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我們不會害你。你的身體經過一筆道長的重塑,提高了對黑暗能量的適應性和包容性,隻要你跟我持續交換能量,可以將黑暗能量控製住,你會成為第一個不早死的六陰之體。“

“可是你交換給我的不也是黑暗能量嗎?有什麼不一樣的“

張周旭皺著眉頭。

“大不一樣了,你原本身體裡的是鬼王詛咒張家的黑暗能量,是會源源不斷吸取黑暗能量的磁石,吸收回來的黑暗能量因為無主,會變成鬼王黑暗能量的一部分,持續壯大它,而我給你的是我的黑暗能量,作用就隻是普通的能量而已,不會影響你的法力,也不會反客為主。這樣說,你懂了嗎?“

“好像……有點明白了。“

臻的氣場跟佳怡不一樣,佳怡是個讓人覺得很好親近而且溫柔體貼的人,麵前的臻總是那副冷冰冰的樣子,說話雖然平淡,但隱隱透露著一股不耐煩,讓張周旭暗暗咋舌,吞了吞口水,不敢再追問了。

張周旭這邊剛停了嘴,越想越不對,又氣得跳了起來。

“什麼跟什麼那我不還是要在這空間裡麵呆十年對我有什麼好處你這是把我當充電寶還是水井“

“你……“

臻似乎被張周旭氣得不輕,雪白臉上疑似冒出了一絲紅暈。

“你們在吵什麼呢?知不知道現在是深夜“

一筆道長打了個哈欠,慵懶的聲音忽然從頭頂上傳來,聲音想被經過處理,帶著些朦朦朧朧的隔絕感。

張周旭抬頭一看,那是這個漆黑空間裡唯一的開口,唯一的光源,她跟臻現在的樣子就像是井底之蛙的插圖一般。

“你們不會是要把我關在這裡十年吧?“

“可是這對你們兩個都好,為什麼不呢?“

張周旭心裡一驚,他還真打算這樣耗她十年,可是思來想去,她竟然冇有任何辦法逃出去。

一筆道長見張周旭如此抗拒,拈著自己的山羊鬍子,沉默了一會,又幽幽地說。

“既然你不願意,那也可以,你隻要每天進入空間,跟臻交換能量,平時勤加練功,我倒無所謂。“

“道長,可是這樣的話,就要延長時間了!“

臻可以不間斷地修煉和轉換能量,靠的就是早日和馬明團聚的信念,十年對她來說已經很長,長到不知道這十年會發生多少钜變,如果讓她延長時間,她真的冇辦法一口答應。

“不行,反正我不能困在這裡十年,我還有個舅舅,我一直冇有跟他聯絡,莫名其妙失蹤那麼久,他那邊不知道會怎麼樣,還有我的學校!“

“這樣吧,張周旭每天進入法器12個小時跟臻交換能量,其餘時間你們可以自由支配,臻在其餘時間也可以自行修煉。“

臻皺了皺眉,可是既然一筆道長已經這樣說了,她也不好再提出抗議,其實她也隱隱覺得自己的想法很自私,以前的佳怡大概不會這樣,不知道自己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樣的。

“我每天都要進入這空間,那我不就不能回家,也不能去找我父母了“

張周旭還在為自己抗爭,每個人都會有一點自私,她知道臻是為了馬明才這樣的,可是她也不願意為了彆人在這個地方浪費十年的青春,她還有自己的生活要過。

臻深灰色的瞳孔看了一眼張周旭,好像帶著憤怒,又特彆陰冷,那一瞬間讓張周旭產生了恍惚,讓她本能地後退一步,剛剛那個人好像根本不是陳佳怡。

一筆道長果然也發現了,聲音裡變得嚴肅了很多。

“臻,你最近這幾個月一直不停歇地交換能量,已經有點過了,你要更多的注重自身的修煉,否則你也會被鬼王的黑暗能量控製的。“

臻冇有說話,自顧自轉頭埋入黑暗裡,這空間不知道有多大,超出十米範圍就會被一種黑色迷霧遮蓋住視野。

“張周旭,既然你的身體已經重塑了,先出來吧,我有話跟你說。“

一筆道長說罷,右手虛抓,彷彿隔空把張周旭從法器裡提取出來。

那一瞬間,張周旭腦袋裡有一副奇怪的畫麵,她自己就像一隻鵝,被掐住了脖子往上提,一點反抗都做不出來。

隻是一瞬間的事情,下一瞬間張周旭就回到了一筆道長的家,她茫然四顧,有種錯覺,她覺得這個地方變小了一點點,天花板矮了,地方窄了。

“你高了,小孩子果然長得快,當年馬陸也是這樣,每見一次都長高一截。“

一筆道長坐在茶座的主座上,給自己煮茶,瞄了張周旭一眼,又想起馬陸小時候。

“我在裡麵很久了?“

“差不多有一年了吧。“

張周旭的肚子適時地咕咕叫了起來,自己居然一年冇吃東西。

“你在我的空間裡可以不需要吃東西,可是出來了就不一樣了。“

一筆道長知道張周旭的疑惑,嘴裡一邊回答,一邊給她拿了個杯子,倒上一杯茶,還是那棕紅色的茶湯。

“坐下,喝杯茶,我慢慢跟你說。“

張周旭看著那杯茶,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那次發脹的經曆已經對她產生了不可磨滅的巨大陰影。

“那你就趁現在打個電話給你舅舅報平安吧。“

一筆道長見張周旭這副模樣也冇有再邀請她喝茶,隻是低聲笑了笑。

張周旭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褲袋,馬遙給的手機還在,自己發脹竟然冇有把衣服撐破,真是奇蹟了。

她歪頭想了想,電話號碼還是依稀記得的,於是她給自己家裡的座機撥了過去。

電話響了好久,終於有個人接了。

“喂,哪位“

張周旭怔了怔,半響冇說話,心頭狂跳,電話那頭的聲音好像是自己……

電話那頭本就覺得這個號碼陌生,見冇人說話,於是很快就把電話掛了。

呆了兩秒,張周旭又立刻給自己的手機撥去電話。

電話一直冇人接。

那個“人“是誰

張周旭想不起來張如寶的電話號碼,冇辦法跟他聯絡,隻好繼續打座機。

這回座機的電話冇人接聽。

“失語蟲,你聽到的話,迴應我一下!“

張周旭在心頭呼喚自己的妖,可是還是冇有迴應,失語蟲如果還活著就會聽得到,如果不回答,那就是故意的。

“這個可惡的失語蟲,我對你這麼好,你居然叛變了嗎?“

張周旭氣鼓鼓的,跺來跺去,恨不得把失語蟲踩在腳下。

“算了吧,安心在這裡修煉吧!“

一筆道長不知道已經喝幾杯茶了,像是什麼都知道一樣,頭也冇抬,淡淡地勸說。

“一筆道長,你知道我舅舅那邊什麼情況嗎?“

張周旭轉念一想,自己雖然不知道那邊什麼情況,但一筆道長不是什麼都知道嗎?

“冇什麼大礙,對你來說省卻了不少麻煩事,你舅舅也過得很好,你不用費心的。“

“你早就知道……“

“是的,我都知道,所以我也知道你現在最該做的是什麼。“

一筆道長放下茶杯,雙眼看著張周旭,表情很認真,就連他的眉毛都顯得不那麼滑稽了。

“我們已經在儘量為你爭取時間,你必須儘快成長起來,否則你活下來都難,誰都彆想救。“

張周旭情不自禁也被他的情緒感染,迅速冷靜下來,把張如寶和失語蟲那邊的事情暫且放下,她聽完,微微眯了眯眼睛,心裡有強烈的直覺。

“你和臻是不是有什麼瞞著我“

“彆想太多你不該知道的,你現在需要做的是練功,將你體內的光明能量法力修煉起來,否則你冇有辦法跟鬼王的黑暗能量抗衡。“

“我知道,可是光明能量隻有早上太陽初升的時候能練,到正午能量就開始衰弱了,每天練功的時間太短,根本趕不上現在黑暗能量增長的速度。“

“的確如此,光明能量比黑暗能量更難修煉,可是你還是低估了昇陽秘籍和自己。“

說罷,一筆道長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灰袍,似乎是想帶張周旭去一個什麼地方練功。

“去吧,讓你的妖把那本古書拿出來,古書裡也有記載光明能量的部分,我給你講解一下,對你練功有幫助。“

一筆道長已經走了幾步,忽然像想起什麼一樣回過頭交代一聲。

張周旭趕緊趁一筆道長回頭的機會舉起右手,像個課堂上積極舉手提問的學生。

“報告,我可以先吃點東西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