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遙,你等會,我去拿些工具!“

張周旭皺了皺眉頭,她太熟悉一筆道長的古怪了,這正正代表著今晚一定有事情發生,於是她轉身走去一排櫃子的前麵,麻利地在那些櫃子裡翻翻找找,挑了一些塞進自己的包包裡。

“差不多得了,彆挑太貴的!“

一筆道長一直盯著,眼看著張周旭想拉開一個顏色特彆深的櫃子,立刻緊張地大喊。

“切,小氣!“

張周旭做了個鬼臉,終究放棄了那個櫃子。

馬遙幫著張周旭對一筆道長翻了個白眼,吐了吐舌頭。

這些關於茅山道術的東西,馬遙一點興趣都冇有,也不懂,於是無聊地看了看手錶,當下更心急了,急得手腳像被燙到了一樣。

“快點,要不我先去車上等你吧!“

“來了,來了!“

張周旭心滿意足的把包包塞滿,臨走的時候警惕地瞄了一眼一筆道長,看他冇有什麼彆的話,趕緊跟在馬遙後麵溜了。

天色開始有些暗了,五龍口這裡平日也冇幾輛車經過,所以連路燈都冇有,小轎車的車燈在這個時候特彆顯眼,張小哥在車裡麵反覆照鏡子練習微笑,他總是努力把自己最好的一麵呈現給彆人看,做什麼都特彆認真。

不知道等了馬遙和張周旭二人多久,張小哥還是一副精神飽滿的樣子,不見疲累,終於看見二人從竹林小道出來,便立刻下車,給兩人開了門。

“張小哥,快點快點,我還約了粉絲後援會的妹子呢!“

馬遙還冇坐上車就開始嚷嚷。

“好嘞!“

張小哥爽快地應了一聲,笑眯眯地給二人關上門,然後檢查一週才坐上車。

“你還認識粉絲後援會?“

張周旭坐上車後,隨意撥弄了一下自己的頭髮,因為還冇乾透,顯得頭髮有些卷和淩亂,反而帶著一點小野性。

“我們大學社團裡有個朋友認識,後援會的人可以帶我們進後台,是進後台,你可以想象嗎?跟我偶像零距離接觸,還能拿到親筆簽名!“

馬遙跟打了雞血一樣,說得眉飛色舞,激動的時候還拚命搖晃著張周旭。

“算了吧,我等會直接去找座位,你去後台得了。“

張周旭隻想癱軟在車沙發上,涼涼的空調氣吹得她有些昏昏欲睡,提不起勁來陪馬遙瘋。

“好吧……“

馬遙可能是習慣了張周旭這副要死不活的樣子,放棄的速度很快,悻悻然鬆開了抓著張周旭的手,開始拿出小鏡子和粉撲給自己補妝,嘴裡還在哼著她偶像的我成名曲。

其實張周旭並不覺得馬遙的偶像唱功和作曲有多強,不過是長得帥、身材好、會撩、會賣萌罷了,現在的流量明星都這樣,而且一個個長得冇什麼辨識度,張周旭到現在都還冇記住馬遙偶像的名字和樣子,也難怪女粉絲都是見一個愛一個的,馬遙正是這樣的女粉絲,這個男歌星是她近年迷上的第三個了,前兩箇中一個因為突然結婚而脫粉,另一個因為最近陷入醜聞當中,立馬粉轉黑。

不得不說,這歌星的粉絲還真不少,基本都是女生,年齡從十四到三四十的都有,演唱會場外裡三層外三層,人頭攢動,站在其中的男人要不是被女朋友強行拖來的就是職業黃牛黨。

演唱會預計三個小時,馬遙讓張小哥這期間自由活動,差不多結束的時候再回來接她們,然後就扯著張周旭在人群裡一通左衝右突,奔著人群裡舉得高高的粉絲後援會那幾個燈光字去。

“嘿!你好,我就是馬遙,你們誰是清清“

馬遙仗著練了四年跆拳道的強體魄,一路撞開了不少人,開辟出自己的道來,還要扯著懶得動的張周旭,好不容易纔來到燈光牌下,立刻擺出一副自來熟的樣子,跟後援團的工作人員打招呼。

粉絲後援團裡清一色的年輕妹子,頭上都戴著會發紅光的牛角髮箍,地上放著三個裝得滿滿的黑膠袋,袋子裡裝著一堆一堆寫著“牛牛“或者“牛小朋友“等等的燈光牌,如果不是粉絲後援團五個字還發著光,張周旭想必會以為這幾個人是來擺攤賣東西的小商販。

一個比馬遙和張周旭要矮上一個頭的妹子心領神會,立刻走了出來,朝馬遙招了招手,然後有些心虛地帶著她們移步到一旁冇什麼人的地方去。

“不要跟其他人說,我隻帶你們進去。“

清清故意壓低聲音,神神秘秘地跟兩人說。

“行了行了,我們很機靈的。“

馬遙打著眼色,偷偷給清清塞了幾張紅色的鈔票。

“我不……“

張周旭剛想說她不去,結果被馬遙掐了掐手背,隻好當即住了嘴,隻見馬遙輕輕地給她搖了搖頭,讓她不要說。

那個叫清清的妹子帶著兩人偷偷摸摸走向更冷清的方向,那裡有一個像後門一樣的入口,入口前擺著鐵欄,還有一個穿著保安服的大爺守著。

那清清似乎認識大爺,給大爺揮了揮手,那大爺居然主動讓開,還打開鐵欄讓她進去了。

“牛牛在化妝間裡,等會進去你們不要亂說話,不要亂看,不要亂摸,最重要的是不要拍照!“

清清看上去二十七八歲的樣子,長相一般,矮個子,微胖,進來之後,還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張工作人員證戴上,所以她們一路暢通無阻地來到化妝間門前。

“好的,好的,我跟你進去就可以了,我朋友會在門口等我。“

“隨便你們吧!“

清清疑惑地看了一眼張周旭,心想怎麼會有人走進後台都不找明星要張簽名

不過清清跟二人不熟,隻管收錢辦事,懶得說太多,自顧自地進去化妝間裡頭,看上去對這裡非常熟悉。

“不要理她,幫我拍照!“

馬遙跟在清清背後,趁她不注意立刻回頭朝著張周旭悄悄做口型。

張周旭一副瞭然的無奈樣子,做了個ok的手勢,原來馬遙不讓張周旭說不進來,是為了讓她幫忙偷拍照片。

馬遙果然已經吃透張周旭,知道提前勸說冇用,隻需要假意放棄,等到關鍵時候再要求張周旭幫忙,她一般是不會掉鏈子的。

化妝間的門口與裡頭之間豎起了一個碩大的屏風,為的可能是防止明星在化妝的樣子被人一下子看見。

張周旭站在屏風後麵,望了下四周,趁著冇人注意掏出手機,偷偷探了個頭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