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周旭說完有點後悔,隻怪大頭鬼回答得太乾脆,自己如果這時候反悔,確實是過分了,於是她低下頭翻了翻自己的包包,盤算著該怎麼治這幫鬼。

符紙管夠,平時當然是一點問題都冇有,可是現在要治這麼多隻鬼,正逢法力大降,大概會很吃力,跟大頭鬼打一架倒是一點問題都冇有。

“可以現在立刻治嗎?“

大頭鬼不知曉張周旭心裡的小九九,姿態放下了許多,因為現在是它求人辦事。

“嗯……誰先來“

張周旭有些猶豫,可是冇辦法拒絕,隻好歎了口氣,有種被逼上梁山的感覺,這梁山還是自己堆起來的,負氣地一屁股坐在旁邊的沙發上,從包包裡掏出了一張空白的符紙,為今之計,她隻好儘力試試看了。

左手撚起符紙,右手的食指、中指雙指併合在符上虛描了一個符文,張周旭還記得那是七叔公治好鴉麗被糯米炙焦時用過的符文,據說有養陰潤和的功效,叫什麼名字她倒是不記得,姑且叫它滋陰符。

那些鬼剛被張周旭這麼狠狠地傷害過,看見符紙都不約而同覺得有些害怕,不太信任她,於是幾隻傷鬼在那麵麵相覷,好不容易纔推了一隻傷勢最重的出來,那鬼看上去笨頭笨腦的,頭上的傷口很清晰,鮮血淋漓,看上去是被人用重物砸頭致死的。

“就讓我來吧!“

那跌跌撞撞被推出來的小鬼飄到張周旭麵前,閉著眼睛,嘴巴抿緊,昂首挺胸,一副慷慨就義的樣子,張周旭看著它這樣心裡滋味也不好,不著痕跡翻了個白眼,暗罵了一句,她還不想治呢……

張周旭冇心情跟它說什麼,撚起那符往外一伸,乾淨利落貼中那鬼的額頭,隻見它在眾鬼的注目下全身一個不規則的劇烈哆嗦,口中不知道在迷迷糊糊說些什麼,引得眾鬼立刻伸長脖子,想聽聽他在說什麼。

“好……好……好……舒……服~“

那鬼身上的焦黑傷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慢慢縮小,它臉上露出了舒服陶醉的神情,恨不得發出一聲最**的呻吟,感覺一股甘冽的泉水從頭到腳,從裡到外洗滌和潤澤它的靈魂。

看見那鬼的治療體驗竟然這麼好,惹得旁邊的一圈鬼羨慕妒忌恨,爭趕著擠到張周旭麵前,想蹭到張周旭的符下。

“不要爭,排好隊,一個一個來啊!“

張周旭說完,轉過身暗暗呼了一口氣,用手背擦了擦額頭髮腳處的汗,剛剛那張符已經幾乎把自己的法力全掏空,現在她是不想再繼續治,也不能再繼續治了,隻是不知道這應該如何收場。

“傻強,你感覺怎樣“

大頭鬼見眾鬼在那擠著,趕緊拉了剛纔被張周旭治癒的幸運鬼出來,扯到鬼堆的一側,悄咪咪地問。

“舒服,太t舒服了!“

傻強一臉滿足,像在回味什麼似的癡癡望著張周旭,現在張周旭在它眼裡彷彿多加了一層十級美顏濾鏡,連臉上那些像血管一樣的紋理都變得特彆個性,美麗又可愛。

“她真的就這麼救了“

大頭鬼還有點不放心,她縱橫人間、鬼界的黑道這麼多年,還冇遇到過不落井下石,趁火打劫的人,她本以為張周旭會要求它替她辦些什麼事,可是她什麼都冇有說,隻是讓她不要再騷擾普通人而已。

“姐,我感覺我又活過來了。“

“傻強,你清醒一點,鬼死了就不會活過來,除非去投胎,不過你還早著呢!“

大頭鬼語重心長地給傻強解釋,大概覺得傻強是真的以為自己活過來了。

“姐,這隻是一種修辭手法而已嘛!“

傻強一本正經。

“能耐了你,連修辭手法這詞都會說了。“

大頭鬼狐疑地看著我傻強,熟稔地拍了一下傻強的腦袋,順道白了它一眼,不過傻強的確腦袋比以前靈光了那麼一點點。

“我覺得我腦子都變聰明瞭……“

傻強撅著嘴嘟囔一聲,摸摸自己被大頭鬼打過的部位,心裡不太高興,又不敢忤逆大頭鬼,它因為死前受到強烈撞擊,做鬼了之後還一直有些腦震盪,反應比其他鬼遲鈍,說的話也是讓其他鬼覺得它蠢蠢的,所以被其他鬼起了一個傻強的綽號,總是被其他鬼欺負,要不是有大頭鬼當它是個傻弟弟護著,它不知道混得有多慘。

“真有這麼神奇“

大頭鬼仔細注視了傻強一會,若有所思,一手叉著腰,一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跺了兩步,轉頭走向鬼群。

“彆擠了,你們都先等等。“

大頭鬼推開了圍著張周旭的鬼,因為那些鬼還比較尊敬大頭鬼,看見是大頭鬼就都主動推開,所以它不費多大力氣就擠到張周旭麵前,張開手攔住了後麵的鬼。

張周旭實在是有點感激大頭鬼這個時候出來阻止,不然她等那些鬼排好隊之後都不知道怎麼辦。

“你這臉不像是個正常人,而且正常人身上怎麼會有這麼濃鬱的陰氣,你究竟是什麼來頭“

“你管我是什麼來頭?“

張周旭有些不爽,說完忽然想到一個脫身的辦法,佯裝咳了兩聲,又繼續說。

“這樣吧,如果你不信任我,我就先走了,真是的,我還有事呢!“

不等大頭鬼和眾鬼再說話,張周旭逃似地跑出門外,背後那些鬼嚷嚷什麼,她全都不顧了,萬一被它們發現她法力不足,到時候威懾力大降,還不一定是誰欺負誰呢……

不如就趁她餘威尚存,成為這堆鬼流傳的一個傳說吧!

牛牛助理一直愣愣地看著張周旭在一堆黑炭鬼中說話和周旋,默默地抱著牛牛縮到角落裡,對狀況不明所以,眼看著張周旭忽然跑了,就留下他和牛牛,完全冇有反應過來,估計房間裡的眾鬼也是如此一臉懵。

就靜默了約莫一秒鐘的功夫,房間裡的那些帶著焦黑傷口的鬼看向了牛牛助理,他立刻頭皮發麻,隻能假裝自己什麼都不知道,裝作暈過去了。

張周旭逃出去以後,為免被鬼追上,慌不擇路,好像聽到外麵的場館有人在唱歌,聲音很有磁性和辨識度,唱功也好,她不自覺向著歌聲的方向走了出去,剛好是通往演唱會舞台的門,從這裡穿過門往外麵看,正好可以看到一個穿著黑色柳丁皮夾克的少年抱著一個吉他站在麥克風旁邊唱歌,她隻能看到一個背影,他麵前是滿座的觀眾,全舉著牛牛的牌子,可是他不是牛牛。

張周旭站在原地歪著脖子看這個人,她覺得這個人的背影很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