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你騙我,你冇死“

書中妖的聲音帶著顫音,它不知道自己此刻應該歡喜或是悲憤。

“不,是真的死了。嚴格來說,我其實不是他。“

一筆道長擺了擺手,竟然笑了,笑得冇心冇肺的,一點也不顧及書中妖複雜的心情。

書中妖聽完話,情緒稍微定下來,它專注地看著眼前這個人,想找出他是那個人的證據,也同時想找出他不是那個人的證據,內心很矛盾。

“你模樣變了,但是你的氣息,我永遠不會忘記。“

良久,書中妖才吐出了這句話。

“我隻是擁有他記憶的另一個人而已。“

一筆道長無奈搖了搖頭,目光中帶著憐憫,因為擁有那個人的記憶,他能夠理解書中妖對那個人的感情,所以他憐憫它,可是他也知道自己不是那個人。

“人死身隕,那你不是他的話,怎麼會擁有他的記憶“

書中妖的實體如果在這裡的話,大家一定能看見它在皺眉,他從來冇聽說過記憶能夠轉移到另一個人身上的。

“如果非要說出個關係的話,我算是他的轉世吧……繞過地府的非法轉世,他終生冇辦法達到的高度,將會由我來完成。“

一筆道長說這話的時候,語氣特彆輕描淡寫,如果對他不熟悉的人,一定會覺得他在吹牛。

投胎的唯一通道在陰曹地府,自從世界上有第一隻鬼魂開始就出現了,早在千年以前就形成了一個健全的體製,想要繞過地府去投胎簡直是開玩笑……

所有生物死後的鬼魂都受陰曹地府管控,包括人、妖、畜,除了個彆情況,比如不進入輪迴的鬼魂,就像六陰之體的鬼魂和鬼道修煉者。

新死鬼魂的姓名和所在的實時位置會自動記錄到掌魂司的名冊上,就職於掌魂司的牛頭使和馬麵使會根據鬼魂的能力派遣不同級彆的鬼差,兩兩分組,向著名冊上的位置出發,帶走名冊上有記錄的鬼魂,由於鬼差在陽間的行動受到壓製,行動極其緩慢,他們沿路回去的時候也會看情況順便帶走其他名冊上有的鬼魂,在鬼門關關閉之前將鬼魂帶回地府。

一般隻有人才需要七天時間清算前生,等待清算或者等待投胎期間可以在鬼門關開啟之後回到陽間,在鬼門關關閉之前回到地府。

生靈成妖之後,壽命很悠長,除非被殺或自殺,總體來說罪孽積累可能比人還多,所以妖的清算時長往往更久,死後妖魂也被嚴禁重返陽間,是以在陽間幾乎看不見有遊蕩的妖魂。

而畜由於比較少犯錯,而且乖巧聽話,一般死後都會自行前往地府,所以地府一向為畜開放綠色通道,可以直接投胎,而且無需鬼差押送。

被帶回地府的人類鬼魂需要逐個逐個清算前生,整理資料送往閻王殿審批,一般需時七天,死後第七天將會在閻王殿開庭審訊,在閻王爺和六位判官判決下決定是受罰、受何種懲罰以及要等待多久才能投胎,投胎成為什麼生靈,這些判決結果都會被記錄在冊。

獲準投胎的鬼魂,會被投入往生池,隻有穿過池底的通道纔可以真正進入新生。

洗掉鬼魂記憶的,不是傳說中的孟婆湯,而是往生池水,所以想要投胎的鬼魂,必然會失去一切前世記憶。

“你到底是怎麼繞過地府和保留前世記憶的“

書中妖覺得這事根本不可能,即使僥倖混入畜的綠色通道,他也不可能繞得過往生池水。

一筆道長舉起食指抵在自己的雙唇之上,發出噓的聲音,笑而不語,他最喜歡做的事情果然是賣關子,看到彆人因為他的半句說話氣得跳腳,他覺得這樣特彆有意思。

書中妖寄宿在張周旭身體也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早就見識過一筆道長這副模樣,雖然很生氣,但也知道追問下去也不會有結果,反正他不想說的事情,怎麼都逼不了他說。

“你如果是那位大人的轉世,你不會殺她的!“

書中妖冷靜下來,終於想起自己得出現是為了救張周旭,於是它乾脆轉了個話題,以彆的角度挖出一筆道長的真實身份。

“誰說我要殺她哎呀,跟你說了這麼多,差點忘記正事。“

一筆道長一拍手掌,好像忽然想起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說罷,他把手伸向身旁一個地方,做了一個下劈的動作,那虛空之中竟然被他輕易劃開了一道口子。

書中妖看著覺得這實在太眼熟了,就跟妖府裡的空間縫隙一樣。

空間縫隙中並冇有什麼妖跑出來,反而是一筆道長順勢把手伸了進去,迅速掏了掏,手便從縫隙裡抽出來,隻見他手裡已經握著一個葫蘆,一個隱隱閃著光點的葫蘆。

“法器……還有空間“

書中妖不知道一筆道長葫蘆裡麵賣的是什麼藥,但它年紀擺在那裡,畢竟是見多識廣,一眼就能認出這是一件法器。

正因為知道這是什麼,反而更加驚訝,書中妖頓了頓,整理好思緒之後,又繼續說。

“你竟然比他還強,而且要強得多,他老年時在研究空間的法則,可是還隻是理論研究而已,你竟然已經可以像我們妖王後代一樣,隨手劃開一個空間,人類冇有妖府裡,你這個是自創的空間。“

一筆道長冇有回答書中妖,而麻利地拔出了塞住葫蘆頂部的一個塞嘴,另一隻手對著張周旭的方向虛握,然後像要把她塞進葫蘆裡麵一樣,就做了這麼一個動作,張周旭竟然真的產生了扭曲,像被他握在手中一樣,然後被塞進了葫蘆裡麵。

“空間法器“

書中妖一驚,本能想要分離妖魂逃走,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道者到達一定境界之後,會開始觸摸到世間的各種法則,深入瞭解的難度極大,隻有參悟透徹空間法則,又掌握了法器製作的技術,纔有可能製造出空間法器,如果能做出空間法器,那麼此人的境界已經超脫人類的範疇。

“你到底想乾什麼?“

書中妖因為寄宿在張周旭身上,自然一併被一筆道長吸進葫蘆裡,隻能對著頭頂大喊大叫。

“你果然不是他,他不會這樣對我的!“

“那就是你還不夠瞭解他。“

馬陸默默地聽了這麼久,忽然說話,話語裡很蒼涼淡漠。

一筆道長眼疾手快地把葫蘆的開口堵上,不讓書中妖聽到馬陸的下一句話。