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頁碼你說的是313“

張周旭皺著眉頭思索,眉毛越擰越緊,她試著從數字的間隔去聯想,無論是看行距或者是列距,甚至是相隔字數都跟頁碼的數字對不上。

“抱元式“這三個字無論怎麼看,都跟亂擺亂放似的,插在一大段亂七八糟的字裡麵,毫無規律可言。

“浪費時間,你還是問我吧!“

書中妖的聲音在這個時候忽然冒出來,看來它一直躲起來暗暗觀察,默默偷聽。

張周旭這個時候懶得罵它偷窺狂了,直接乖巧地請教書中妖,隻是更加堅定要守住剩下的那個提問機會。

當然,張周旭的這個想法有可能已經被書中妖知道了。

“好吧,請妖大人務必詳細地告訴我,這書究竟要怎麼讀“

“扣除一次提問機會。“

書中妖拿出公事公辦的派頭,清了清嗓子,纔開始回答問題。

“你試試把法力凝聚到指尖上,然後用這隻手指的指頭將頁碼上的數字虛描到書頁上。“

“不會就這麼簡單吧?“

張周旭的心在為了那個已經扣除掉的提問次數暗暗滴血,手上動作依書中妖所言,照做不誤。

頃刻間,那書頁上的字全部活了一般,變得飄逸靈動,拖著金粉一般的尾巴掙脫了書頁本身,神奇地飄浮起來,在離書頁約5厘米高的位置重新排序,然後一個一個乖乖地印回書頁上,這次再一看,果然清晰明瞭多了。

“看來你已經知道怎麼解密了。“

一筆道長拈了拈山羊鬍子,嘴角似笑非笑,這動作雖然平時他也經常做,但在張周旭此刻的眼裡顯得特彆猥瑣,特彆嘲諷。

“……“

張周旭不知道此時應該用什麼話來表達自己的情緒,她想罵臟話,可是她不敢,不過好說歹說,她總算是知道怎麼看懂這書了。

這一頁除了記載抱元式,還寫了關於光明能量的練功調息法,跟昇陽秘籍中記載的差不多,隻是昇陽秘籍中冇有寫過這個調息需要搭配什麼練功式,所以他們一直以來都是打坐練功。

“接下來你按著書上的抱元式,每天在這個小空間練功六個小時,等到外麵天亮的時候,你再在外麵練功六個小時,然後用十二個小時進入我的法器裡,跟臻交換黑暗能量。“

“二十四個小時……“

張周旭靈魂失焦,整個世界彷彿變成灰色的,一想到要二十四小時連續運轉,幾乎哇的一聲就哭出來了,這練功時間被排得滿滿噹噹的,那她跟被關起來有什麼區彆“

一筆道長貌似冇有注意到張周旭的情緒低落一樣,又繼續自言自語。

“此消彼長之下,你可以很快就壓製住鬼王的詛咒,不用像臻那樣耗費十年,你隻需要兩年。“

“我不……要……“

張周旭搖著頭,偷偷地挪到門邊,看著就是要逃跑的架勢。

“這隻是理論上而已,實際操作上是肯定辦不到的,因為你在外麵要進食,還要洗澡,還得維持正常的人類社交,甚至還有娛樂,可惜了,可惜了。“

一筆道長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一樣,似乎根本冇注意到張周旭的舉動。

張周旭趁著一筆道長不注意,悄悄試著去擰門把手,那看著好好的門把手居然紋絲不動,怪不得一筆道長打開門根本不擰門把。

一筆道長忽然哈哈大笑,嚇得張周旭全身打了一個激靈,心虛地回頭看著他。

“開玩笑的。“

一筆道長拈著山羊鬍子,心情很不錯的樣子。

“開玩笑你跟我說你剛剛在開玩笑“

張周旭憋著眉頭,胸口堵了一口氣,用僅有的一絲理智按捺著想打一筆道長的衝動。

“我看你挺緊張的。“

一筆道長一點都不覺得自己的做法有什麼問題,語氣還好像自己很懂事的樣子。

“……“

張周旭頭低了下去,陰沉著臉,一言不發。

“你每天在這裡練功一個小時,頂你以往在外麵練一週的功夫,在外麵的時候就冇必要浪費時間去練功了,你就做你想做的吧!“

一筆道長忽然態度全變,還反過來勸說張周旭不要花太多時間練功似的。

“那你說我兩年就可以壓製鬼王的詛咒也是開玩笑的“

張周旭的聲音聽起來特彆硬邦邦。

“當然是開玩笑的,怎麼可能呢小年輕不要太貪心。“

一筆道長拍了拍張周旭的腦袋,最後一句甚至還壓了韻,透露著一筆道長的小得意。

“氣瘋了!“

張周旭咬牙切齒,感覺自己頭皮都氣麻了,想狠狠揍個什麼東西泄憤,可是這房間裡隻有一筆道長,她很清楚這位是她惹不起也打不過的主,隻能乾站在原地,氣得滿臉通紅。

“還是年輕好啊,想生氣就生氣,說瘋就能瘋……“

一筆道長看著窗外,目光深邃,不知道在回憶什麼,輕輕歎了口氣,看上去似乎是真的羨慕容易被他激怒的張周旭。

張周旭抬起頭,怒火稍稍冷了下來,頓生好奇。

“你究竟都活多久了?“

“我也不知道多久了,時間對於我來說,冇有意義。“

“時間對於你來說冇有意義,那我們這些人在你眼裡有什麼區彆,我不明白為什麼你要幫我?“

張周旭抬頭看著一筆道長的眼睛,隻能看到側麵,她不知道他總是在想什麼,不知道他還藏著什麼秘密,她就是很想很想看透這個人,因為他太神秘了。

“要說這個緣故……需要追溯到很久遠以前的故事,你總有一天會知道的,到時候不需要我來告訴你。“

一筆道長話鋒一轉,似乎是想岔開這個話題。

“對了,臻那邊的你也不用太有負擔,你進去法器裡麵就權當睡個覺,睡醒了就出來,也不一定非得十二個小時,空間和空間之間的時間是紊亂的,你根本不會知道在裡麵到底待了多久。“

張周旭還冇來得及消化一筆道長的話,他就轉身走向房門。

“練功吧!天亮了我再來叫你。“

一筆道長如法炮製,伸掌貼著木門,門便自己打開了,他走出去之後,又自動關上。

張周旭學著一筆道長的樣子看著窗戶外麵的美景,可是她比一筆道長矮很多,以她的角度隻能看見大大的太陽和貼著玻璃窗種在外麵的粉紫色花,這些都是幻化出來的,因為她知道房子外麵都是竹林,根本冇有這樣的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