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那以後,張周旭每天練功練累了,都會睜眼看看窗外的景色,休息一下之後,再閉眼繼續練,直到一筆道長來開門叫她。

四年轉眼就過去了,張周旭的腿越來越長,一天比一天高,慢慢地能看見更多更遠的景色,才發現原來被粉紫色花遮擋住的是一片望不到邊際的海。

多年不變,燦爛如初的太陽,永不凋零的粉紫色花,陽光照耀下閃閃發光的斑斕大海……

咿呀——

木門打開了,張周旭緩緩撥出一口氣,睜開雙眼,開門的果然又是一筆道長。

一筆道長還是一身的灰袍,滑稽的眉毛,一如四年前,似乎什麼都冇有改變過,他們兩個之間已經默契得不用多說什麼,一筆道長開門之後看了一眼窗外的景色就轉身下樓去了。

張周旭的劉海全部往後梳,露出飽滿的額頭,那眉心紅色的痣在白皙的皮膚上顯得特彆鮮紅,黑直長髮紮成一個簡單的馬尾,馬尾的尾尖長度剛過肩頭的水平線。

女孩長成少女,身材已經初具規模。張周旭穿著運動內衣和超短輕薄運動褲,瘦而健美的身材,沐浴在陽光中,全身被汗水濕透,閃爍著晶瑩的水光,在光線中還可以清晰看見她周身隱隱冒著白色的蒸汽。

雖然張周旭更喜歡短髮的清爽,可是她不想老浪費時間跑理髮店,隻好問馬遙借一條橡皮筋,一用就是四年。

每年跑一次理髮店,剪一個帥氣的寸頭,然後長一年再剪掉,周而複始,到了這個花季年紀,還是一點打扮的興趣都冇有,要不是天生胚子好,實在是難以想象。

馬遙的小坡跟在樓下地板上跺來跺去,發出不滿的磕磕聲,又等了幾秒,乾脆走到樓梯下朝著樓上的小閣樓大聲喊話,清脆的聲音傳進房間中,像隔著一層看不見的膜。

“小旭,你還不走啊?再不走就趕不上了!“

張周旭聽完才收起抱元式,慢慢站起來,伸了一個懶腰,舒服地呻吟了一聲。

穿過門之後,那門便自動地關上來,張周旭打了個哈欠,彎腰從門外的地板上撿起一條大毛巾,一邊擦著臉和脖子上的汗,一邊往樓下走去。

樓下的兩人似乎因為張周旭在起小爭執。

“你看,你去叫她,她才肯下來吧?“

一筆道長懶洋洋的聲音飄進張周旭的耳朵裡,讓她忍不住低低哼了一聲,昨天的事情她還冇原諒他。

“還不是因為你昨天又故意氣她玩!“

馬遙翻了個白眼,破壞了她精緻妝容的美感。

馬遙屬於妝後美女類型,穿著剪裁特彆的小短裙,走在路上也是個回頭率極高的七分美女,她已經完全是個成人了,上年考上本地的大學,雖然不是211,985,好歹也是個二本,但她脾氣、性格還是跟以前一樣。

“女人呀!長大幾歲,脾氣大幾倍,長見識了。“

一筆道長似乎搖了搖頭,然後又啜了一口茶,帶著能氣死個人的口吻,貌似很有感慨。

這四年來,一筆道長天天都看著張周旭,因為張周旭每天在這邊練功和馬陸年事已高的關係,馬遙也經常會過來,三個人變得很熟悉,吵架也是常事,不過通常都是兩女組隊對陣一筆道長的架勢。

“一筆怪,對你姑奶奶有意見呀“

張周旭對一筆道人已經冇有什麼敬意,對一筆道長張口一個一筆怪,閉口一個賊老道。

“不跟你們女人計較。“

一筆道長每次講不過二女的時候就說這句話。

“一把年紀,叫你下次再敢亂翻我包包,玩我的衛生巾!“

張周旭惡狠狠地瞪了一筆道長一眼,把茶座位置上的包包拿走,抱在懷裡,唯恐他再翻自己的包包。

“反正你又還冇需要用上,不過今天你要記得帶呀!“

一筆道長拈了拈自己的山羊鬍子,揶揄一句。

張周旭居高臨下瞥了他一眼,翻了個結結實實的白眼,自從到了十五歲,馬遙就一直教授她女性知識,雖然還冇來月經,但衛生巾一定得隨身帶著,以備不時之需。

一筆道長平時跟張周旭玩鬨的時候也會翻她包包,說禁止她私藏自己的貴價道具,冇想到一筆道長那日除了在包包裡找到一瓶銅路子之外,還發現一包衛生巾,他冇見過衛生巾,竟然以為是一種黑科技紙巾,拿來擦桌子,發現網麵太粗糙,不好擦臟東西,還跟張周旭吐槽這新發明的紙巾一點都不好用,氣得張周旭恨不得甩他一巴掌。

“小旭,你全身都濕了,要不要先洗個澡?“

馬遙手裡還拿著一個袋子,裡麵是準備好給張周旭換的衣服,她為了今天的偶像演唱會,早就準備好了一切。

“隨便了,我擦一擦換身衣服就行。“

張周旭對明星不怎麼感冒,不過因為早就答應了馬遙,所以不得不陪她去看而已,對自己的著裝也冇什麼想法,舒服就行。

“那你快點!快點!“

馬遙瞭解張周旭,所以也不堅持,看著張周旭走進廁所換衣服,等待的時候一刻都閒不住,她又低下頭掏出自己的演唱會門票,那門票可是她用超高價從朋友的朋友那裡買來的握手位,一想到能跟偶像近距離接觸,開心得快要暈過去,臉都泛紅了。

不多會,張周旭就從廁所出來了,但表情有點臭,說話的語氣也很陰沉。

“馬遙,你給我帶的是你的衣服啊?“

張周旭有些尷尬地站在廁所門前,因為頭上太多汗,隨意洗了頭,現在披散著頭髮,黑色的橡皮筋套在手腕上,上身裡頭穿著一件小背心,外麵披著一件黑色的小馬甲,下身一條白色超短裙,如果不看鞋子的話,的確跟馬遙的穿衣風格很相像。

“冇錯啊,就這樣吧!旭呀,我們是去演唱會,那可是握手位,搞不好會被拍到的,穿你平時的運動服去多不好!“

馬遙一邊說一邊圍著張周旭看,從上到下仔仔細細地看,就像在看自己做的一件藝術品,暗暗點頭。

“拜托,我隻是去陪你而已……“

張周旭無奈地仰天抱怨,可是馬遙一點也不在乎,看到她腳上的運動鞋時還驚叫來一聲,打斷張周旭的抱怨。

“哎呀,糟了,這鞋子不搭!“

“今晚可熱鬨嘍!“

一筆道長冷不丁地插了一嘴。

“什麼“

張周旭和馬遙同時看向一筆道長,隻見他一臉壞笑,正向她們兩個舉著手裡的茶杯。

“乾杯,祝你們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