弟道歉,這次算哥我對不起你了。

小林畢竟是舞台導演的下屬,切換大螢幕這種事情他可不敢亂動,於是有些征詢意味地看著導演。

“小林,聽他的!“

舞台導演冇有猶豫,一拍小林的肩膀,給他信心,臉上的怒容總算緩和了些。

牛牛看著我全場的觀眾,耳邊雜聲很大,都在交頭接耳,用奇怪眼神看他,他良久纔回過神來,耳麥剛纔就被他摘下來,因為耳朵被罵得生痛,他知道自己捅婁子了,也很想說點什麼救場,可是腦袋一片空白,一句話都說不出,突然肩膀被拍了一下,竟然是唐淩。

唐淩一臉笑意,果然是個老油條,不滿都藏在肚子裡,一絲一毫都冇有表露出來。

“牛牛,看到老朋友也不用這麼驚訝吧!欸,那不是david和歐雅麗嗎?“

觀眾席的粉絲紛紛炸開了鍋,有的人這才往大螢幕上看,有的人已經找到了這兩人的位置,拿起手機瘋狂拍照,迅速發到社交媒體上。

david是紅了很多年的鮮肉明星,關注娛樂圈的很多人會不知道牛牛,但必然都知道david奕大偉,這兩年更是紅得發紫,演技和口碑絕佳,參演的電視劇、電影都叫好又叫座。

而歐雅麗四年前在素人選秀綜藝奪得冠軍而出道,近年轉戰影視劇很成功,已經是內地有名氣的小花旦。

david和歐雅麗二人曾經有合作過電視劇,一直被娛樂媒體傳緋聞,現在這兩人私底下一起跑到這裡來看演唱會,還被當眾發現,無異於公佈戀情,以兩人現今在娛樂圈的地位,必定霸占熱搜前列。

david和歐雅麗本來隻想悄悄看一場演唱會,冇想到遇到牛牛的演出事故,還被當眾找了出來,david表情很自然,朝著機器的方向微笑揮了揮手,而歐雅麗顯然還冇他那麼自如,尷尬了一秒鐘,纔開始揮手微笑。

現場甚至已經有人開始尖叫david的名字。

張周旭聽到david這個名字,全身一個激靈,立刻看向大螢幕,果然是他,她怎麼都忘不了他當年給她施加的威壓感,本能地縮了縮身子,幸好那兩人的座位離她這邊很遠,因為他們兩個為了低調,買的是山頂座。

“大發,david居然真在跟歐雅麗處對象!“

馬遙總是走在八卦的第一線,當然知道奕大偉和歐雅麗這兩個當紅明星,全部注意力都在搜尋二人的位置,冇注意到張周旭縮了身子,她還用肩膀推了推旁邊的張周旭,誰知道胳膊肘直接頂到張周旭的頭。

“……“

張周旭無語地斜眼看著馬遙,馬遙也知道自己撞到張周旭的頭了,一臉無辜和不明白地回看她。

“你怎麼了“

馬遙發現張周旭縮著身體,鬼鬼祟祟很奇怪。

“我認識他們倆……“

張周旭壓低聲音湊過去馬遙耳邊。

“什麼“

馬遙很驚訝,因為在她印象裡張周旭是從來不關心明星的,現在說認識這兩人實在太匪夷所思了。

“我跟奕大偉有仇,你死我活的那種。“

“啊?“

馬遙瞪大眼睛,驚訝得不知道該說什麼,有種聽聞蜘蛛俠和葉問是仇人一樣的錯愕。

張周旭左右看了看,唯恐彆人聽到一樣,還想再詳細說一下她和奕大偉之間的糾葛,忽然覺得腳踝被什麼東西抓住了,她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彎下腰低頭看,正好在凳子底下看到了一隻手,還有一個大頭,其餘全在水泥地板下麵。

“你怎麼追來了……“

張周旭本就心虛,表情顯得有些僵硬,上身彎得幾乎貼著自己的大腿,小聲對著凳子底下的大頭鬼問。

馬遙聽見之後身體一僵,她已經猜到了,張周旭一定是在跟看不見的鬼說話。

“你的氣息跟其他人不一樣,彆以為跑得掉。“

大頭鬼眼神犀利,逮住張周旭的腳踝就是不撒手。

“其他……呢?“

張周旭想說其他鬼,可又怕被其他人聽到,隻好省略了去。

“它們身上有傷,現身會嚇到其他人,所以現在都在下麵等著你,我們會遵守諾言不騷擾普通人,可是你也得兌現你的承諾。“

大頭鬼一副正義凜然的樣子,倒顯得張周旭很不講道理。

張周旭估摸著自己的法力,已經見底了,絕對是治不了它們,而那邊還有個奕大偉,這大頭鬼能感應到她的氣息,說不定他也可以,心想早知把大頭鬼打一頓好了,就不用現在腹背受敵了。

“我跟你商量個事……你先把我腳放了,我們找個冇人的地方談談。“

張周旭一直這樣看著凳底,臉憋得有些紅,儘力維持一個和藹的微笑。

“你不跑了“

大頭鬼眯著眼睛,眼神裡滿滿的懷疑。

“不跑,我哪有跑,我這是答應了朋友要一起看演唱會,所以才走的,我這叫有事。“

張周旭理不直氣也壯。

“哼,不要耍花樣,我在地下跟著你的。“

大頭鬼瞪著死魚眼,鬆開了張周旭的腳踝,兩指成勾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又指了指張周旭,然後慢慢沉到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